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恶少的日常 > 第一章 落水
    李如松忽然在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

    冰凉的河水,窒息的感觉,死亡的威胁,还有一双拼命把自己拖向深处的手臂。

    他感觉到生命一点一点的逝去。

    我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在这?

    难道这里就是黄泉地府吗?

    没人回答李如松,周边只有冰凉的河水,就像死神一般不断的吞噬李如松的生机。

    做梦吗?

    李如松有些迷惑。

    他明明已经死了。

    死于一场车祸。

    一辆飞驰而过的大卡车碾过他的身躯。

    那种剧烈的撞击感和窒息的疼痛令他终身难忘。

    他甚至看到了悲痛欲绝的家人和摇头叹气的急救医生。

    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他已经没救了。

    但是眼前窒息的感觉和冰凉的水意让他感到自己还活着。

    那双拼命拖着自己的手也让他感觉到了阔别已久的温度。

    这种感觉是真实的,触手可及的。

    至少让他感觉到自己并没死。

    死人是不可能窒息的。

    死人也不会感觉到水的冰凉。

    死人更不会有人谋害。

    他还活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真的还活着。

    我不能死!

    李如松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念头。

    他的人生才过了三十年。

    他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事情。

    他还很年轻。

    如果就这么死了,他真的很不甘心。

    他要活着!

    无论是不是做梦,他都不能放弃。

    可惜那双手十分的有力,一点一点的拖着他往深处游去。

    李如松身体无力,胸中的氧气日渐消耗,头脑也渐渐的昏沉。

    结束了吗?

    他茫然看着头顶上那股亮芒,那是水面上的灯光。

    只要他能够再上潜两米,就能得救。

    但那双手臂实在是太有力了,李如松离水面越来越远,也离希望越来越远。

    这或许又是一场梦吧。

    李如松自嘲。

    一个死了的人,居然还有这种感觉。

    莫非老天爷嫌他死的不够彻底,再让他体验一下被淹死的感觉?

    就在李如松即将放弃的时候,拖着的他下潜的双臂猛的一松,四肢立即自由了。

    啊!

    李如松狂喜。

    拼命的挥动四肢,向那个亮点游去。

    一颗死了的心再次发出咚咚的强劲的心跳。

    求生的本能给予了李如松强大的力量,他挣扎着浮向了水面。

    “救命,有人要杀我!”

    李如松拼命喊出这么一句,接着又昏迷了过去,缓缓的沉入水中。

    但是他的一声呼喊,惊动了周边的人。

    “救人,快救人啊,有人落水了。”

    有人惊慌失措的喊道。

    扑通扑通,有人跳进了河水,手忙脚乱的救起了昏迷不醒的李如松。

    接着有船驶了过来,船上的人乱作一团。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人放到了地上,几名年长的梢公施手搭救。

    他们常年在水上跑生活,对溺水施救有经验。

    周边围了一圈人,指指点点。

    “吴波哪去了,这李家少爷不是坐他的船吗?”

    有人认出了出事的画舫,梢公就是吴波。吴波可是秦淮河上经验丰富的梢公,人也算年轻力壮。

    “吴波也落水了,看样子他是为了救人跳下去的。李家少爷救上来了,可是他却不见了踪影。”

    有目击者说道。

    可惜了!

    众人沉默了一阵,在河里不见了踪影,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这不是恶少李如松吗,他怎么就落水了呢?”

    似乎有人认出了李如松的身份。

    “啊,真的是李如松!”

    几名围观者随声附和,印证了前者的猜测。

    “能救过来也是侥幸,毕竟这秦淮河里的淹死鬼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人一个。”

    有人侥幸的说道。

    “这个恶少还不如死了,活着也是糟践东西,可惜了吴波一家老小。”

    有人忿忿地说道。

    貌似李如松人缘不太好。

    “嘘,小声点,这位爷可不简单,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有人提醒了一句。

    这李如松可是金陵城的恶少,飞扬跋扈无恶不作,周边百姓也深受其害。

    他若是死了,整个金陵城的百姓都会放鞭炮庆祝。

    不少人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要不要把这厮再丢进秦淮河?

    也算是帮金陵百姓除掉一大祸害?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都没有动手。

    毕竟杀人的事情他们还是不敢的。

    就在这时,一伙衣着光鲜的人冲了过来。

    李家的人终于到场了。

    他们也是刚刚接到消息,少爷落水了。

    少爷,少爷!

    一名管家模样的人歇歇斯底的喊了几句。

    李如松忽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滩水。

    好了,好了!

    几名梢公这才站了起来。

    把积水吐出了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都死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找大夫?少爷出了事情,老子把了你们的皮。”

    管家一跺脚,指挥家奴架着李如松离开了。

    ……

    不远处的水面上忽然冒出了一个人头。

    一个人头在黝黑的水面上并不显眼。

    看着李如松被救下,那人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缓缓的潜入了水中消失不见。

    过不多时,岸边多了一个昏迷的男子,手臂异常的粗壮。

    ……

    不远处闪过几道黑影,为首的一人身材健硕,虽然黑巾蒙面,但是目光犹如鹰隼一般犀利。

    “首领,那个梢公很可疑,似乎想要干掉目标。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水下埋伏了一个高手,救了目标。那个人很警觉,我们的人差点就被发现了。”

    一名湿漉漉的黑影出现在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的眉心拧了起来。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一个要杀人,一个要救人,看来目标的身后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在博弈。

    这让黑衣人有些惊奇。

    “有点意思……看来对这家伙感兴趣的也不是我们一家。”

    黑衣人自言自语了几句,双目闪过一道寒光。

    “首领,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那名手下在下颌做了一个切割的手势。

    他们奉命盯着目标已经很久了。

    如今有两股力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对目标动手动脚,这让他们很是不爽。

    不必了……

    黑衣人冷冷一笑:“本座倒是想看看背后是谁在浑水摸鱼?”

    这……

    那名手下迟疑了一下:“我们要不要保护一下目标?万一混乱中伤了他的性命怎么办?”

    他们盯着目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目的没达成之前是不会让他死去了。

    呵呵!

    黑衣人忽然发出了一种类似夜宵的笑声,在空旷的树林中有些让人惊悚。

    “乱了才好,把水搅浑了,底下的大鱼才能浮出水面。本座正愁如何打开局面呢?传我命令,原地潜伏,密切监视目标,不要轻举妄动。”

    是!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

    散!

    黑衣人忽然右手一挥,一帮人立即散开,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