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7章 灵前斗
    伐竹客眨眨眼,回忆了一下,然后慢慢说道:“那晚,王大爷非说是拿走冷静刀的人是我同伙,我便去追那拿走刀的人了。从城里一直追到森林,后来终于追上了。只是中间又砍树啊又烤鱼的,耽搁了些工夫,今天才能把刀送回来,没想到王大爷已经死了。”

    三角眼中年人又问道:“拿走刀的人去哪儿了?你又怎么得到的刀?”

    伐竹客说:“那人飞走啦,他直接把刀留给我的。”

    那少女哭喊道:“师父,他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分明是装傻!杀我爹的凶手,就是他!”

    有其他金刀弟子道:“宋前辈,此人表面老实质朴,实则奸诈狡猾,那日便一副光明正大样子,让我们都放下戒心,暗地却遣同伙偷走了冷金刀。没有确凿证据在眼前,他岂会说实话?”

    齐越说道:“宋师叔,我们既不可妄下论断,也不能只听他一面之词,以免别人说咱们冤枉好人或者轻纵真凶。先带他见一下王掌门的遗体,再行对质吧。”

    三角眼中年人点头:“好,就依齐师侄所言。小兄弟,你进来罢。”

    人群再度分开让路,伐竹客从中间穿过的时候,只觉每个人的眼睛瞪得比发怒的水牛还大,充满了敌意,尤其是那个叫“丽凤”的少女,仿佛恨不得吃了自己一样。心想:“他们以为我杀了王大爷?但我又没做,跟他们说清楚就行了。”

    昔日言笑晏晏的厅堂,已成了白幡高悬,白烛遍布的灵堂,中间横放着一个黑漆铁木棺材,三角眼中年走过去,拍了一下棺盖,低声道了句:“贤弟,得罪了。”反掌往棺身一拍,棺材直接竖了起来,棺盖亦从一侧打开,露出了其中遗体。

    只见王远威一身黑色寿衣躺在棺中,双目紧闭,脸色灰黑,显然死去已久。见到王远威遗体,在场许多人情难自禁,恸哭出声,有几个一直守在灵堂,一身孝服的女眷甚至哭晕过去。

    见大家都很伤心,伐竹客也心生感伤,把冷金刀放在了棺前,低头作揖:“王大爷,刀我给您带回来啦!可惜您再也看不到了。”

    三角眼中年人目光往冷金刀上扫了一眼,叹道:“‘金刀祖师’王天翔,与云墨派颇有渊源,到远威贤弟这代,更是让独女丽凤拜入我门下。前日接到贤弟遭难屈死的消息,我便带丽凤马不停蹄赶来,如今必不吝心力,还他一个公道。”

    说完转头看向伐竹客:“在下云墨派‘宋霄’,承蒙江湖上朋友瞧得起,有个外号叫‘义破云霄’。小兄弟,事到如今,你该实名相告了吧!”

    伐竹客摇摇头:“我没有名字,你愿叫我小兄弟,就叫我小兄弟,愿叫我伐竹客,就叫我伐竹客罢。”

    宋霄说:“不告诉我真名实姓也无妨。我只想找出杀害王贤弟的真凶。”

    “但真不是我杀的他。”伐竹客说,“我一直在森林,今天才回城。”

    那少女“王丽凤”狠狠瞪了过来:“我爹武功盖世,凭你这等宵小,自是杀不了,只能用毒计暗害!他胸前的‘幽冥鬼掌’就是铁证!”

    另有金刀弟子道:“不仅如此,掌门人身穿乌蚕宝衣,寻常刀剑可没法给他造成那样的伤势。”

    “是怎样伤势?”

    伐竹客一脸茫然。

    宋霄对着王远威尸身又是一躬,起身时抽出了腰间窄刀,刀光一闪,黑色寿衣从尸体上滑了下来。但见王远威赤裸的上身,竟被人从右肩到左腰,整个砍成了两截,现在全靠针线缝在了一起。在左边胸膛上,还有一个乌黑掌印。

    紧接着,有一名金刀弟子捧上来一件黑色衣物,也是断成了两截。宋霄收起窄刀,拿过一截乌衣,罩住自己手掌:“齐师侄,砍一刀。”

    “是!”

