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19章 天坑秘
    响声如雷,洪辰借着萤石绿光向着前方看去,只见一块几乎能塞满整个通道的球形巨石正向着自己滚来,再一转头,却见后方有块一模一样的巨石也在往这儿滚。

    两块巨石前后夹击,离着撞到一起恐怕也就七八息工夫,一边的陈图反应倒快,一头就往王非王刚刚消失的岔路处扎去,但立马就又退回来了,破口大骂:“日他个仙人板板,这儿也有个球!”

    洪辰心道不妙,这五阳派藏在如此隐秘之地,定有不可告人之秘密,岂会轻易让外人进入?那王非王假意带着他们来此,实际却是暗用机关来害他们。

    情形危急,要去找破除机关之法已来不及,洪辰朝着陈图大喝一声:“跟紧!”旋即抽出消愁断刃,直奔前方。

    那大石球直径约有丈许,重量绝对超过数万斤,比陈图一年多前在逐光门密洞顶开的石板还要重了十倍,以浩荡之势滚落碾压而来,即便是江湖一流高手至此,也断无幸存之理。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之下,洪辰全部心神都集中在手中断刃之上,脑海中蓦地又浮现起了草原上那个顿悟的夜晚。昆仑雪融,大河滔滔,林草丰茂,星河璀璨……藏锋之刀,天行之功,既有北海之浩瀚,又兼昆仑之挺拔,但自洪辰创出以来,还未有一次全力施展过。

    或许是此前未有能让洪辰使出来的对手,又或许洪辰在一般情形下也无法用出这套自创武功中的精髓,可总之,此刻,洪辰斩出了从未斩出过的一刀。

    哧!

    轰隆!

    消愁的半截刀锋绽放出了从未有过的光芒,随即便如宝剑切进豆腐一般没入了大石球当中,而那大石球竟和炮仗一般爆碎开来,无数翻飞的石块瞬间打在了洪辰和陈图两个人的身上。

    被石块打中自然很疼,却总好过被大石球碾成肉泥。

    洪辰斩碎大石球后,身子顺势冲出了两三丈远,而陈图紧跟在后,全力奔跑,竟还冲在了洪辰前面。

    两个人跑到通道拐弯处,听到后面一道剧烈轰鸣声,才停步回头,只见原本从后面滚来的大石球被碎掉的那颗大石球卡在了通道之中,紧接着那颗大石球又是猛烈一晃——估计是从岔路处滚来的另一颗大石球到了这处通道里,撞在了上面。

    “好险。”洪辰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那王非王看似恭敬有礼,却把我们带进了这等陷阱中,差一点就没命了。”

    陈图则诧异地盯着洪辰:“平日里,可没见你武功这般厉害。”以往去各门各派“要”兵器时,洪辰虽也有所表现,可也仅仅是比其余高手强出一筹半筹的样子,而刚刚这一刀,不知天下又有几人能斩出。

    “还好。”洪辰不欲解释,将话题一转,“后面的路已经堵住,看来我们只能往前了。这地下通道宛如迷宫,每走一段就有岔口,不知怎样才能走出。”

    陈图说:“我们低着头走就好了。”

    洪辰愣了下:“低着头?”

    “是啊,低头看脚下。”陈图说,“这里不是石地,是泥土地,五阳派的人,也得来回走动出个门吧?这地下潮湿,只要一段时间不走,土壤就会松动。看看哪里的地面更瓷实,哪里就是常有人走的地方,沿着一直走,估计就能到王非王侯非侯那些人所在之处了。”

    洪辰收刃入鞘,朝他竖起拇指:“不愧陈兄,就依你说的走。”

    二人低头查看地面,每遇分岔路口,就看看哪里的地面潮湿松动,哪里的干燥瓷实,再择路而行,一连走过了十多个岔路,他们面前的世界,突兀地就霍然开朗起来。

    不再置身于潮湿阴暗的地下,而是一片密林交错的露天地界儿,抬头往上望去,透过树木间隙,甚至能望到天空中的星星和月亮。

    陈图一拍手:“啊,我知道了,这是五阳山中间那个天坑!”

    洪辰也了然:“原来我们穿过了半个山体,到了五阳山最里面!”

    在前往五阳山时,二人就从路人口中打听到,五阳山和寻常崇山峻岭不同,在山顶正中央便出现了断崖紫阳崖,而紫阳崖下方为一处天然大坑,其中草木茂盛,还有鸟类栖居,然而坑壁陡峭近乎垂直,几乎没有什么人下入坑中,偶有人从紫阳崖上缒绳而下,却都再也没上来过,久而久之,就被视为一处绝地,也没人来探险了。

    “五阳派定然藏在里面的林子里。”陈图从铁箱里取出来一对戒刀,攥在手中,恶狠狠道,“两个瓜娃子差点害死咱们,直接打杀进去,让他们拿派里最好的神兵利器作赔!就他们这阴险人品,估计以前死在五阳山上那些高手们的兵器,全都被他们给捡啦!”

    洪辰也是好奇,这五阳派既然藏身在五阳山天坑这样的险地,按理说也该是和北海昆仑宗一样的隐世门派,可桃柳门与碧海派要解决恩怨却来了五阳派,不知为何。五阳派是否又和二十多年前的正邪大战有某种关系?一切等见了五阳派的人,自然就会见分晓。

    二人拔腿往林中走去,一路上小心翼翼,提防五阳派在其间设下埋伏。但似乎五阳派自信无人可至,洪辰陈图一路倒也毫无阻碍,直接就穿过了密林,走到一片低矮房屋之间。

    至少有二十几个简陋的木头房坐落于此,或许在林间其他地方还有更多,在洪辰目之所及的地方,每一个房顶上还生长着树木,哪怕是站在紫阳崖上往这里看,也绝不会看出天坑里竟有人建屋造房居住于此。

    从一间比较大的木房里,却传来喧哗嘈杂之声,洪辰能听出来,里面喊声最大的便是碧海派的凌波,便走到屋外,叩响房门:“敢问桃柳门的陶大侠,碧海派的凌少侠,是不是在屋里?”

    木房里喧哗之声顿止,紧接着是一道含怒之声:“瞧你们做的好事,竟然让外人跟了进来!”随后又是一道诧异声音:“不对啊,我明明和侯师弟发动了机关,他们应该被石球压死了才对!”

    “果然是这些恶贼要害咱们,杀啊!”

    陈图奔至屋前,一脚踹开木门,提着双刀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