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79章 北有狐
    短剑剑柄三寸,剑身一尺,通体遍布着紫黑色菱形暗纹,甚是古朴美丽,季茶一拿到手里就不想放下。然而铸剑到了此处,还只算完成了一半,尚需经历无数次锻打,才能拥有更完美的形状,更锋利的剑刃。但一通宵的劳累,已耗尽了苏良景全部精力,他摆摆手说:“等到了晚上再继续。”便摇晃着去卧房休息。

    一直守在旁边的季茶和洪辰也颇有困意,便带着短剑去耳房睡了。一直到下午响起敲门声才迷迷糊糊醒来,外边是秦大嫂的声音:“两位大侠,起来吃点东西罢!”二人正好感觉饿了,便去正屋里吃饭。

    桌上摆了许多菜肴,并无别人。秦大嫂用衣裳抹着刚盥洗过的手,说:“苏家伯伯婶婶晌午都吃过了,我想你们也快醒了,便做了点家乡菜给你们吃。不过苏大哥还是困,说要等晚上再起来,又继续去睡了。二位先吃饭罢。”

    季茶问:“你家小宝儿呢?”秦大嫂说:“被伯伯婶婶带出去玩啦,说顺便也托人打听一下我相公在哪儿。但我估计难找。”季茶说:“也不见得,天京虽然大,但同名同姓的人不见得就多。你报上你老公名字,他们去托些关系调查,没准很快就找到了。”

    秦大嫂叹了口气,说:“这样倒简单哩。只是我哪里知道我相公叫什么?”

    季茶惊讶:“你连你老公叫啥都不知道?”

    秦大嫂说:“并不是不知道,但他到了天京,一定改了名字。我老家那边穷苦人家讲究起名起贱,这样孩子好养活。我老公本名便叫陈三猫。”

    季茶“噗嗤”一声笑了,刚吃到嘴里的菜都喷了出来,道:“三猫?岂不是干什么事都三脚猫?我要是他,我也改名字。”

    秦大嫂道:“是啊,他到天京,是要做有头有脸人物的,哪里还肯叫原来名字?但我又不知道他改成什么名,便难找。”

    洪辰插了句嘴:“秦大嫂,你又叫什么名?”心中却在想,她老公叫三猫,她该不会叫二狗罢?

    秦大嫂说:“我家也是穷苦人嘞,但爹爹妈妈非要给我起个文雅点的名,说以后好嫁个好人家,便托村里的先生给我起了个好名叫‘红玉’。”

    季茶说:“红玉是种树,我名字也是种树,用树作名字,的确不错。”

    秦红玉做的这些菜,花样很多,每一种却十分简单,基本都是用两三种食材,加些调料再或炒或炸或炖,看上去卖相很不怎样,但季茶和洪辰都吃得十分惬意舒坦。菜式简单,花样甚少,因此也滋味浓郁,夹起一筷子挑到嘴里,嚼起来咽下去那叫一个爽快。

    什么醋溜白菜,老醋花生,木须肉,炖五花肉,油炸小黄鱼,油炸蘑菇……都很快被消灭了个干净。季茶揉着肚子,打着嗝儿说:“秦大嫂,我以后一定要去你家那边,尝尝傻狍子肉是什么味道。”

    “我家那里又冷又荒,哪里有什么好吃的。”秦红玉讲道,“但你若有机会去那儿,却可买些皮草。什么兔儿坎肩,羊绒袄,狐裘,狼帽,貂大衣,都是一等一的御寒穿戴。当初我老公便是在山里打野物拿去卖,攒下了不少银钱才来天京闯荡,临行前我还给他做了一件红狐围脖一件紫貂大衣哩。”

    这时外面忽有敲门声,秦红玉起身说:“是伯伯婶婶和小宝儿回来了?我去接他们。”季茶说:“等等。若是苏家二老回来,直接开门就是了,哪里用得着敲。”秦红玉说:“那我叫醒苏大哥?”季茶摇头,对洪辰道:“咱俩先去瞧瞧。”

