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57章 闺房斗
    戴万山望了一眼带着三把刀的刀疤脸男人,说:“原来这位兄台是‘南山刀圣’,不过兄台自从来了敝府,一直一言不发,却是何故?”心中思量:这南山刀圣是什么样人物?这外号根本没听说过。但看行走步伐,身上气势,是内功高手无疑。

    南山刀圣略微仰头,指了指脖子,其上疤痕交错,和脸上刀疤一样狰狞。

    铁爪女说:“刀圣兄曾伤了声带,说话艰难,还望戴将军见谅。”

    “是末将失礼了。”戴万山拱了下手,又道,“敢问南山刀圣名讳?于御剑堂担任具体职务又是什么?”

    铁爪女答道:“他复姓南山,名为刀圣,南山刀圣就是他名字。其他暂不能透露。刀圣兄是一位隐士高人,近期才为御剑堂招揽。此行是首次执行任务。”

    “原来如此。”戴万山起身又一拱手,说,“那这样罢,两位先暂住寒舍,末将让下人给二位安排好住宿饮食。小女初归,末将想去先陪她一会儿,告退。”

    铁爪女也起身道:“无妨,戴将军不用多管我们。”

    铁爪女与南山刀圣在仆人带领下走往客房,戴万山匆匆往另一方向走去。

    到了戴月的院落门口,戴万山见两个婢女正蹲在房门口逗弄一条两手大的铁包金小狗,快走到她们近前,轻声说:“小姐怎样了?这小狗儿又哪里来的?”

    婢女见将军来了,连忙放下小狗,双手叠放在身前,低头欠身请安。其中一人道:“老爷,小姐房里没有什么动静,应是洗完澡睡了。这小狗儿不知是从哪里跑来的,奴才两人见它可爱,就逗了一会儿。”

    “家里从没养过这种狗。”

    戴万山微微皱眉。

    “许是从外面跑来的。”婢女说,“这小狗机灵得很,老爷,把它养着罢,等大了还可看家护院。”

    “随你们。”

    戴万山担忧爱女,不再管婢女与小狗,走到戴月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没人回音,戴万山又敲了敲门,等了一小会儿,还是没有回应,于是清了清嗓子,伸手使劲往叩了两下,说:“月儿,你还好吗?”

    终于有了回应:“啊,爹爹,我还好。”

    戴万山松了口气,说:“刚刚好一会儿没回应,我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大夫马上就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里面答道:“我挺好。爹你先走吧,我再睡一会儿。”

    戴万山说:“你已醒来,还是别睡了,爹进去陪陪你。”说着就要推门。

    里面喊声一下子急切起来:“别,爹你别进来!”

    戴万山停住动作:“为什么?”

    里面声音有些支支吾吾:“我……我睡觉没穿衣服……爹……我先穿好衣服,你等会儿和大夫一起来罢。”

    “好,你穿厚一点,刚下过雨,小心着凉。”

    戴万山转身离开,走到院门口时,脚步一停,往婢女脚边的小狗身上看了看,说:“这小狗儿品种不差,你们找周围人家问问,看谁家丢了狗。若是别人丢的,当还给人家。”婢女连声道是。

    房间里,钟离的沙哑声音从床下响起:“下次让他进来。”

    戴月心想,钟离果然是要害爹爹,虽然爹爹厉害,但谁知道这驼子会耍什么鬼招数?然而拖延也不是长久之计,爹爹早晚得进来的。就算能拖住,这驼子等得不耐烦,又说不准干出什么事情来。便道:“你为什么要害我爹爹?你那次说,‘冤有头,债有主’,是和他有什么仇怨么?”

    钟离没回答。戴月又道:“我爹爹人很好的,年轻时专注学武,后来应招入军,一路做到天威将军,对手下同僚都极为不错,从没人说他什么坏话。你和我讲讲,把事情说清楚,没准就发现可能你的仇怨,只是误会。”

    钟离还是不说话。戴月有些气恼,这人怎么听不进话去?又有些担心,开始思量,到底怎样才能又保住自己,又能通知爹爹小心。但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个结果。

    又过了两三刻钟,敲门声响起,紧接着是戴万山的声音:“月儿,我已带了大夫过来,你穿好衣服了吗?”

