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48章 谁别离
    陆行微再没看黄笑生一眼,转身一直走到了江汀身边,贴在她耳边,张嘴轻声说:“师妹,我们走罢。”

    江汀点了点头,便转过身跟着陆行微一起走,她双眼只盯着陆行微的脸,不曾看往别处。二人走往人群之外,前方无一人来拦。张肆一怔怔望着他们,突然高声喊道:“师兄,师姐,你们往哪里去?”陆行微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回答道:“风往哪走,我们往哪去。”声音中似带着笑意。

    洪辰先将假逐流光插回腰间,又俯身把逐流光和碎清风都捡到手里。左手拿着日刀,右手握着月刀,微微有些失落:这两把刀虽然好,全都不是自己要找的。但心中早已做好了预料,很快便没了失落,尽是欢喜:两把刀都是前所未见的好刀,拿着又方便轻盈,看着也漂亮,实在是此行的大收获。

    远处季茶朝洪辰招手,洪辰连忙过去。季茶开口说:“陆行微和黄夫人都走了,咱也赶紧溜。”这时说话也不再压低声音,而是大声嚷嚷故意让所有人都听见。反正黄笑生败了,宇文猛怂了,宇文刚宇文勇倒了,柳泉傻眼了,其他人更不用提,连陆行微黄夫人都不敢去拦,还敢来拦自己两人?

    洪辰把逐流光递给季茶:“我两把刀拿不惯,这把给你。”季茶也不客气,接过逐流光便别到腰带上。两人方转身要走,忽听街上传来“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一样。

    在场众人尽数望去,却见陆行微拽着江汀正在往后方飘,而前方一人半蹲在地,一只手竟把面前的石板路给抓碎了。季茶顿时吸了口气:“这娘们儿!”

    正努力想弄醒两个兄弟的宇文猛抬头望过去,立马高兴起来,大喊:“应大人!别放跑了魔教贼子!”

    应海兰直起身,远远望向宇文猛,只扫了一眼,目光又落回到陆行微与江汀身上,脚尖一点,身子便电射而出,左手铁爪高高扬起。

    陆行微哪曾想到才退生死仇敌,又遇拦路凶人?但碎清风已留给了洪辰,自己手上寸铁也无。正这时,江汀把那根尺长的钢条递给了陆行微。陆行微拿过钢条,以之为刀,迎向应海兰的铁爪。

    哗咔!

    铁爪与钢条相碰,竟一下子将其撞碎。陆行微大惊,脚跟往地上一落,内力迸发,带着怀中江汀再度往后倒飞。“铁手无情应海兰”的名字他曾听过,亦是武林中一流的高手,没想到这么年轻,功力竟不低于自己。

    “我们得帮陆宗主!”

    洪辰一步冲出。季茶这次并未阻止他去管闲事,而是暗喜,应海兰昨天搞得自己闹了一出大乌龙,该好好给个教训。

    可洪辰还未接近陆行微,天空忽传出铮然剑鸣,一道紫色身影从天而降,随风而落,带着一把薄如蝉翼的剑倏然刺来。

    洪辰挥刀一挡,和来袭者互相震开。

    罗轻寒执着长剑“凋碧树”,注视着洪辰,嘴角浮出一丝笑:“你终于拿到一把像样的刀了。”

    洪辰却不理他,往陆行微身边冲。罗轻寒立马挥剑来拦。洪辰用力一刀把剑格开,可那把薄薄的剑却又鬼魅一样从另一方向绕了过来,洪辰接连劈过去几次,都感觉像是砍空了一样。

    罗轻寒一边阻拦洪辰,一边笑着说:“那日刀剑一战后,我借你的刀法有所感悟,总结出来一套新的剑法,自认是用于防守反击的绝世剑法,但论进攻实在拙劣了些。今日再来,是想借你悟出进攻之技。”

    洪辰被罗轻寒拦得有些心烦,忽然收刀不动。罗轻寒一怔,也停了下来。洪辰突然大喝一声:“看刀!”罗轻寒忙提剑,哪知洪辰一把扯掉了身上外袍,往前一扔,趁袍子暂挡罗轻寒视线的空隙,抽出腰间的假逐流光,远远甩出。

    唰啦啦!

