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45章 苍天死
    “魔教”,“西寒宫”,“副宫主”这几个字眼从黄笑生嘴里一出来,全场立马陷入到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三国九州,无论在朝堂还是江湖,无论是贵胄抑或平民,无论男女,无论老少,谁若是和“魔教”这两个字扯上关系,马上被视为天下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一个人只要沾上魔教的关系,那再爱自己的双亲,也不是孝顺的儿女;再为效力的主人赴汤蹈火,也不是忠诚的奴仆;再关爱子女,也不配为人父母;知识再渊博也当不起先生鸿儒;武功再突出也没人愿拜师学艺;哪怕扶危济困日夜做善事,也没人敢说他是好人。

    经历三大国二十年的高压宣传,清洗屠杀,天下人心中早已形成一个枷锁般的公理:一入魔教,便失去了为人的资格,没有了做人的权利,万死不足惜。纵然有人反对,也不敢说出来。因为倘若反对,就等于支持魔教;支持魔教,和加入魔教没什么区别,也就约等于魔教徒;既然你等于魔教徒,你就不配为人;既然你不是人,那你的田地,财产,妻女都该让我们这些反对魔教的正义之士来瓜分。

    静寂过后,追风宗的道士们马上红着脸粗着脖子破口反驳:“黄笑生,你胡说八道!”“老掌门怎么可能是魔教的人?老掌门不知道杀过多少魔教的人!”“多少魔教贼子听到‘侠刀江波’的名字都要闻风丧胆,你作为他的弟子,怎敢诬陷他?”“荒谬,真是荒谬,你为了遮掩自己的罪恶,真是什么谣都敢造。”

    张肆一等人绝不相信老掌门是魔教的副宫主,有几个老道士气得胡子都吹起来了,恨不得现在就上前把黄笑生揪捽住,赏几个大耳刮子让他改口。

    陆行微也万不敢信,往旁边望了一眼江汀,只见师妹脸变得惨白,身子不断地抖,手中灵位差点掉在地上,脑子登时嗡嗡直响:瞧师妹的反应,师父竟真是魔教之人!怎么可能?为什么?

    张肆一举着招魂幡上前质问:“黄笑生你个浑蛋,弑师已是万死不赦的重罪,你还构陷于老掌门,不怕下了地狱还要被鬼卒拔舌头吗?”

    黄笑生摇着头:“我怎敢说谎?当年,为了风光门的安定,为了让大家不至于被师父连累全都被朝廷抓走,我才隐而不发,未曾向任何人提起过。大家都知道,当年三大国为了彻底剿灭魔教,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网一个,多少武林门派因此除名?我不想让风光门也遭此大难,不想让无辜的师叔伯师兄弟们被牵连,才一个人保守秘密至今。”

    这一言倒让追风宗道士们有了一丝动摇。张肆一身子一晃,定了定神色,复又说:“你空口无凭,证据在哪里?”

    “证据便是当年的日月无双刀!”

    黄笑生举起了手中黑柄金鞘的刀,唰啦一下抽出来,闪出炫目银光。接着看向陆行微:“陆宗主,你把敢不敢把身上的月刀也抽出来?”

    陆行微本来心里便半信了黄笑生的话,根本不愿抽刀,然而众人目光尽数落来,形势已由不得自己,只能把腰间银柄白鞘的刀也抽出,同样闪出了耀眼的光。

    张肆一喝道:“凭两把刀,怎能说师父是魔教之人?”

    黄笑生不理张肆一,依旧看向陆行微:“陆宗主,可否把月刀拿给我?”

