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0章 难分说
    洪辰冲进木房的时间只比陈图晚了两息,但一进去就看到陈图双刀脱手,被人拉臂摁肩地擒拿住,压在地上。

    制住陈图那人是个头发半黑半白的瘦削中年汉子,洪辰一见便不自觉地将刀握紧,已将其当成大敌——不仅是因为其轻松制住了足以匹敌江湖一流高手的陈图,更是从他一呼一吸间就察觉到了他与一般江湖高手间的差异。

    洪辰曾从季茶处学过,如何从各方面来判断一个人的武功,例如臂围粗大者一般膂力出色,行步趋走踵不接地者大抵轻功过人,指节突兀者必擅点穴功夫,虎口有茧者多习练刀剑兵刃……不过这些全是由外及外的判断,并不能瞧出一个人内功究竟如何。

    在接触过形形色色的高手后,洪辰逐渐养出了一种直觉——一个人是高手,其面相,神色,步履,呼吸等方面,必有不同之处,这些并无具体的判断标准,全靠印象感觉。真要说这些高手有多异于常人,也谈不上来,但一见面的感觉,就是与众不同。

    剑狂罗轻寒,刀帝刘世良,矮个子路仁,北海昆仑宗盖木欧瓦两长老……都属于能带给洪辰异常感的高手行列,眼前这名黑白头发汉子,亦是如此。

    一人——王非王或者是侯非侯——对着刚进来的洪辰举剑便刺,后面的陶路遥见状不由高喝:“小心!”

    但陶路遥喊话的时间毕竟还是太长了,那个“心”字还没出口时,洪辰便提刀轻轻一磕打掉了那人手中的长剑,并捎带着看清了他右眼旁边那颗米粒般的黑痣。

    王非王刚败,侯非侯又挥剑斩来,半息后又是一柄长剑被磕飞,直往一名碧海派弟子脑门射去。木房里人多拥挤,那碧海派弟子躲闪不开,旁边的凌波掣剑来挡也已不及,忽有“咔当”一声响动,长剑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弹偏出去,插到了木墙上。

    “年轻人,不告而访,很不礼貌。”

    一名头发花白的胖老汉自人群中站起,瞬间跃至洪辰面前,一抬足尖,将王非王被打落的剑挑至手中。

    洪辰从这胖老汉身上察觉到了和黑白头发中年汉子相似的感觉,再兼方才听到打偏长剑之物射出的声音正是自他刚刚所在的位置而起,便知这也是一名天下少有的顶尖高手,并不欲与之动武纠缠,道:“晚辈红茶,无意叨扰,只是担忧桃柳门与碧海派道友再起冲突,才一路跟来,还望贵派放了晚辈的朋友。”

    侯非侯从木墙上拔出了自己的剑,嚷道:“师叔,你让一下,我来对付他——刚刚是我出剑太匆忙,没拿稳,这次绝不会失误!”

    黑白头发的汉子开口便是猛喝:“剑都拿不稳,还敢丢人现眼?滚下去!”

    “师父,我……”

    侯非侯回头看了一眼黑白头发汉子,原本还想辩解两句,但眼见师父眼神满含凶煞,便咽了口吐沫,讪讪退下。

    陶路遥这时起身道:“王前辈,这两位是青州武林前一阵拥立出的盟主……在江湖上有些名望的,与其和他们大动干戈,不如礼宾相待。”

    黑白头发汉子顿时笑道:“青州武林如今竟如此没落,让两个娃娃来当盟主。”摁着陈图的劲道却一点没减:“小盟主,真有本事,你就挣出来。”

    陈图笑得比他还大声:“哈哈,你怕是不知道我那位兄弟有多厉害,他一出刀,保管你这老废物吓得屁滚尿流……”黑白头发汉子压得更用力了一些,痛得陈图一阵龇牙咧嘴,不再说话了。

    胖老汉仔细打量了几眼洪辰,的确感觉到丝异样,但看其年纪,甚至连十七八都不见得有,也未太在意:“这里不是你们随便来随便走的地方,先绑起来罢!”语落,便有几人抄起绳索,分别向着洪辰和陈图走去。

    “那便得罪了。”

    洪辰自不肯束手就擒,先往黑白头发汉子处冲去,先救下陈图再说。

    胖老汉横剑相拦,洪辰挥刀一格,那并未被灌注内力的精钢长剑直接崩成两截,黑白头发汉子登即喝道:“师兄,这小子内力只恐也到了第六重,别大意!”胖老汉再无一丝轻视之意,面色冷肃,握着断剑,再来截洪辰去路。

    砰咔!

    砰咔咔咔!

    短促时间内,两人的刀剑,便已碰撞数个来回。

    两名天下顶尖高手在如此狭小的地方交锋,迸射出的剑气刀气对于寻常武人来说已算是威胁,才只几个回合,便有数人的衣袍皮肤被割破,响起一阵“哎呦”痛呼。

    王非王,侯非侯等五阳派门人个个瞠目结舌,他们皆知胖老汉与黑白头发汉子放到天下武林皆会是尖顶尖的人物,却没想到外面来了这么个年轻人就能与他们抗衡了。倒是碧海派及桃柳门的人显得很淡定——他们早就见识过了洪辰与陈图的功夫,更知道这俩人从荒州青州一路抢掠到蛮州,三州武林莫能挡之,要是没这本事,才不正常。

    又是三五个回合,胖老汉只觉这年轻人不仅内功之深厚匪夷所思,刀法也玄乎的紧,心下更生惊疑。难道五阳派隐藏避世二十余载,终究躲不过迎来外敌的命运?

    就在这分神思量的刹那,胖老汉手中那半截精钢长剑略微少了一丝内力护持,便无法在消愁断刃下支撑,“霍”地一下又断碎成数截,唰唰唰地飞射到木墙上。

    眼见武功在派内首屈一指的胖老汉竟吃了大亏,黑白头发汉子迅速把陈图扔给了旁边另一人物控制,自己一弓腰,一翻身,便攥起了陈图那会儿掉落的双刀,与洪辰战在一起。

    其余人中,亦有几名内力浑厚,武功精深者掣出兵刃朝着洪辰袭来,为黑白头发汉子掩护作援,狭小的木房猝然被不知道多少道刀光和剑光给充斥盈满。

    洪辰自神仙山庄崖边一战以来,又一次受到顶尖高手与一流高手们的夹攻,甚至由于地形所限,情形比当时还更凶险。可洪辰也与那时有了极大的不同,一年多来,海阔山高,人随天行,刀刃藏锋,此刻一声轻喝,一记挥斩,自漆黑刀身上绽放的雪亮刀光,照得木屋中恍若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