    罗轻寒一抖长剑,将道袍切成几十块布条。

    洪辰望到陆行微一把接过了刀与应海兰相斗起来,才转回头盯着罗轻寒,说:“你好烦。”

    罗轻寒说:“我虽自认剑法稀疏,还有许多精进空间,却也略有小成就,被天下人称为‘剑狂’。十大派的掌门想与我交手,我都不见得搭理;大虞天子于文武百官面前让我展示剑法,我连剑都没拔出来;除你以外,我上一个主动挑战的对手,号称‘东海剑魔’,他百招内打败了联手的天云三猛,依然被我十剑斩了脑袋。这样的人来与你切磋,你还不愿意么?”

    “上次我砍中你一刀,可惜刀太钝。”洪辰平举起了碎清风,“但这次的刀,是我用过最锋利的刀,我怕一刀砍断你的身子。”

    罗轻寒一怔,随即笑了:“我以为我瞧不起天下高手,已然很狂,才欣然接受了‘剑狂’之名,没想到你更狂,那‘剑狂’的外号该送给你才是——不,你用刀,该叫‘刀狂’。刀帝那家伙都没曾斩伤过我,你倒自认能砍断我身子,哈哈!”

    “砍不砍得断,一试便知。”

    洪辰自知不和罗轻寒斗出个结果来便走不了,立马以最猛烈的攻势向其攻去,经脉内的滔滔江河流转起来,灌注到碎清风的刀身上,竟让这把刀放出了璀璨的光,比陆行微和黄笑生握刀的时候亮了好几倍。

    每一刀劈出,其刀气都能斩碎路上石板,割裂临近建筑的墙壁。但碎清风一碰到薄薄的凋碧树,就像撞到棉花上一样,被弹回来。洪辰劈得越猛,自身受到的反冲就越大,交击十五六个回合后,便觉右边肩膀上传来一阵痛感。

    远处观战的人们看得心惊,陆行微与应海兰激斗的精彩程度,毫不逊色于陆黄二人的交手,此刻却彻底被罗轻寒与洪辰的战斗的景象掩盖过去。

    宇文猛振臂高呼:“天下第一,罗指挥使!小伐竹客,如同臭屎!”

    郑吉通踮起脚尖,一边观看,一边咋舌:“那天齐师兄告诉我伐竹客和罗轻寒交手的盛况,我心里还存疑,现在看来,是我完全低估了伐竹客!”又转念一想,自己也是曾和伐竹客短暂交手的人,忽然腰板一挺,脸上也似多了几分荣光。

    柳泉扔掉断剑,目光却落到正在往战局奔去的季茶身上,思量道:“这纪尘小姐便是采茶人,她与伐竹客是同伙的。两位宇文前辈恐怕就是分散注意力之时,遭了她的暗算。她又要去暗算罗轻寒前辈么?”便运起轻功,迅速跃到季茶身边,从怀里抽出一卷蓝皮书,挡住其去路,低声道:“纪尘小姐,我不愿与女人交手,但请你别插手他们的战斗。”

    季茶抽刀便劈,柳泉以书代剑,没交手几下,蓝皮书就成了漫天飞舞的纸屑。柳泉又从怀中摸出一根铁杆笔来,与季茶手中的逐流光乒乒乓乓碰撞了好多下,一时间彻底挡住了季茶去路。

    “你闪开!”

    季茶瞪眼喝道。

    柳泉底气十足地回应道:“高手切磋,你去暗算,可是小人行径!”

    “狗养的,真小人都过去了,你拦我?”

    季茶一边骂着,一边用刀劈了个虚招,左手化掌印向柳泉胸膛。柳泉稍有犹豫,侧身让开,同时回头一望,却发现,黄笑生不知何时提了一把刀,已冲到了与应海兰交手的陆行微身后仅有三四丈之地。

    季茶见亲身去救已来不及,连忙大喝:“陆宗主小心身后!”

    陆行微听到声音,奋力一刀劈开了应海兰的铁爪,又挥刀转身向后看去,只见黄笑生狞笑着挺刀刺来,而那狰狞笑容,正和当年在土匪山寨里得知陆家灭门之时露出的笑,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