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62章 日刀现
    南山刀圣这第一柄刀,刀身细长,刀刃上斜纹交错,一瞧就是把材质优良,铸造工艺精湛的上好钢刀。

    宋霄将短窄的雪风切自鞘中抽出,刀锋直指南山刀圣,说:“既然这位刀圣兄用刀,恰好宋某也用刀,就让宋某先来一会。若宋某败下阵来,再由几位朋友讨教。”

    铁爪女轻蔑一笑,道:“车轮战还说这么好听?干脆一起上得啦!”

    “先看他配不配得上刀圣之名!”

    宋霄说话间迈了一大步,雪风切已是覆盖一层刀罡,直往南山刀圣心口撩去。南山刀圣一扬手,手中钢刀挥击在雪风切刀身上,把直刺来的雪风切给生生打歪了一尺距离。宋霄立马抽回雪风切,顺势一个转身回旋,再挥刀,却是往南山刀圣左边肩头斜着斩去。

    南山刀圣站在原地,脚步未曾移动,只略扭了下身子,手肘一弯,便以钢刀刀身挡住了雪风切刀刃。宋霄收刀撤步,再度来了一个回旋,转到了南山刀圣身后,挺刀直刺其后心。哪知南山刀圣依旧不甩身,一甩手臂,钢刀便迅如疾风绕了一个大弯,肘一沉,臂一抬,腕一扬,钢刀一落,又把雪风切给拍歪尺许远。

    双方兵刃只交击碰撞了三下,众人已看出,南山刀圣在刀法上确有不低造诣,从始至终不曾移动不曾转身,竟一连接住了宋霄三刀。

    宋霄脸色微微一沉,见南山刀圣反应快,出刀迅速,身子灵活,便不再寻求刁钻角度攻击,转而与其直面对刀。“砰砰咔咔”一阵响动,两把刀碰撞了十几下,刀刀势均力敌,刀罡各自撞碎。

    南山刀圣忽地挥刀幅度变大,一刀劈在雪风切刀身上,宋霄只感一股宛若叠浪齐至的巨力瞬间拍击到自己的身体,又不想被当众击退,便拼命去运内力支撑双腿,哪知石板地面竟被直接踏碎,双脚陷进了石板下的泥土之中。

    “宋兄暂退,还是换我罢!”

    云默轩飞掠入场,铁骨折扇彻底展开,自上而下朝着南山刀圣头颅斩落。南山刀圣一仰身子,一挥钢刀,刀身正好磕在扇面上。云默轩人在空中又承受到了下方传来的巨力,手腕一麻的同时,整个人又向着上面飞了两丈多远,及时扭转腾挪,调整身姿,才稳稳落地。

    宋霄拔出陷入地下的双脚,挥刀又攻向南山刀圣。

    云默轩不仅没有劝阻,还十分默契地夹攻过去,刚刚那一下交手,就知道南山刀圣内力浑厚程度远超自己了,单打独斗,没有胜算。

    二人不断变换位置,同攻南山刀圣,想逼其露出破绽来。宋霄刀法凌厉,又快又准,再突然的扭身转腰,都丝毫不影响挥刀,没有一招动作会变形。云默轩号称“云海蛟龙”,身法之灵敏飘忽,比宋霄还胜了几分,手中铁骨折扇时而折起,时而展开,有时还会多出一截锋刃变成短剑,见者无不惊叹。

    但受到两位云州高手夹攻的南山刀圣,才是最令人注目的一个。宋霄与云默轩十息间就能绕两三个圈子,南山刀圣却自始至终除了转身要原地走两步外,没再踏出多余一步。一柄钢刀过处生风,比出水蛟龙更迅捷,比下山白虎更威猛。

    不到百回合,宋霄和云默轩渐渐感觉到拿着兵器的手臂有酸麻感,惊骇互望,皆心中暗道:“难道这南山刀圣,内功境界到了第六境‘遁天’?”

