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9章 新娘子
    “你可知,皇天教是一教四门十六宫……”

    采茶人想要讲些有关皇天教的事,来佐证教主身份。

    但伐竹客似乎并无兴趣,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魔教的事儿以后再说呗。一晚没睡,我好困,先眯一会儿。”语落,坐到地上,倚着墙壁,双眼一闭,开始小憩。

    采茶人愤愤朝面前的空气挥了两拳,才算解气了些,又道:“人都是要有名字的,你没名字,我给你取个。”也不管对方是否同意,自言自语着说:“几日光景,咱俩已互遇多次。古诗有道,‘相逢红尘内,相揖黄金鞭’。叫‘金鞭’或‘黄金鞭’略显难听,那就取‘红尘’之音,叫你‘洪辰’吧,洪流之洪,星辰之辰。”

    然后瞥向没什么反应的伐竹客,不满道:“怎么,嫌起的不好听?”

    伐竹客好像确实倦了,没睁眼,只哼唧了两声:“叫吧叫吧,就叫洪辰。”

    见他这般浑不在意,采茶人更觉得气:“叫什么洪辰,叫你狗屎得啦。”

    伐竹客并无异议,采茶人轻踢了下他大腿:“你就不好奇我叫什么?”

    “你叫什么?”

    伐竹客说。

    采茶人高扬着头:“我堂堂皇天教主,你若主动问,我兴许会告诉你名字。现在倒成我逼着你问一样,才不说给你哩。”

    伐竹客并没追问下去,甚至还打起了轻鼾。

    一夜奔走,又与宋霄这等高手过了上百招,伐竹客是真的乏了,头脑昏沉,闭眼即眠。

    等再睁开眼时,伐竹客发现采茶人又换了个模样,变成了个驼背,还穿了身红绸缎子衣。

    采茶人见伐竹客醒了,冷笑道:“还说我睡得多,你才是真能睡,一觉都第二天了,懒猪。”

    “已过了一天?”伐竹客怔了下,又说,“我不是懒猪,我有名字了——我叫‘洪辰’。”

    “是喔,洪辰。”采茶人见他领了自己起的名,总算心里宽慰了些,把另一身红衣扔给他,“换衣服,跟我走。湘云城拦不住我们,但咱也不能留下踪迹,引麻烦上门。”

    洪辰开始换衣服,但这用金线绣着鸟的红衣是他从未见的繁琐,穿起来甚是麻烦,直过了一刻多才穿戴好,然后采茶人看着他,笑个不停。洪辰问为什么笑,采茶人憋着笑说:“没什么。”然后扯了一块方形红布,盖到了洪辰头上:“只要周围有别人在,就别说话,别出声,更别把这块布揭下来。”

    洪辰点头:“好。”

    采茶人上下打量洪辰,再度笑了一阵子,才背起竹篓,牵着洪辰的衣袖走出房间。

    出门的时候,采茶人脚步停了下,说:“我想了想,还是得告诉你。我姓季名茶,江湖人称‘采茶人’,真实身份是皇天教教主,但你自己知道就行,别跟外人说。”

    洪辰说:“你帮我寻刀便是,我不多说一个字。”

    季茶心中窃喜:本来自己初出茅庐,只想和一些二三流门派小打小闹,闯出点名头就好了,但如今骗来个武功超凡绝伦,却很天真的洪辰,说不定真能翻江倒海,把江湖风云好生搅动一番。

    “噔噔噔。”

    客栈小二听得楼梯传来脚步声,看过去不由大为惊奇——前几日的驼背客人,什么时候已当新郎官了?牵着的新娘子,又是什么时候进的房?

    季茶看到小二惊讶神情,甚是得意。

    前几天在森林里,洪辰把自己整得好生狼狈,现在让他穿上新娘子衣服,当自己几天媳妇儿,也算报仇雪恨了。

    两人跟小二去了后院,季茶正要上毛驴的时候,才想起哪有新郎骑驴新娘走路的道理,只能把驴让给了洪辰,心中又把洪辰暗骂了好几遍。

    季茶牵驴出了客栈,一直往湘云城北行去。

    此番要走水路去“乌云城”。

    原本下个目的地是“归云城”,但季茶去偷新郎新娘衣服的时候,已经打听到,归云城的乘风帮帮主前些日子被伐竹客打败后,心灰意冷,封刀归隐,带着宝刀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了。

