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50章 在江湖
    等再回紫云城时,洪辰与季茶都换了身装扮。缁衣白裤,宽带厚靴,背行囊,扛镖旗,头戴垂帘的斗笠,腰上悬着刀柄裹麻布刀身插入皮鞘的刀,于外人看来,就是两个行色匆忙的镖师。

    紫云城巡逻的官兵比先前多了好几倍,街上见了有些不对劲的人便要拦下盘问。好几次二人都被官兵拦住,掀起垂帘来看脸。然而二人脸上,早已被季茶用某种树浆调和许多粉末抹了厚厚一层,形成一张假皮,与本来面目大相径庭,自是不会被认出。

    季茶没再带洪辰去住天临客栈,而是住了城东一家偏僻小客栈,旁边尽是些小摊。到了晚上,二人去了一家面摊要了两碗牛杂饸饹面。季茶吃面时,用筷子挑起面条,嘴唇一嘬,“吸溜”“吸溜”地往嘴里吸。洪辰却只用筷子夹面,一口一口地咬断咀嚼。

    季茶见了便笑:“你这样吃面,哪能尝到汤水味道?”

    洪辰停住筷子,咽下嘴里的面,说:“吸面声音不好听,汤水也容易洒出来,溅到自己或别人身上。”

    “自己吃着爽就行了,管别人作甚。”季茶吸了一大口面,一边嚼一边说,“这汤面不似拌面凉面,面是其次,汤才是首要。炒菜炝锅,加水焖煮,精华尽在汤中,未进面里。吃面时,就得汤面同进,才有味道,有感觉。似你那吃法,干嚼半天都是白面味道,便会越吃嘴越干,越来越觉得不好吃。”

    洪辰觉得季茶说的有理,便学着季茶样子,吸起面条来。只听“吸溜”一声,一大束面条从碗里飞起,甩出红黄夹杂的汤汁,正溅到对面季茶头发上。

    季茶大怒,叫了声:“你故意的罢!”左手掏了块布去擦头上汤汁,右手举筷子戳向洪辰碗里。洪辰忙拿筷子招架。四只筷子噼噼啪啪一阵交错,很快季茶夹了一缕面条挑到自己碗里,得意道:“筷子上的功夫,你比我差着远呐。”

    吃完饸饹面,季茶让洪辰去客栈等候:“这城里还差四件神兵,我争取一晚上拿完。然后咱们北上天州,去那里玩耍。天州是北方第一州,大虞都城天京所在之地,面积广博,物资丰饶,名刀比云州还更多一些,没准就有你要找的那把。”

    洪辰说:“但云州的名刀,我们不是还没搜罗完么?”

    季茶低声喝道:“你是哪里来的猪,这么膨胀?别人知道咱正在满云州偷神兵,岂不会加强戒备。没准目前已从天州调集大量高手,来对咱们围追堵截啦。说不定连云雾山的刀帝剑皇都已动身。这紫云城的人,想不到咱们会回来,防范就松一些,那些咱们还没去过的城,不知道被布置了多少天罗地网,等着咱们去跳呐。”

    洪辰想了想,觉得确实是这道理:“等去过天州,我们再去何地?”

    季茶眉飞色舞起来:“东方海州,西方羌州,南方青州,哪里去不得?人在江湖,天下之大,四海为家。你见过惊涛拍岸,日出于海天交际的一线么?你见过大漠孤烟,夜幕上月亮像一弯冷冷的银钩么?你见过大江上的花船楼阁么?你见过江东繁华么?又见过怀抱琵琶的歌女,身着霓裳舞蹁跹的舞女么?相传在最南之地,那里无论男女,喜欢披发文身,赤身露体,别有一番风情呢!”

    洪辰听得心驰神往。离开桃源之后,初时屡遭碰壁,连买烙饼都要被坑铜板,十分不容易,但和季茶在一起后,尽管遇到不少惊险,却也经历了许多前所为遇,生平从未想象的精彩。又听季茶一番介绍,更是激动,不禁拉住了对方一双手:“好,你去哪里,我便一起去哪里。”

    “起开起开,好肉麻。”季茶抽回双手,右手抚左肩,左手抚右肩,作寒颤状,“你这话,听着想当我身上的狗皮膏药似的。我也就带你逛一段时间,等收集到了足够的神兵,炼出足够的精金来,就要回家啦。到时候你自己去玩,可别缠着我。”

    “你家又在哪里?”

