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3章 追驼子
    人没了,放满神兵利器的竹篓也没了。

    完全不用猜,季茶便知道何事发生,自诩云州第一的怪盗,竟被人偷了个底儿净。

    季茶顿觉头重脚轻,晃了晃几要栽倒,伸手扶到门框,才稳住了身子,心头又酸又苦,不住自嘲:“我真傻,竟以为世界上真有那么傻的人,却被他骗了。我一直看他是个傻子,哪曾想我才是真的傻子。”

    这时一伙计从后面过来,瞅了瞅屋里,谄笑着说:“客官,您朋友走了?结下账罢。”

    季茶对伙计的话毫无反应,心里仍想着和洪辰相遇以来的一点一滴,脑子里净是那张看似纯良的脸。少年的脸如风如水一样干净,倏然间又变得豺狼般可怖狰狞,咧开大嘴露出尖牙来咬自己的肉,疼痛一直钻到心脏,浑身的血如冰水一样凉……夏夜暑意未散,季茶背上却尽是冷汗。

    伙计连问几声“客官”,“结账吗客官”,“该结账了,客官”,没得到任何答复,不由伸手去抓季茶胳膊,刚一触碰到袖子,一个巴掌瞬间甩到了他脸上,整个身子随之飞了起来,撞到了走廊墙壁上,当下人事不省。

    走廊里,其他伙计听到动静看过来,一个个撸起衣袖,恶狠狠道:“想干什么?”

    “干你们祖宗!”

    季茶胸中恨意难平,如决堤洪流般宣泄出来,抡起拳头,把伙计们一拳一个,打倒在地。

    又赶过来五个凶神恶煞,满身肌肉的赤膊壮汉,都是江河帮分派在天临客栈看场子的打手,见有人对伙计逞凶,当下抄起铁棒木棍等物,嘴里骂骂咧咧:“敢在天临客栈惹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黄口小儿,有几手功夫就自以为了不起?”“这小瘪三想吃霸王餐,把他吊起来打!”

    季茶径直向他们冲了过去,双拳捏紧如闪电流星般打出,快得谁也看不见,七八息后,五个壮汉尽皆捂着肚子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整个七楼都被惊动,有人去把消息报告给管事的人。季茶自知闯了祸,但并没想跑,非要好好大闹一番不可。有一些穿着黄衫蓝裤的人到了七楼,身上带着刀剑手斧等兵器,行走迅疾,踏地有力,一看就有武功在身。季茶认出他们是江河帮的正式帮众,依旧迎上去,双手运起了大量内力真气。

    黄河帮众却没继续向前,按着兵刃站到走廊两侧,让出了一条路。

    一名身材瘦削灰发黄袍的老者,步伐稳健地从其间走来,他右眼蒙着黑皮罩子,左眼明亮有神,张嘴说话的时候,薄须一一颤一颤:“朋友姓甚名谁,自何方来?老朽‘章子追’,未能管教好手下,冲撞了朋友,先抱声歉。”说完拱手一揖,看上去甚是尊重。

    季茶闻言,认真打量了其面容,稍冷静了些:章子追,三十年曾是夜墨江上有名水盗悍匪“水老虎”,素以凶恶狠辣杀人如麻而恶名在外,某年遭仇家报复丢了一只眼,之后一改行事作风,加入江河帮一路坐到了长老位置,绰号“独眼水怪”,名气不小。原来乌云城的天临客栈,这阵子是他坐镇。

    “他们有人不开眼,有人嘴太臭,理应狠狠教训。但看在章老先生面上,咱打两拳就算,不继续追究了。”季茶笑呵呵地说,“至于咱姓名身家,不足为提。在下尚有要事,就不多叨扰啦。”抬步迈腿,就要快速冲过去。

    “朋友请留步。”

    章子追笑眯眯地伸手去抓季茶,被后者灵敏闪身躲开。

    “朋友身法不错。”

    章子追左目精光一亮,腿脚亦动了,双手凝爪,如追咬猎物的毒蛇,抓向季茶臂膀。

    面对江湖成名人物,季茶丝毫不敢大意,一手化掌迎爪狠拍,另一手抖出袖中银针射向对方左眼。

    章子追倏忽变招,一爪凌空一捏,正把银针接住,另一爪变作拳头击在季茶掌心,把季茶击退了好几步,正想道一声“朋友想声东击西,还欠些火候”,陡觉拳头上传来一阵彻骨寒意,余光往下一瞥,发现自己碰到对方手掌的四指已变得乌黑,不由大叫一声:“幽冥鬼掌!”原以为掌为虚晃,针为实招,没想到正好相反!

