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城市森森 > 第3章询问
    牧师住的这幢别墅是教会提供的,离市中心有点远,黄小勃目送牧师进去了,才开车往市内走。

    他住在城市的另一面,一个旧式的半封闭小区里,出于职业特点,他不喜欢新式小区那种全封闭的生活方式。

    开着车,在大街上慢慢的走着,听着轻音乐,他的情绪因上午的低级错误变得不好,看着两旁花花绿绿的灯,心里在想着弥补的办法。

    车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他忽然从反光镜里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身影,心里一动,把车靠向路边,放下车窗往后面看过去,只见那个使他犯下低级错误的女人正独自顺着大街走过来。

    他轻笑了一下,又想起她的皮肤来,看着她一点点走近,向她吹了声口哨。

    口哨声让这女人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把手里的皮包挡在胸前看着他,目光中有着那么多的戒备和一丝慌乱。

    黄小勃做出微笑的表情对她说:“你好,这么好兴致?晚上一个人逛街?”

    那女人没回答他,借着路灯的光线仔细的看着他,他一笑,回手打开车内的棚灯,把脸伸到灯光下面,说:“看清了吗?像不像好人?”

    那女人被他逗得轻轻一笑,他也笑,说:“请你坐我的车,怎么样?”女人摇摇头。

    黄小勃举起一张卡片,说:“我把身份证给你看看,放心了吧?我一个人走夜路好怕,请你送送我吧,好吗?”

    那女人想了想,走过了上了车,他升起车窗,向这个女人笑了一下,她在车棚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好看。

    女人向他一伸手,说:“拿来。”

    声音细而柔软,让他心里一荡,反问她:“什么?”

    女人指着他手里的卡片说:“身份证。”

    他一笑,把卡片递了过去,那是都市大厦的停车卡片。

    女人发现上当,表神却很镇定,问他:“骗子,你也在都市大厦泊车?”

    他反问:“你也是吗?我们是邻居?”

    女人把卡片扔给他,没回答,说:“开车,我送你回家。”

    黄小勃笑着起动车,慢慢的向前开,问她:“往哪开?”

    女人叹了口气,靠在座位上,想了想说:“立林路126号。”那是接近城边的地方。

    车开向立林路,在一个转弯处,一台ATM机在夜色中闪亮着晶莹的蓝色,黄小勃把车子停了下来,那女人一惊,问他:“干什么?”

    黄小勃指了指ATM机,又指了指口袋,那女人带着几丝疑问,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走下车,拿出一张卡片,站在侧面插到ATM机里,输了密码,他不想让ATM机的摄像头录下他的脸。

    在等待操作的时间,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车里的她,她正小心的看着他,两只手扶在车门上,保持着随时打开车门冲下来的姿势。

    晶蓝的屏幕上显示出他的帐户里又多了三千万,这是王爷的身价,他所做过的事中,这是最大的一笔。

    他换了张卡片取了二千块钱出来,装进皮夹里,取了卡片,回到车上,把皮夹给女人看了看,笑了一下,开动车子驶向她的家。

    第二天一早,他坐在窗前抽着烟,他这一夜也没有睡觉,这是从来也没发生过的情况,他稍微有一些慌乱。

    想了一会儿,把烟头掐在烟灰缸里,他起身穿上衣服,穿衣服的时候,他始终通过一架装在窗前的望远镜看着对面。

    那是他表面的家,但是他从来没在那里住过,在屋子里他做了十几个记号,每天早晨他都要核对一遍。

    取了另外一辆车,在脸上装了一颗痣,戴上一副近视眼镜,他来到银行,把那个帐户里的钱取出来一百万。

    然后他在上唇上粘了一道很浓重的胡须,到另一家银行把钱存了进去,再取下眼镜装上络腮胡子到第三家银行取了一百二十万,返回最开始的这家银行存上。

    这三家银行座落在这个城市的三个角落。

    他每个星期都要这么做一次,让每个帐户里都不停的有大笔的资金流动,这样,就不会有人通过银行怀疑到他的钱的来历,当然,每个帐户都是用的假身份,他有十几张绝对查不出真假的身份证。

    然后他取下假痣和眼镜,回去停了车,从停车场的侧门出来步行了五千米,在一家私人停车场里取出了平日开的这辆车来到都市大厦。

    时间刚好是上午十点,一般公司开门的时间。

    ……

    整个大厦沉浸在一种紧张的气氛中,保安比平时多了三倍,虽然每个脸上都保持着笑容,但是黄小勃还是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紧张。

    他来到四十楼时候,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安,吸了两口气让自己稳定下来,慢慢的走到40112房间门口,刚要开门,一个保安快步走了过来,向他鞠了一个躬说:“对不起先生,打扰您一下,有几位警察想见见您,可以吗?”他知道说不可以也是没用,反而招来怀疑,一边开了门,一边说:“发生什么事了吗?可以,请他们到这来好吗?我头有点疼,不想走动。”那个保安说:“谢谢,我去请,请您包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笑着点点头,进了房间,把门敞着。

    刚打开电脑,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从声音他能听出至少有五个人。

    保安带着五个便衣来到门外,在敞开的门上敲了敲,他站起来,大声说:“请进。”

    五个便衣进了屋,随手关了门,把那个保安关在了门外。

    一个人走到他的对面,笑着说:“对不起,打扰了。”

    他一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自己坐了下来,问:“我有什么能帮上你们的吗?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眼睛看着那四个人,其中一个在仔细的看这个房间里的通风口。

    “没什么?没看报纸吗?”坐着的警察笑着问他,从这个警察的眼睛中他看到一丝狡诈。

    “没有。”他摇摇头说:“昨天晚上一个朋友生日,喝的太多了,现在头还在疼,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