    二人出了正屋,穿过院子,走到门口。季茶隔着门喊:“谁啊?”外面传来个女声:“苏大哥在吗?”季茶说:“我是问你谁啊?”女声道:“你又是谁?你不是苏家的人,你是小偷儿?”季茶乐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小偷儿?”女声又道:“小偷儿好哥哥,你快开开门,我在外面等半天啦,让我进去坐一会儿歇着。”

    季茶说:“你刚刚喊我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你再喊一遍。”

    女声便喊:“小偷儿好哥哥。”

    季茶又说:“一遍可不够,再喊三遍。”

    那女声还真就又喊了三遍:“小偷儿好哥哥,小偷儿好哥哥,小偷儿好哥哥。”

    季茶小声问洪辰:“想不想看这小妞儿长什么模样?”洪辰心想,我要说想,你肯定又要挖苦我两句,便摇头。季茶说:“你不想看,我偏要让你看看。”接着提高音量对门外道:“进来罢!”

    门被推开,紧接着走进来一个红衣白裙的女子,谈不上多美艳,但五官标致端正,头发又黑又长,嘴角挑着好看的弧度,每个男子第一眼都不会对她生出什么恶感。

    女子见门后有两个男人,问:“哪个是刚才的小偷儿好哥哥?刁难得人家好紧。”

    季茶一指洪辰:“是他。”洪辰不作声。女子却笑着说:“你别指人家啦,我听出来,你就是小偷儿好哥哥。”季茶说:“知道我是偷儿你还敢进来?不怕我把你也偷走咯?”女子依旧笑:“偷走就偷走,只怕哥哥不舍得对我做什么嘞。”

    “你来找苏良景做什么?”季茶问,“他现在不在家。”

    “苏大哥还没回来么?”女子蹙起眉,说,“唉,我见他家有生人在,以为他已经回来给人打造兵器了呢!”转而又道:“小偷儿好哥哥,你若是见了苏大哥,给他捎个口信,让他快点来找茵茵好不好?茵茵等他等得久了,可是会生气哦。”

    “好说好说。”

    季茶一口答应。

    “那就一言为定咯。”

    女子又恢复了笑容,向着季茶和洪辰各欠了个身,转身出门,上了一辆雕花纹兽的漂亮马车。

    季茶合上门,向着洪辰低低一喝:“这女的就是胡茵茵,果然是个狐狸精。以后你要是跟这种女的多说一句话,我就直接砍了她们的脑袋。”

    洪辰有些迷糊,想:刚刚那女子长得漂亮,说话温柔,连走路都是轻轻的,这种女子明明让人感觉很舒服,为什么要砍人家脑袋?但转念一思量:只怕这种女子也没那么好,听言语她就是胡茵茵,而苏大哥又很不想见她,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蹊跷。

    苏家门外,马车驶动。只是车里坐的不仅有胡茵茵,还有一个男子。胡茵茵一上车,就倚在男子肩上。男子生得高大英俊,服饰也十分贵气,这时揽住了胡茵茵的腰,问:“那苏良景怎还不回家?怕不是死在了外面罢!”

    胡茵茵娇声说:“诶,他哪里没回家?分明已经回来了。刚刚他家那俩人,身上都带着兵刃,明显是来找苏良景打造兵器的客人。若苏良景不在,他们早就离开了。现在苏良景是故意躲着我呐。”

    “那怎么办?”男子眉宇间,闪过些忧虑,“过不多久,今年的调动就要出来了,我若拿不出足够银两打通关系,恐怕下次晋升,还要等上五年甚至更久。这五年里,又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危险。”

    “没关系,这苏良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几天。”胡茵茵伸出纤纤手指,轻轻挠了下男子的下巴,“我手里可拿着他万分紧要的东西,如果他依旧躲着不见我,我便先告诉他父母一些事情,保管他忍不住来找我。到时候,你的金子银子和官位就都有啦!”

    男子只觉心头一阵暖流淌过,禁不住道:“茵茵,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双手转而捧起她的脸,闭起眼睛,对着那丰润嘴唇深深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