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从未见过如此稳健之人 > 第二章嘿嘿嘿嘿
    她突然觉得,父亲这次突然就把自己接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不禁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父亲。

    看着父亲那忐忑心虚的表情,她心中更加笃定自己的想法,脸上的表情多了些异样。没缘由的,她脑补出很多很多奇奇怪怪的画面。

    秦无殇其实是被女儿怀疑的眼神看得不自在,他以为女儿有什么不满,急忙神色严厉而又故作残忍道:“这混账刚刚吓着我的宝贝女儿,我不会轻饶了他,这一次,为父就要当着众人的面,残忍的揭开真相,让他直面残酷事实与惨淡人生,走吧,去见一见他。”

    秦慕兮神色没有一点点波动,内心里却咯噔一声。

    “然后,将他驱逐出门?”

    秦无殇试探性的说。

    然而,秦慕兮依然没搭腔,思绪已飘远。

    “父亲为什么要当众揭露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说出来的真相,真正的想法莫不是想告诉其他人他不是我的亲哥?

    嘶,其心昭然若揭……

    呜呜,我肯定被这糟老头子给骗了!

    我一定不是他的亲女儿,那个臭哥哥肯定才是他的亲儿子。

    我,秦慕兮,一定是这糟老头子为他亲儿子养在外面的童养媳!”

    她仿佛看到了自己被强制穿上嫁衣,送进婚房……

    秦慕兮微微惊恐,打了个寒战。

    “不知道我这时候逃走是不是来得及?”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脚踏重剑的老头子,顿时一阵无力。

    要不,还是先见一见这臭哥哥再

    那位素未谋面的哥哥从小被父亲带在身边亲自培养,刚刚还指挥那么多战士整齐劈出那么恐怖的一刀……

    他或许是一个能征善战,英武不凡的大英雄?

    秦慕兮心中如此想着,竟然有种小期待。

    不待秦慕兮说什么,边上突然出现阴测测的笑声让他们一惊。

    这声音立刻将父女两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个铁甲战士悄然无息出现在他们不远处,他们甚至没有捕捉到他瞬息而来的残影。

    想想确实有点可怕。

    这个铁甲战士几乎将自己武装到牙齿,头盔都只露出两颗眼珠子,犹如将自己套在了一个龟壳里面,看起来有点搞笑。

    铁甲战士嚯嚯大笑起来,不过好像戴着的头盔太过于厚重,发出的声音有点沉闷,又太过于密闭,让他笑起来有点喘不过气。

    男子一把甩掉了脑袋上的铁套套,露出了他的那颗光亮的头。

    光亮是相对的,实际上,上面还是有些毛发的,但与人人都有一头飘逸的头发相比,他这样的装束,简直是特立独行。

    而那张脸,也千呼万唤始出来。

    这脸,比年轻时候的古天乐还要平平无奇,长得很是清秀,脸上布满了犹如盛开的菊花一般的笑容。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秦慕兮微微一愣,随即眸光一亮。

    “这就是……哥哥?”

    她小脸微红。

    饶是他笑得毫无形象可言,但这足以堪称为清秀的颜值,汇聚成了该死的魅力,秦慕兮小脸微红,有点不敢多看。

    下一秒,她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那张前一秒还笑容灿烂如菊花绽放,下一瞬间又徒增悲伤,他一脸难以置信,并且从眼睛里面掉出了几滴眼泪。

    就像是心碎了,绝望了,人生再无意义了。

    “什么,我竟然要被逐出家门?真是晴天霹雳啊!”

    听着这悲伤欲绝的话,秦慕兮眼眶都溢出了泪水,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复杂的表情。

    他不会受到刺激,疯了吧?

    她关心的同时,还不满的瞥向边上的老头子,觉得他太残忍了。

    然而秦无殇看到这一幕,没有半点愧疚,甚至有点想揍人。

    这狗曰的怕是都要忍不住笑出声了吧,还敢在老子面前装?

    “果然不是亲生的啊,从你给我取名秦授那时起,我就有预感你要算计我,我就说嘛,像我这般平平无奇的人,就该无忧无虑,不学无术的废物纨绔,你竟说我将来得当城主,呵。”

    这声嘶力竭的控诉……

    让秦无殇眉头一阵跳动,情绪也逐渐开始失控!

    授,上天所授之意。

    老子是把他当成上天赐予的自己的宝贝!

    遥想当年,老子可是绞尽脑汁,抓秃了头,想了几天才想到了这么一个意境高远,寓意深刻的名字。

    这名字一出,通天城中谁人不惊为天人,谁不称赞老子取名有水平?谁知道这没良心的小子不识货,竟然还说老子算计他。

    草,气死老子了!

    他如果看得到自己的脸,就知道原本就黑的脸肯定更黑了。

    那蒲扇一般大的巴掌差点就控制不住往某张很欠的脸上招呼。

    实际上,秦无殇气得想揍人的同时还有点惊。

    秦授竟然能够听到他在设置了三重隔音阵中说的话,他实在想不通这实力低微的小菜鸟是如何听到他说的这些话的?

    不过他随即想到这臭小子虽然实力低微,但总是能搞出些奇奇怪怪功能的东西,他就懒得去追问他如何做到的了。

    “老爹你刚才可是说了要将我逐我出家门的,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当着你亲女儿的面,你是城主,就要一言九鼎,你是个男人,就该言出必行,你应该做好表率,嘿嘿。”

    秦授吃定了秦无殇,像翻身农奴,很想把歌唱。

    正所谓知子莫若父,秦无殇当然知道自己这义子听到这个消息为什么这么开心,真要将秦授驱出家门,这臭小子还真是巴不得。

    这逆子,胸无大志,根本不想当什么少城主,也不想背负保护通天城这般神圣且重大的责任,甚至他还不想用秦无殇为他取的名。

    秦无殇越想越气愤,越想越觉得不能让这洋洋得意的臭小子得逞。

    嘴角一扯,露出一丝邪意的弧度,不屑的瞥了秦授一眼,“嘿嘿嘿嘿?我嘿你大爷,老子只是和你妹妹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是吧?

    还和老子扯什么一言九鼎,老子不言出必行又怎么样,你以为老子不是男人就不是了?老子是你爹!

    不过你果然是个逆子,你是想在老子面前搞笑,笑死老子好快些继承老子的城池,何必这么麻烦,老子今天就让你当城主……”

    秦授面容一僵,震惊的看了一眼老爹,被他的无耻嘴脸给惊到了,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反应过来,道了一声,“打扰了,告辞。”

    转身就走,没挥衣袖,却仿佛带走了一大片云彩。

    若不是他带走了云彩,为什么这一片天空会在秦慕兮那动人心魄的笑容之下显得黯然失色,天地也失去了几分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