    洪辰好奇发问。

    季茶一摆手,道:“我是皇天教教主,我家当然是皇天教总坛。当然,如果你一路上表现得好,再看在你武功勉勉强强的份上,我兴许能赏你个护法,堂主,舵主之类的当当。”

    是夜,暂别洪辰之后,季茶一连光顾了四个宗门,盗走了四把神兵。中间还出了段小插曲,季茶偷最后一家宗门时,刚把剑放入匣中,准备跳墙离开,却正被那里的掌门撞见。季茶取针欲射,哪知那掌门直接转过头,背过身,说:“哎呀,我的眼睛咋突然看不见了?”接着便一溜烟跑了。

    季茶心中古怪,没作停留。等第二日与洪辰一起出城时,才从路上其他江湖人士那里打听到,原来紫云城中已经盛传,伐竹客与采茶人,一个是魔教的返老还童教主,一个是魔教的不阴不阳人护法,武功甚高,出手狠辣,谁要是被他们两个盯上了,乖乖将神兵双手奉上,还能保一条命,若是抵抗,必死无疑,金刀门王远威,逐光门黄笑生,都是先例。

    等雇到了马车,季茶上了车,跟洪辰低声咒骂:“我被人蓄意陷害,接了杀金刀门王远威的锅,这还好说,可黄笑生的死又关我屁事?所有人都看到他是被陆行微杀的啊!还有,这不阴不阳人又是什么玩意儿?狗养的,真是一群狗养的,到处瞎叫乱吠!”

    洪辰却有些高兴,说:“其实这也是好事。别人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厉害,待到咱们一现身,他们心生恐惧,主动把东西献出,便不须咱们出手。如此一来,少动干戈,少生是非,皆大欢喜。”

    “照你说,咱们都不需要去偷了,直接登门递拜帖,告诉人家‘采茶人伐竹客来也’,人家便又送上神兵又请咱们喝茶吃饭,岂不妙哉?”季茶说到这,自己都笑了,又骂,“糊涂,你以为你是天子啊?如若天子征召,他们不敢不献出,并四处夸耀,引以为荣。但就咱二人过去,人家要是意外撞到,心里一怂,膝盖一软,说不定会跪一跪,可要是事先得知,就得邀许多人来对付了。”

    “也对。”

    洪辰想起,自己到湘云城的时候,城内有许多金刀门探子,金刀门里还有云墨派来助阵的弟子。估计自己前往湘云城时,行踪已被人打探到,金刀门才提前做好了防备。

    这道理就和抓竹鼠一样,须得趁其不备从背后伸手,才能提着尾巴一把抓起,否则正面去抓,竹鼠又躲又逃,说不定还得反咬上一大口。有时在小溪里逮螃蟹也是如此,从后面一抓一个准,若从正面去抓,手指免不了要遭受些痛苦。

    车轮骨碌碌地转动,一天一夜的时间里,载着二人一直走了几百里的官道,终于穿过了云州与天州交界区域,抵达天州临近云州的第一座城——“天威城”。

    马车在天威城南大门前停下,季茶与车夫计算起了车费,洪辰则仰起头,见城门高达四五丈,城楼上站着许多穿着铁黑色铠甲的人,厚厚城墙上插着许多赤底金边的旗帜,上面只写一个字“虞”。

    季茶还在与车夫争执二两银子的小费。洪辰目光投往城门处,只见进出城的人有不少衣服鲜艳,坐着雕栏的车,骑着没一根杂毛的马,这样的人在云州小城街上走半天也见不到一个,可这一会儿洪辰就看见了许多。

    又有一大群骑马官兵从旁经过。这些官兵比洪辰见过的更加魁梧,所骑的马也更加高大神骏,人穿的铠甲是黑的,骑的马也都是黑的,如同黑色的洪流般直冲进城。在官兵队伍的末尾,是一些看上去很奇怪的马车,车厢像是木头笼子一样,一些蓬头垢面浑身血污的人坐在其中。

    洪辰指着那些马车,问季茶:“那些人的马车为什么这么破?”

    季茶瞥了一眼,笑道:“那哪里是马车?那是囚车。里面啊,都是被官兵抓住的囚犯,看样子还是禁军亲自押送,不知道是怎样的重犯。

    洪辰直到与季茶走进天威城时,脑子里想的还尽是那些被关在囚车里的人。进城走了百来步,又一回头,却见青黑城墙高耸绵延,犹如困住竹鼠的围栏,把整个城都包了起来,顿觉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压着一般,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这座城,好像一个巨大的囚笼。

    (第一卷:《江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