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47章 谁相聚
    咔!

    黄笑生及时挥刀,正挡下这一斩。

    碎清风的刀刃被磕开,陆行微脚下轻轻一动,整个人转瞬间绕到了黄笑生身后,挥刀又斩。黄笑生早有预料一般,往正前方迈了一大步,后背恰好躲开锋芒,腰胯一扭,转过身来,手中逐流光挥了一个半圆,正落向陆行微握刀的手腕。

    陆行微手腕恰好往回一抽,手臂紧接着一撩,躲过逐流光的同时,碎清风的刀刃斜着切向黄笑生肘窝。黄笑生并未后退躲闪,而是矮身俯冲,碎清风擦着其头上发髻过去,逐流光却劈向陆行微脚踝处。

    可陆行微早在黄笑生低下身子时就脚运内力,如今已腾空离地将近一丈高,身子凌空一转,脚朝上头朝下,刀锋朝着黄笑生头顶刺落,又“咔”一下被黄笑生抬手挥出的一刀弹开了。

    二人身法刀法都极快,各种复杂繁复的动作皆一气呵成,月刀碎清风与日刀逐流光都被注入了深厚内力,刀身上涌动着白色的光亮,在旁人看来,二人之间的战斗几乎是两道光在不断交错,分外绚烂。

    两个一流用刀高手间的战斗实在是罕见的精彩,才不到十息时间已交手了十几个回合,动作皆如脱兔般快疾,又似鹰击一样利落。

    在场诸人无不屏息凝神地盯着。其中又以逐光门弟子和张肆一等追风宗道士最为激动。陆、黄二人承袭风光门的刀法绝学,又各有发展。一个速度更快出三分,刀刀如疾风骤雨般猛烈,另一个添了两分灵动变幻,刀刀分光错影防了个滴水不漏。

    二人不论刀法还是身法,原本都师出同源。可经由两位武学宗师二十年的改进与发展,彼此间已大相径庭,如今被淋漓尽致展现出来,让两派弟子心底由衷赞叹的同时,还多了些叹惋:“如若当年未出变故,坐拥陆、黄二人的风光门将会何等辉煌?何况黄笑生多年间分心于逐光门事务,而陆行微闭门造车二十年从未再经磨炼,二人此刻的武功,恐怕都并非其所能达到的顶峰。”

    江汀看得心焦,想高喊几句威胁的话,来逼黄笑生罢手,陆行微逃走,又怕分散陆行微注意力,只得跺脚干着急。此时身边似起了一阵风,紧接着握着的断裂刀鞘竟被人一把夺去了。江汀转头一看,只见是一名灰蓝道袍的小道士拽走了刀鞘,扔在地上,又提着一把黑柄的刀往正在交战的二人那里快步走去,心中蓦地一惊:“道理全被黄笑生占了去,他竟还要帮我和二师哥!岂不知我们被当成了魔教的人,他相助我们,必受牵累啊!”

    “狗养的洪辰,你自己不要命送死,还想连累我一起,狗养的!”

    季茶不断低声咒骂,手上却捏了几根银针,目光往天云三猛身上盯去:这三人倘若联手,便能给洪辰造成一定麻烦,但只要先去其一,就没什么威胁了。

    黄笑生正和陆行微你来我往,余光瞥见一个追风宗小道士走过来似要助阵,开始心中浑不在意,但等洪辰走得近了,才认出那把黑柄刀是昨夜被偷走的假逐流光,心中一凛,顿时喝道:“敢来帮魔教贼子陆行微的人,都是助纣为虐的恶贼!谁敢插手?”

    洪辰依旧脚步不停地过来。此刻离得最近的宇文猛见只是个小道士,便站着不管。后面有六名逐光门弟子相互对视了几眼,犹豫了几下,终是抽出刀跑到洪辰面前,大喝:“我家掌门清理魔教逆贼,不许旁人插手!”见洪辰听若惘闻,便举刀斩去。

    哗啦!

    洪辰一挥刀,六柄钢刀齐齐飞出。

    宇文猛见状大道不妙,飞身举锏,朝着洪辰身上砸来。哪知小道士回身一劈,握着长锏的手便有一种似曾经历的酸麻感。宇文猛瞳孔一缩,大叫:“老二老三,快来!”接着挥舞双锏来把洪辰缠住。

    噼哩噼啪!