    “走咯!”

    季茶借着章子追一拳的冲力,身形暴退,右臂横肘,正磕在了一名黄衫帮众脑袋上。

    那帮众身体倒地,露出了之前挡住的窗户,季茶纵身冲破窗户,从十几丈高的空中跃了下去。

    双臂大张,衣袖荡起,季茶身形如一只巨大鸿鹄,飞掠夜空。俯瞰下方时,季茶忽瞥到一个熟悉身影,心头一震:一处民宅屋檐上,一个略显单薄的灰衣少年,正背着半身高的竹篓,快步疾奔。

    “果然还没逃远!”

    季茶当即凌空踏出几步,改变滑翔方向,一直飞落到了背着竹篓的少年面前。

    洪辰未曾预料到季茶出现,止不住前冲去势,直接与还未站稳的季茶撞了个满怀,二人都从屋檐上摔了下去,正掉到一家人的宅院里,竹篓里的兵刃们也砰哩咣啷摔了一地。

    季茶身上疼得不行,还是一把薅住了要站起的洪辰,龇牙咧嘴地吼道:“你别想跑!”

    洪辰说:“我没想跑。”

    “骗鬼呐?”季茶自是不信,指着一地的兵刃,“你个偷东西的贼!”

    洪辰辩解说:“我没偷你东西,我是见你不在,又怕你东西被偷了,才帮你拿着的。”

    季茶气得直笑:“拿着?帮我拿着?哈哈!哈哈!你真把我当白痴傻子笨蛋蠢货二百五?”

    洪辰知道季茶误会了,但一时说不清楚,跺脚道:“我真没偷你东西……快走,不然追不上了。”

    季茶一愣:“追什么?”

    洪辰说:“追驼子。”顿了下,又补充道:“那驼子也背着个竹篓,不过竹篓里不是刀啊剑啊,是王大爷家的闺女。”

    季茶听得发懵,忽回想起了云家人说的采花贼钟驼子,才半信了洪辰的话,松开手:“帮我捡起东西来,我带你去追他!”

    宅院的主人,一个秃顶男人,这时候听到异响出来查探情况,季茶捡起一把剑冲他挥了一下,剑身反射出的明晃晃寒光直接吓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哭爹喊娘连滚带爬地逃了。季茶和洪辰迅速把神兵利器们放回到竹篓里,然后洪辰背起竹篓,季茶拎起洪辰,一步跃出院墙。

    季茶带着洪辰飞檐走壁,往其刚才奔跑的方向继续追。

    没一阵,洪辰突然道:“不对,他改方向了。”

    季茶怔然:“你怎知道的?”

    “王大爷闺女身上有血味,现在朝那边去了。”洪辰指着另一个方向,“已经过去有一阵了,还得再快点!”

    季茶咬牙运出更多真气,全力施展轻功,带着洪辰和竹篓,从各种楼阁建筑间疾速穿梭而过。

    期间,洪辰向季茶讲了雅间里发生的事情。

    那时洪辰忽被人说话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男人说:“这九州全席天下美味,你也不吃,可真难伺候。哼,想饿死?没门!生塞也给你喂进去!”

    睁开眼,只见一个少女被装在半人高的竹篓里,只露出来一个头,还有一个年轻驼子,正一手捏着她的脸,逼她张开嘴,另一手拿着一碟猪脸肉往她嘴里倒。

    洪辰认得少女是金刀门王大爷的闺女,便起身叫道:“驼子大哥,猪脸肉虽然好吃,但吃多了很腻。她不想吃,你不要逼她。”

    驼子先是一愣,随之放开少女,狞笑着一掌拍向洪辰胸口。洪辰被正面打中,一步没动,驼子却被震退了好几步,随后一脸惊骇,背起装少女的竹篓就跳窗跑了。洪辰看得出王大爷的闺女不愿被装在竹篓里,便想帮忙,见季茶不在,怕季茶的竹篓丢了,就背起季茶的竹篓也跳下窗,去追驼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