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65章 未完语
    钟离浑身使不上力气,连保持坐着都勉强了,硬挺着没从床上栽下去,往旁边一倒,背倚墙壁,艰难地张开嘴,说:“呼……竟是碰上了你们。”因为喘不上气,说话的时候龇牙咧嘴,表情很是狰狞,像是在遭受什么折磨一样,却还带着那么一丝笑。

    季茶一仰头,抬起铁爪,得意道:“碰上我铁手无情应海兰,你可是逃不掉了。若想多活几天,就乖乖把我想知道的事情,都老老实实讲出来。”

    钟离大口喘了几下气,精神似乎好了一些,斜眼盯着季茶,嘴角一扯:“你哪里是应海兰,你是那个采茶人。”接着歪过头,目光落到洪辰身上:“毕竟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魔教教主伐竹客,通缉画像贴的全天下都是。在他身边的,除了采茶人,又会是谁?”

    “钟驼子,你为什么刺杀戴万山?”洪辰单刀直入地问道,“还有,那逐光门竹园假山下的密洞,你怎知道的进入方法?”

    钟离垂下了头,耷拉着右边臂膀,左手捂到胸口上,忽“咳咳”地一连咳嗽了好几声,一声比一声大,似乎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咳出来一般。洪辰只道他体内寒力未驱除彻底尚有残余,上前欲要再为他渡力推息。钟离却猛地抬头,左手一摆:“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好个死驼子,我们问事情,你老老实实回答就行了,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季茶瞪了钟离一眼,转身冲到屋外,再回来时右手已提了雪风切,红日余晖透过床子洒在刀刃上,反射出血一样的光亮,“再废话一句,就割了你舌头!”

    “割罢,顺便把我脑袋剁了也行。”

    钟离一副无所谓语气,猛呼吸两口后,神情似是放松了许多。

    洪辰见钟离不想回答,便换了个问题:“你不想活了么?”

    钟离干笑一声:“呵,早就不想活了,现在更不想。”

    洪辰又问:“我听闻你是专偷姑娘的采花贼,却发现你专对那些世家宗门下手,这很费力不讨好。为什么这么做?”

    钟离说:“不把目标定高一点,怎能名震江湖?旁边这位采茶姑娘,不也是偷了各宗各派的神兵才出了名?”

    季茶反驳道:“我是采茶人,不是采茶姑娘。”

    钟离说:“我又没说你不是人,你激动个什么劲?”

    季茶又一次挑眉瞪眼:“嘿,你个臭驼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欠揍?”

    钟离不急不缓:“你读过书么?不,哪怕没读过书的人,也该知道‘死鸭子嘴硬’这句话。驼子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你揍我?”

    季茶哑口无言。洪辰说:“我觉得你不像是个想出名的人。”

    钟离盯了洪辰好几息,才道:“你真是魔教教主么?”

    洪辰摇头:“当然不是。”

    钟离点头:“我想也不是。你武功虽高,可没让别人为你卖命的本事。你是魔教教主的可能性,还不如这采茶姑娘。”

    季茶大声道:“我说了,是采茶人!不是采茶姑娘!臭驼子,再乱改别人外号,当心我撕烂你的臭嘴!”

    钟离并不理会,自顾自道:“我见过不少魔教的人,他们提起教主时,眼神里都涌动着神往。我一直想知道,那位教主究竟是怎样的人?和那些人素未谋面,就能把他们的心绑在自己身上,为之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洪辰说:“你为什么见过许多魔教的人,你和魔教有关系吗?”

    钟离沉默了一阵,说:“我父亲就是魔教之人。”

    “他在何处?”

    “他二十年前便死了。”

    “怎么死的。”

    “被杀了,尸体都剁成好多块,让一群人分抢领功。”

    洪辰和季茶听到这里面色都一变,钟离却说得很平静,好似说的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而非自己的血肉至亲。

    洪辰捋顺思绪,说:“所以你并不是采花贼,到处犯案,是在为父亲复仇。”

    “错了。”钟离摇头道,“我甚至不记得我父亲母亲是什么样子,也不再有被他们宠爱的记忆,所以并无为他们复仇的心思。”

    “那你是……”

    “我为我自己复仇。”钟离不再盯着洪辰,也没去看季茶,而是挪了下身子,转头眯眼望着窗外,任夕阳红光洒在身上,悠悠一声长叹,“帝王自称天子,可世上真有苍天吗?若真有,也太过不公。那时我只是一个小小幼儿,天真烂漫,不曾犯下任何罪过,却被人伤害,成了残疾。”

    洪辰默然不语,心道钟离很有可能就是受到父亲牵连,才幼时被人打成残疾,难怪满肚怨愤。又觉自己和钟离也有几分相似,都是从小与父母生死离别。自己也几乎记不得桃源之前的事了。

    钟离还是望着窗外:“只是残疾,倒也罢了。可我小时候起,就要被其他人指着笑,指着骂。

    “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比我高了半个头,见了我,拍着手围着我转圈,一边跳,一边笑,一边朝我吐口水,一边对我唱歌。那歌我到现在依旧记得清楚:‘臭驼子,脏驼子,没有爹妈的孤儿驼子;破驼子,烂驼子,像滩大粪的邋遢驼子;丑驼子,矮驼子,快点去死的恶心驼子。’

    “大人们也瞧不起我,见了我就要指指点点,和别人说:‘你瞧那小驼子,背上这么鼓囊,是不是偷了什么东西藏里面啦。’有的见了我就要骂:‘出门见驼子,真倒霉晦气,赶紧滚远点。’甚至还会跑过来往我背上踹一脚。

    “我做错了什么?我被侮辱,被嘲笑,就因为我是个驼子?也有可怜我的人,给我钱,给我饭,给我衣穿。不然我早已活不下去。

    “渐渐地我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只想复仇。我的仇家,几乎都是武功高强之人,我要复仇,也要练武。但一个驼子,身体本就和常人有异,要练武功,又难,又到不了多高深的地步。

    “可我拼了命去拜师,去找机缘,终于练成了一身功夫。我再去找我的仇家,其中竟有许多已不在人世。我只好先找剩下的人,发现他们武功比预想中高,因为二十年过去,他们也不是当年的他们了。我当时想,暂时杀不了他们,就要在他们最珍视的人身上下手,让他们生气,伤心,悲痛,再成为别人笑柄。

    “所以我才做了一个采花贼。”

    钟离说到这,才慢慢转回头:“可惜,我竟一次都未成功。其中有两次,都是被你们二人搅黄了。”

    洪辰知他说的是王丽凤和黄夫人,忽想起逐光门之事,便道:“黄夫人的父亲也是魔教之人,你找她报仇,可找错了对象!”

    钟离一怔:“你说什么?”

    洪辰说:“你不知道?那日黄笑生当着逐光门和追风宗众人的面,道明黄夫人的父亲其实是皇天教西寒宫副宫主,然后黄笑生,陆行微,还有黄夫人都死啦。我以为这件事江湖上应该传得很快。”

    钟离一阵失神,口中喃喃:“怎会是这样?”

    自假山密洞逃走的当夜,钟离就从紫云城离开,然后跋山涉水,北上天威城,在将军府劫走了戴月。再经历了被紫衣卫追杀,带戴月去了旧时故居等一干事情,直到昨日提前和戴月分别自行进了天威城,钟离才在大街小巷见了伐竹客与采茶人的通缉令,却并未了解到紫云城之事的后续发展。

    此刻得知江波身份,钟离禁不住回想起许多往事,仔细思索后,终于明悟了些什么,惨然一笑,低声自语:“原来当时没说完的,是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