    陆行微铁青着脸,把月刀远远抛出。黄笑生一抬手,便握到飞来的刀柄上,随之左手月刀,右手日刀,交叉高举,双手内力运起,两柄刀的刀身上顿时浮起了光芒,交相辉映,往地上洒下了一片光影。

    阴云一直遮住太阳,所以白色的光,灰色的影在地上格外明显。人们放眼看去,只见一片白光中跃动着八个苍劲的灰字。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霎时间便有几个道士跌坐在地上,抬棺六道士手一松棺材也摔了下来。江汀浑身颤抖被一双儿女紧紧扶住,前边张肆一张大嘴巴再难说出一句话。陆行微觉得手心一痛,竟是手上太用力,把刀鞘捏碎割破了手掌,鲜红的血顺着白色的鞘一直流淌到地上。

    逐光门的人与其他人也纷纷露出恍然神情。唯有洪辰倍感疑惑,凑到季茶耳边问:“为什么追风宗的人一下子没了底气?”

    季茶小声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是皇天教的口号。日月无双刀为特殊手法所铸造,上面藏此暗号,说明江波定是皇天教的人无疑了。”

    黄笑生收起内力,缓缓放下双刀,又将月刀一掷,正插到了陆行微身前地上。

    又悠悠开口,道:“那年我与师父随云州许多英雄一起前去围杀魔教一名重要人物,但师父并不怎么出力,好几次故意留了一手,放跑了那人。我当时心有怀疑,便问师父,结果他竟告诉我,他也是魔教的人。又与我讲了许多荒谬言论,什么‘均田地,等贵贱’,‘男同女,君同臣’之类云云,还说‘你是我大弟子,只要现在及时弃暗投明,以后在皇天教也可升上高位,到时就是立下不世之功的元勋’。

    “我心中恐慌,怕被师父灭口,一时佯作答应。又觉得师徒一场,当让他悬崖勒马。曾多次劝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圣贤治天下,以教条束黎民,先有天子后有百姓,男子修身报君治天下,妇人三从四德方为贤,这些都是亘古以来不变的至理,师父千万不要被魔教妖言迷惑’,但师父不听,并反复向我灌输魔教的大逆思想。

    “一直到我与师父回了风光门,师父还因为魔教同门被除的事怏怏不乐。那日晚上,我想去再劝一下师父,结果见师父溜出房间。我在后面偷偷跟着,见师父去了竹园,又进了假山。假山里竟有一个密洞,师父不知用什么方式打开,跳了进去。我连忙跟上,也进去。结果在密洞里还有别人!

    “师父见我下来,先用力一拍密洞的顶子,把里面的人从出口送走。我问师父,那人是不是魔教的,师父假意说了些没有边的话来敷衍,我却听得出他摸刀想杀人灭口。于是我也拔刀,说师父不要逼我。师父终究要杀我,我只能还手。黑暗之中我们俩对了许多刀,师父虽然之前受过伤,但我依旧不是他对手,被他砍得鲜血淋漓。然而许是上天助我,许是师父过于大意,我不知怎样竟一刀扎入了师父心脏。

    “我便这样杀了师父。”

    黄笑生话落,诸人沉默不语,追风宗那会儿还群情激愤,竟无一人再来出头辩驳。弑师大逆不道,但弑魔教副宫主便顺理成章,大义灭亲更是多添了几分荣光。

    天云三猛中,鹰钩鼻宇文猛桀桀一笑:“黄掌门做得好!你为天子剿逆,为天下除害,大虞不会忘记你的功劳,天下人更不会忘记你的牺牲!”

    五大三粗的宇文刚愣愣地问:“黄掌门牺牲什么了?”

    旁边胖乎乎的宇文勇说:“黄掌门当然是牺牲了他师父,你怕不是个傻子,连这都听不出来?”

    江汀忽问道:“黄笑生,你说你那日便杀了爹爹,可你为什么直过了半个月才回出现在门里?这半个月你去哪儿了?”

    黄笑生说:“我受了重伤,在那密洞哪里出的去?花了半个月来养伤,才推开石顶离开。”

    江汀又追问:“那这半个月你不吃不喝?”

    黄笑生摇摇头,说:“我肉体凡胎,哪能不进饮食?实不相瞒,我喝师父的血,用刀割了师父的肉吃,才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