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城市森森 > 第11章 再见,朋友
    黄小勃把手里的东西奋力向医生掷过去,推开桌子,拼命的逃跑。

    医生的声音在后面传来,越来越近。

    他的双腿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怎么也使不出力气来,迈不开,他感到力量在一点一点消失,医生的声音越来越近。

    他感到有东西顶到了背上,他伸手在身上找武器,可是除了蛆虫什么也没有。

    突然眼前一道亮光射进眼睛里,一个人俯身过来到他的面前问:“你醒了?可吓死我了,你睡了一天一夜了。”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张眼看着屋里,是熟悉的,再看这个人,是吴雪燕,正焦急的看着他。

    她手里拿着条毛巾,看样是给自己擦汗用的,能感觉到全身上下已经被汗湿透了,衣服粘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受伤的腿还是麻木的,并不疼痛。

    吴雪燕到他脸上亲了一下,她的嘴唇是温暖的,问:“饿吗?我拿粥给你吃。”

    他感到肚子里的饥饿,但是他不想吃东西,摇了摇头,他只想吐,那些蛆虫好像还含在嘴里,让他一阵阵的恶心。

    他在被子里碰了碰身上,穿的是睡衣,他极力的回忆着,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头还有些痛。

    吴雪燕关心的问他:“腿还痛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能把车开到墙上,真是的。”

    “我…撞了车?撞到了墙上?”他问,声音很沙哑,好像不是自己声音。

    吴雪燕点了点头,为他擦了擦汗,说:“医生来看过你了,说腿断了,要养一阵子,叫你不要乱动,你可要听话。”

    顽皮的冲他一笑,说:“你要是跛了,我可不要你了。”

    黄小勃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头疼的要炸开了一样:“医生来过?我腿断了?

    我…我是做梦吗?我怎么回来的?我的东西,我身上的东西呢?车,车在哪?”

    他在问吴雪燕,也在问自己。

    吴雪燕笑了一下,说:“你呀,喝多了酒,在市中路上把车开到了墙上,然后警察把你送到了医生的医院。

    医生和经理两个把你送回来的,回来你就一直这么睡着,我觉得你一直在做恶梦,你梦到什么了,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我都看得怕了,一夜也不敢关灯。”

    他看着吴雪燕,手在被子里掐了自己一下,感觉有点疼,不是梦。

    吴雪燕接着说:“你身上的衣服我都扔了,都被血湿透了,穿不得了,车没大事,经理开去修了,下午就能取回来吧?

    不太清楚,他说好了给你送回来。”

    他闭上眼睛想了半天,这辆车里有两个暗厢,但只要不是把车子拆散了,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暗厢里有两把枪,一些子弹刀具,两套衣服,还有一把拆开了的狙击步枪。

    自己的大部分秘密在另一辆车上,想到这里心里稍微安下了一些。

    但是他还是想不明白,难道医生的追杀是自己失血过多产生的幻觉吗?

    自己身上带的枪到哪去了,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装好了子弹再放在身上的,还有那把新式军刀,自己用它杀死了假律师,这绝不会错。

    “我的裤子放在哪儿?”他望着天花板说。

    吴雪燕对他的这个问题愣了一下,放下毛巾,到卫生间去把他的裤子拿了过来给他看:”在这,看到了?你的宝贝?不就是一把小刀吗,挺好看的,以前真没注意到。“

    吴雪燕把军刀拔出来,反复的看了看,眼中有种喜爱。

    黄小勃看着吴雪燕摆弄着那把军刀,心里又踏实了不少。

    他的眼睛停在吴雪燕拿着军刀的手上,纤长的手指,皮肤又白又嫩,他伸出手去,到她手上摸了摸,是真实的感觉。

    “把电话拿给我。”

    吴雪燕把军刀插回鞘里,过去把他的电话拿了过来。

    黄小勃接过电话,想了想,现在电话里应该是和组织联系时才用的号,如果没记错,私人的那个号已经被自己丢掉了。

    “你的,也借我一下。”他又说。

    吴雪燕把自己的电话递给他,他拿着两个电话,用自己的向吴雪燕的电话里打了一遍,吴雪燕的电话一阵震动,显示出他的电话号。

    不是组织里的,是平时和医生几个人用的号,这个号卡,他记得是放在皮夹的夹层里的。

    那个在晕迷、或昏睡过去之前用的那个号呢?

    他闭着眼睛想着,没有印象,一点也没有。

    “我的皮夹在吗?”

    吴雪燕去把他的皮夹拿过来递给他问:“今天你怎么这么怪?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勃哥,有事可别瞒我,咱们是一家人。”

    吴雪燕坐下来,握着他的一只手,看着他说,他笑了一下,点点头,觉得脖子硬硬的,很不舒服。

    放下电话打开皮夹,夹层里面是空的,那个号卡不见了。

    他给经理打了个电话,经理很高兴:“天,你醒过来了?昨天把我和医生差点没吓死过去。

    喂,牧师去了吗?他听说你撞了车,急的不得了,把唱经都停了,改成为你祈祷。”

    黄小勃笑了一下,牧师的性格他很了解,说不定真的会这么干,估计又要有哪个神父要被气疯了。

    “我的车在你那?”他问。

    “啊,是,正修着呢,不重,只是前面灯碎了,破了点漆,下午就可以取回去了,我给你送过去。

    你腿怎么样了?好好养几天吧,你得二个月才能开车。”经理的声音总是充满了激情和活力。

    黄小勃拿着电话点了点头,把电话挂了,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吴雪燕歪着头看着他,忽然问:“你,点点头就挂机,是说你听懂了吗?”

    黄小勃又点点头,吴雪燕笑了,问:“可是,他能看见吗?他会以为你突然挂机。”

    黄小勃轻笑了一下,没说话,他和朋友之间的默契,又怎么说得清。

    朋友,他想到这个词的时候,心里忽然一痛,隐约中一个离自己很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杀你,再见,朋友。”

    “再见,朋友…”他低声嘟囊了一句。

    这句话是梦里说的吗?那是梦吗?他的头又疼起来,腿还是木的,越来越沉重,坠得他的浑身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