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大国重坦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堵门
    “这招待所,还真豪华。”等到从厕所里面出来,王二柱第一次用过了冲水马桶,想想厂子里还在用最普通的那种公厕,甚至以前他在草原上放羊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随便找个地方就能解决。

    这地方,真是不错啊!要不是振华哥,自己估计永远都没有机会来见识这里啊。

    “等到咱们出国了,住的也是这种地方,所以,先适应适应。”秦振华说道:“今天都这么晚了,大家还是休息吧,不要客气,马厂长那张大床,就能睡三个人,这沙发上,再睡一个。”

    天黑之后,马盼山还是回去了,毕竟还是家里更舒服一些,所以,整个房间,就归属他们几个人所有了。

    “振华哥,那个,我真的也能出国?这个,会不会厂里有闲话啊?”虽然王二柱平时神经大条,感情并不细腻,但是也是清楚的,以他的身份来说,不合适啊。

    “你可是咱们考试的第一名,凭啥不行?”秦振华说道:“等到咱们这份汇报递交上去,上级也会刮目相看的。”

    王二柱放下了心理包袱,然后再看看里面的大床,睡床上?那么干净整洁,咱们身上都很脏,给人家弄脏了怎么办?

    “睡吧,休息休息,明天咱们接着干。”秦振华说着,首先爬上了沙发,很快就打起来了呼噜。

    大伙儿平时拿着工具修坦克,那是一把好手,干多少活儿都不觉得累。但是要说像是现在这样,搞一天的创作,就实在是太劳累了,几个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一觉,那叫一个舒服。

    第二天,外面刮起来了大风,呜呜作响。

    草原上的气温,已经开始降下来了,毕竟,秋天已经来到了,这个时候还算是比较好的,草原上最难熬的是冬天,一旦下了大雪,相当的不方便了。

    在冷风之中,一个头上裹着头巾的女人,出现在了招待所的外面,她鬼鬼祟祟的样子,在四周转悠了好几圈,然后,终于下定决心,迈步向里面走。

    “喂,喂,你,你是谁,来干什么?”张凤英此时正坐在门口的位置嗑瓜子,看到这样一个人进来,绝对不像是来住招待所的,立刻就尖着嗓子喊起来。

    “英子啊,是我。”看到了张凤英,来人扯下了头巾,露出了一张脸来,风大,吹的脸都要起皮了,所以这头巾就把脸都给围住了,现在,看到了张凤英,来人立刻自报家门了。

    “刘婶啊。”张凤英的脸上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心中却是感觉到不妙,问道:“你来干什么?”

    “来找王二柱。”刘婶说道:“英子啊,这件事可是你的不对了,你明明知道他们在这里,却不肯告诉婶子,婶子这几天,一肚子的委屈啊。”

    说完,刘婶的眼睛里,居然还真的挤出来了眼泪:“那个王二柱,本来是我们家老刘的徒弟啊,这工厂里,哪里有这种道理的,两个徒弟,都有出国的资格,我们家老刘,反倒没有了,这上哪里说理去啊,我就是要见见王二柱,问一问他,怎么当这个徒弟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话里藏针:“今天,我可是有备而来的,谁拦我,我就和他拼命。”

    “婶子啊,这里可是招待所,是招待大人物的地方,和咱们家属院可不一样。”张凤英什么阵仗没见过?一句话就能把她给堵回去:“要真是出了什么事,看,我这里有一部电话,可以直接打给派出所,到时候,连厂里的保卫科都不好过问,直接就进局子里了。”

    作为一个招待所,当然是有电话的,这电话,甚至还能拨通长途,打到首都去呢,这里偶尔会住大人物,随时都要和首都联系才行的。

    刘婶顿时就是脸色一变,哼,想咋呼我?用软的还是硬的?

    软的话,继续哭,硬的话,大不了和这个张凤英打一场,别人怕她,老娘我可不怕她,但是,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脚步声,当刘婶扭头望过去的时候,顿时就是一喜。

    果然是冤家路窄。

    此时,王二柱的手里,正拎着两个暖水瓶,打算去开水房打水的。

    实际上,在招待所里,这种事情当然是由招待所的服务员来干的,但是,他们毕竟是蹭了马盼山的面子,才住到这里的,还能吃上领导炤,已经很不错了,打水这种小事,当然不能再麻烦服务员了,所以,王二柱就一个人拎着暖水瓶下来了。

    结果,真好和这个刘婶对上了。

    “王二柱,你给我站住!”看到王二柱之后,刘婶立刻就脸上一喜,这下,连张凤英也没办法遮掩了,甚至张凤英刚刚反应过来,怔了怔,刘婶已经如同母老虎一般,向着王二柱扑过去了。

    哪怕就算是王二柱再迟钝,也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个刘婶,绝对是上来找麻烦的,他们跑来这里躲着搞设计,其实也是躲避这样的情况的,谁能想到,对方居然就这样冲过来了!

    王二柱一扭头,就向楼上跑去,只要跑进房间,关上门就行,她还能把门劈开了不成?

    王二柱虽然反应已经很快了,但是没有想到,在巨大利益的刺激下,刘婶居然爆发出来了惊人的力量,小脚噔噔噔地踩着楼梯,跑的居然比王二柱还要快!

    王二柱也是因为手里拎着暖水瓶,生怕把暖水瓶给弄炸了,不敢跑的太快,就这样,跑上了三楼,在楼梯的转角处,刘婶一只手就已经伸了过来,抓向了王二柱。

    “哎吆。”王二柱不由得喊了一声,刘婶的手抓上了王二柱的胳膊,但是没抓紧,却已经在王二柱的胳膊上,留下了几条血痕,把女人街头打架的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

    “振华哥,振华哥!有状况!”王二柱还真没有处理过这种情况的经验,现在,他的脑袋都开始变得空空荡荡的了,只期待秦振华赶紧出来给他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