    “爹,你再等等……”

    戴月从床上坐起,把衣带系好的同时,脑海里掠过许许多多的方法……但无一例外,没有一个能在钟离不发觉的情况下,通知父亲有异样情况。忽然灵光一闪,开口道:“爹爹,我五……”

    本打算说“我五舅现在病好些了吗”,因为自己只有四个舅舅,并没有五舅,爹爹一听就知道有异样情况。但话还没出口,脖子就被冰凉的剑锋抵住了。

    钟离凑在她耳边,以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道:“什么废话也不要说。”戴月立马把话咽了下去。

    门外戴万山问:“月儿,你怎了?刚刚话怎么说半截?”

    戴月说:“啊,我是要说,我无恙,但忽然想打哈欠,就没说完。”钟离收起剑,又钻回到床下。

    “衣服穿好了吗?”

    “穿好了。”

    门“吱”一声被推开,戴万山和一名挎着药箱的中年大夫走了进来。

    “月儿。”戴万山看到戴月一张脸红红的,又看了一眼浴桶,说,“你是不是又洗澡洗太久?天气转冷,你瞧你都着了凉。”

    “月儿知道啦。”

    戴月点了点头,内心却愈发焦急:该怎样才能提醒爹爹?说话肯定不行。往床下比手势?若爹爹没看懂手势,先问一句床下有什么,自己可就没命啦!

    这时,大夫把药箱放在桌上,又搬了凳子到床边,接着便要坐下。戴月忽想起,小时候玩撤凳子的游戏,等别人坐下时抽走凳子,那人便直接在地上摔一个大马趴。便在大夫屁股尚未落到凳面上时,抬腿一蹬,直接把凳子踹翻,大夫也“啊哟”一声坐到了地上。

    “钟驼子在床下!大夫小心!”

    戴月见摔到地上的大夫正好堵在了床底前面,一边喊话让大夫自求多福,一边从床上蹿起冲到戴万山身后。

    但戴月还未到戴万山身边,大夫身体就已经从地上飞起直冲房顶,从其腹部还往空中飚出一大片血。血雾之中,一道黝黑剑光向着戴万山一闪!

    戴月右臂被戴万山拉住,向着旁边一抛,整个人便撞到了浴桶上,吃痛中回头而望,却见钟离已从床底冲出与爹爹动起了手,而爹爹左边胳膊已经被划了一剑,鲜血直往外冒。

    大夫的身子“咚”地一下摔在地上,戴月瞧过去,只见他整个肚子都被划得稀烂,脏腑都流了出来,心里一寒:我竟把大夫害死了!但如果不是他挡着,可能我和爹爹都得死!

    再看向战局,只见钟离剑光闪动,招式是“啄木鸟”,“饿狼扑肥羊”,“勺子舀起汤又泼出去”,“青蛙吐舌头”……剑剑凌厉,快到戴月多看几眼,眼就花了,连后面的招式都认不出来。

    戴万山一臂负伤,又不敢以肉掌直撼宝剑,只能随手捡起凳子,药箱等物暂且迎击,却被长剑斩得粉碎。等身子转到床旁边时,左手拽下床帘,右手往床帘上一拍,整个床帘竟凌空铺展开来,化为一面布墙。

    钟离手腕一抖,一招“响尾蛇甩蛇尾响”,将拦在前面的布墙斩为无数碎片。戴万山趁这短暂间隙,闪身到了钟离一侧,右掌一拍,一道白色气劲从掌心呼啸而出,正撞到钟离臂膀上。

    钟离被白色气劲裹挟的巨力直接撞到墙壁上,肩头生疼,连剑都不大能握紧。戴万山两步冲到他身边,先一掌拍在钟离右手上,“哐当”一下长剑落地,随后又一掌狠狠落向钟离高高耸着的驼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