    长短锏与假逐流光几下撞击,便要从手中脱出,宇文猛急得大叫:“老二老三,你们聋啦?”又等了两息,宇文刚宇文勇还是没过来,宇文猛连忙倒退,往二人所在的位置看,却见两个弟弟不知何时竟倒下了!

    “该死,一定是他同伙采茶人也来了。”

    宇文猛一人不敢力战洪辰,退到一边高喊:“黄掌门快罢手,这小道士是伐竹客,这是要杀你夺刀呢!”

    霎时间,满场哗然。黄笑生亦听得一惊,这一分神便动作一缓,出现了个破绽,登即被陆行微在右侧腹部划了一刀,滋出一道血来。

    一流高手间的过招,一步失误,步步被动,一分优势,分分渐赢。陆行微立马占据上风,黄笑生只能忍着痛仓促招架。

    “他就是伐竹客?”

    许多人已听说了江湖上的消息,甚至看过了城里的通缉令,见这小道士面容果然和伐竹客画像有几分相似,就是面色较黑,还生着胡茬,显得年纪大一些。方才轻松打落了六名逐光门弟子手里的刀,三招两式便把天云三猛之一的宇文猛给吓退了,这样的武功,更是只有与大剑侠罗轻寒都能交手过招上百回合的高手才能有。

    人群里,王丽凤咬牙切齿:“又是他!”郑吉通连忙拉着轮椅后退,躲到了人群最后面,并伸出食指抵在唇前,给王丽凤比起“嘘”的手势,心中想:“伐竹客可千万别过来,他想杀我,我可抵挡不住。”

    唰!

    柳泉抽了旁边人一把剑,一个前跃,落到洪辰面前,并对宇文猛喊:“宇文前辈,我来助你!”宇文猛闻言一愣,暗想这行云书院的晚辈怕不是个傻子,伐竹客何等样人物,罗指挥使都没法一时拿下他,你过去找死?随后高喊一声:“多谢柳少侠!”接着便又蹿又跳地去查探两个弟弟的情况了。

    柳泉没想到宇文猛竟然逃了,攥剑的手一紧,直面着洪辰:“红茶,原来你就是伐竹客,那纪尘小姐便是采茶人了?江湖传闻你便是魔教教主,武功甚高,但我绝不能让你伤害黄掌门这等英雄。”

    “黄掌门是英雄么?”

    这个念头从洪辰脑海中闪过,却没作一息停留。

    洪辰也没和柳泉说一句话,直接挥刀,柳泉仗剑一挡,然而一道火花闪过,长剑断作两截。随即洪辰便不管柳泉,继续朝陆黄二人走去。柳泉怔怔望着地上的半截断剑,脑子里一片混乱:才从行云书院离开短短几天,手中剑竟断了两次。

    藏在道士堆里的季茶满意一笑:这一直管闲事的书生终于当众吃了一次大瘪,实在大快人心。

    洪辰已走近了陆黄二人的战圈,还未出刀,只听得“咔”一声,逐流光高高飞起,又落到地上。黄笑生手中无刀,而陆行微的刀抵在了他咽喉处。

    “陆师弟,杀了我罢。”

    黄笑生说着话,咧开嘴笑了。

    陆行微只觉心中一阵刺痛,数十年的回忆直往脑子里闯:高宅大院里,两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骑竹马,小点的那个忽然摔倒了,坐在地上哭,大点的那个扔下竹马过来扶起小点的,并给他拍土擦泪;昏暗的山洞里,一个男孩翻开口袋,为另一个男孩掏出了白花花的米饭和鸡肉;还是这个牌坊下,一个少年跪在掌门面前,头重重往石板上磕:“师父,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把我兄弟也收为徒弟吧!我求求你了,师父!”;依旧是这个牌坊,一个失魂落魄的青年带着侮辱师姑的骂名和一把刀缓缓走出,身后另一个青年冷冷看着他……

    哗!

    月刀落地,就和日刀落在一起。

    “那年在土匪山寨里,我说怎样才能报恩,你说以后我富贵了,不要忘了你,以后你得罪了我,让我不要责怪你。第一个,我当年拜入师门的时候已经实现了,现在,算是践行第二个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