    方慎见两位前辈久不能取胜,甚至还有败相,提着短柄钢枪就要助战,却被“谪仙剑”宁采拦下:“方少侠当心受伤,还是我先来罢。”方慎犹豫了一下,停步没有再上前。

    宁采从腰间抽出一柄寒光宝剑,随之加入战局。心中想:方慎小子是那厮的儿子,早年他便令我丢过几次面子,如今连儿子都要抢我风头,实在教人不爽。而这南山刀圣再厉害,终究只有一人,第六境的内功高手也不是天下无敌,受到多名高手围攻,露出一个破绽便会落败。

    如今已是三名分别用刀、扇、剑的高手共战南山刀圣一人。铁爪女在一边笑:“哎呀呀,你们还真听话,让你们一起上,嘿,你们还真就一起上啦!真丢脸,真丢脸!”宋霄三人却并不分神,专心进攻南山刀圣。

    宁采是天州有名的剑侠,年轻时英俊潇洒,游侠四方,爱好打抱不平,且剑法中有一丝“诗剑”意韵,便被江湖中人在当年诗剑流派开创者的称号下加了个“剑”字,唤作“谪仙剑”。随着年纪渐长,剑法愈发精深纯熟,手中宝剑时而大开大合,时而精妙微动,收放自如,不带一丝凝滞,一出手便引得众人喝彩。

    南山刀圣毕竟只有两只手,一把刀,被三人围起,不可能兼顾所有方向,此时不得不开始走动,身法看上去有些笨拙,却恰到好处,每一步迈出落下,每一次俯身侧背,身子便能恰好躲过这边的一剑,或者那边的一刀。

    又斗了四五十回合,双方还是不分胜负,宋霄与云默轩喘息声渐渐变大,似乎内力有所不济。宁采被一刀斩退四五步后,朝着“神女刀”荣蓉一使眼色。荣蓉心领神会,左手放到右腰,右手放到左腰,“唰啦”“唰啦”各抽出来一把黢黑一把雪白的弯刀,随之纵身冲入围攻战圈。

    铁爪女砸吧了两下嘴:“雪风切,铁打江山扇,清河剑,阴阳两仪刀,都是有名的兵刃啊,可惜宝物蒙尘,被武功不中用的家伙拿在手里,还奈何不了一把寻常钢刀。”

    一众江湖人士听了铁爪女这番言语,自是十分不爽。在场人里,除了戴万山以外,便属这四位武功最高,连他们都武功不中用,自己又算什么?却又找不出话来反驳,毕竟四打一暂时也没能取胜。

    荣蓉参与围攻后,又过了五六十回合,方慎见四人久攻不下,其中宋霄与云默轩脸色都有些发白,恐二人脱力受伤,便提起短枪跳了过去。

    五名内功第五境高手围攻一人,场景这叫个十分热闹,罡气碎裂,余波迸射,在院内树木墙壁石板上留下了许多刻痕,围观之人已大都撤到了院外远远观看,以防受伤。

    忽然“咔嚓”一声,南山刀圣以刀身挡住了方慎短枪的一刺,那把与多件神兵利器碰撞数百回合的钢刀,此刻倏然而断。五人见南山刀圣兵刃已断,忙又一齐而攻,要把其制服在此处。

    南山刀圣使劲一踏,身形往空中拔上去快两丈高。下方五人举着兵刃,只等南山刀圣落下。这时,南山刀圣扔掉手中断刀,一手握在了第二把刀的刀柄之上。

    嗡!

    刀锋出鞘,带起风声,宛如虎啸龙鸣。南山刀圣在空中翻了个跟斗,手中刀朝下斩落的一瞬间,发出耀目白光。

    哗啦!

    金铁碰撞,雪风切,铁打江山扇都从主人手里飞出,蹲守在一边的铁爪女眼疾手快,飞掠到半空,铁爪一挥,将这两件神兵都收入爪中。

    没了兵器的宋霄与云默轩各向后撤出了好多步,向着铁爪女怒目而视。宁采,荣蓉,方慎还拿着兵器与南山刀圣对峙,但额头上都沁出了不少汗,只觉面前对手,乃生平仅遇的大敌,原本以为稳操胜券,如今看来却连一成胜算都不见得有。

    院门口,戴万山一攥手,刚刚被金疮药敷上的伤口又崩开了。鲜血直往外流,戴万山却只顾盯着南山刀圣手里发着光的刀,开口道:“这不是日月无双的日刀么?怎在你手上?”

    众江湖人士一闻此言,尽数大惊。逐光门惨剧已在月内传遍大虞,几乎每个江湖人都知晓逐光门掌门黄笑生与追风宗宗主陆行微惨死,原属日月双刀的逐流光和碎清风被一人所夺之事。

    一人指着满脸刀疤的南山刀圣,哆嗦着喊道:“他不是南山刀圣,他是魔教教主——伐竹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