    齐越抽出佩刀,兀地斩向宋霄掌心。

    火光迸溅,刀锋弹飞,乌衣上却没留下一丝刀痕。

    宋霄把乌衣给众人展示道:“此衣为天州乌蚕丝织造,寻常刀剑连刺入都做不到。王贤弟遇害时身穿宝衣,连身子带宝衣都被砍断,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内力水平极高,至少达到了内功‘第五境’;另一种可能是,杀王贤弟的刀既十分锋利,又无比沉重。”

    接着又道:“内功达到第五境的高手,放眼云州,人数不多,更无一人有暗害王贤弟的动机。而符合条件的刀,全云州,恐怕只有一把。”

    在场每个人都知道答案:除了眼下这把冷金刀,又有何物?

    宋霄又指向王远威左胸的乌黑掌印:“普天之下,能透过宝衣造成如此伤害的毒辣掌法,只有一种,便是魔教‘幽冥鬼掌’!然魔教之人销声匿迹多年,上次中招的,还是我一位师侄。”

    齐越开口道:“那晚,刘师弟就是被幽冥鬼掌击伤的,当时金刀门弟子和其他师弟均有目睹。现在刘师弟已回云雾山养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伤势才能好,唉。”

    随着宋霄的解释述说,在场众人愈发肯定了凶手的身份,伐竹客却听了个云里雾里,连道:“污蚕是很脏的蚕吗?第五镜是什么样的镜子?磨教我上次听过,是磨豆腐的地方吗?王大爷一个木匠,怎么会和磨豆腐的有仇?”

    “鼠辈,休得辱我金刀门!”

    “宋前辈,这小子定是凶手无疑,请将他拿下!”

    诸金刀弟子激愤不已,若不是知道自己不是伐竹客一合之敌,肯定已经动手了。

    王丽凤此前听人说过伐竹客上门挑战之事,知道其刀法不弱,还有个魔教同伙,本身可能就是魔教之人,再一听宋霄分析,心中此刻完全确认了伐竹客就是凶手,当即抽了旁人一把刀,跃身直上,欲取之性命。

    这次无人阻拦她了,银刀划着弧线直斩目标头颅。伐竹客也没引颈受戮,迅速一个侧身躲过刀锋,紧接着右手快疾无匹地一捏一拽,竟把王丽凤手中的刀直接夺了下来。

    王丽凤暴怒出手,却被猝然夺刀,脚下失力,重心彻底前倾,身形不由往地面扑去。齐越眼疾身快,一步过去将她拦腰抱住,并转头大喝:“大家小心!”

    “唰啦啦”一片抽刀之声。无论是金刀门弟子,还是云墨派弟子,都见识过伐竹客的厉害,现在已经动手撕破脸了,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拿着兵刃将灵堂团团围住,不让伐竹客逃走。

    “刀法倒是漂亮,可惜魔教之人,不容于世。”宋霄赞叹惋惜一句,再度抽出了那柄极窄的刀,“你放下兵刃,跟我回云雾山,供出魔教情报,倒可留一条性命。”

    伐竹客听不懂这些人在讲什么,只道:“我不认识磨豆腐的,王大爷更不是我杀的,你们冤枉我啦。”

    “冤枉不冤枉,等去了云雾山再说吧。”

    宋霄说话间,一刀刺出。他是云州一流的高手,出刀自不是王远威之流和寻常云墨派弟子可比,刀锋又快又稳,直抵要害。

    伐竹客心思单纯,此时此刻却也知道分辩无用,真要被人家拿住,可有苦头吃。一边用手中刀拦向宋霄的窄刀,一边说道:“唉,我没杀王大爷,你要信我啊。但你不信我,我也不能跟你走,我有事情要做。”

    “走不走可由不得你。”

    宋霄第一刀被挡下,面色不变,心中却暗道:齐师侄先前和我说的没错,这伐竹客内力深厚,刀法精湛,已是江湖上一流好手,魔教贼子果真邪门。但我名扬云州多年,岂能任你就此离开?

    当即全力施为,没有因对方年纪有一丝留手。

    叮当咔嚓,又是一阵刀锋互撞。每一次碰撞,宋霄都感觉自己手臂受的冲击比上次增大了一分,到碰撞了三十多下的时候,握着刀的手已经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