    只能把目标换成了乌云城的“断玉堂”的“点钢碎玉枪”。

    至于湘云城这把冷金刀,一方面金刀门戒备加强,再去偷恐怕难度加大,另一方面冷金刀本身又大又重,带着未免累赘,等把云州兵器谱上其他的偷完了,再做打算。

    出了城,走五六里官道,便到了码头。滚滚江水,又宽又深,远远看去像黑的一样,得名“夜墨江”,自西北贯至东南,是云州境内最大的一条江。

    江中舟船络绎不绝,岸边有不少客商行人往来。季茶在码头上找了艘客船,一人一钱银子,一夜半日便到乌云城。但船家不让带驴上船,季茶就把毛驴以五两银子便宜卖给了一个过路农户,然后带洪辰上了船。

    客船不大,就一个船舱,里面已坐了六人,都穿革衣带弓箭,似是结伴出行的猎户,正吃着干肉喝着烧酒,见有个驼子新郎带着个新娘来坐船,便稍微挪动身子,让开了个地儿给他们坐下。

    一个络腮胡猎户大声道:“老兄,几钱买来的老婆?”

    季茶伸出来右手五指,呕哑道:“五两。”

    猎户们相视两眼,一阵大笑。

    驼子一般是说不到老婆的,只能靠买。才五两银子买来的,怕是个满脸疙瘩的丑婆,难怪盖头这么厚实。

    季茶感觉手被捏了下,怒一转头,发现捏自己的是洪辰。洪辰食指往季茶手背上划拉了几下,是个“肉”字。

    季茶心中好笑,原来是见别人吃腊肉饿了,你小子,也有今天。就装作不懂,闭眼打瞌睡。忽又想起,人家请自己吃过鱼,自己这样吝啬岂不显得小气?就摸出点散碎银子,和猎户买了条风干牛肉干,撕成两长条,自己吃一条,给洪辰吃另一条。

    洪辰不能揭开盖头,只能一点一点把牛肉干撕成小块,然后往嘴里送。牛肉干有些咸,没吃多少就口渴,他就又往季茶手背上写“水”字。

    季茶从竹篓里摸出个葫芦,晃荡一下,里面还有点水,但喝水免不得得抬头,便让洪辰摁着盖头鼻子以上的部分,自己给他喂水。

    猎户们看不见洪辰全脸,却看到下半张脸很白,嘴唇很红,彼此小声议论,说这女人有可能疙瘩都长额头上了。

    没多久,船上又先后上来了两人。一个二十多岁,青衫白靴,像个过路儒生。另一人是个穿破旧蓝衫的老头,瘦瘦弱弱有些佝偻,一双眼睛却很有精神。

    至此,客船已满,船家解开捆在码头上的绳,摇撸开船。

    一路上,猎户们有说有笑,谈论的无非手上的货去了乌云城能卖几钱,抑或村里哪个大姑娘小寡妇长得俊,以及乌云城里有啥逍遥快活的地方。儒生和他们没什么话题,拿一本书看,老头闭起眼睡觉。

    季茶略感无聊,就和猎户们插话道:“喂,你们知道湘云城最近出的大事吧。”

    络腮胡猎户说:“大事?就是金刀门掌门王远威被魔教杀手杀了吧。这几天都传疯啦!有人说魔教接下来可能在湘云城抓人杀人用人脑子练功,所以许多人吓得赶紧出门暂避风头。”

    季茶说:“魔教练功哪用得着挖人脑子,传这话的人非蠢即坏——没准是车夫船夫们想趁机抬高出门市价呢。”

    猎户们大道同意,附和说现在坐的小破船,平时去乌云城哪用得着一钱银子。舱外船家听见了,大喊爱坐不坐,不坐退钱滚下去。舱内众人嘿嘿一笑,不再提。季茶跟猎户们说,杀王远威的,有可能是之前声名鹊起的怪盗“采茶人”。山野猎户并不知道采茶人是谁,气得季茶想打人。

    到了晚上,众人陆续睡去,船家也抛下船锚,躺到舱里休息。季茶等其他人都睡了,才趴在竹篓上合上双眼,正睡意昏沉,意识模糊间,忽听到几道十分奇怪的声音——似是有人踏到了外面甲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