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从未见过如此稳健之人 > 第四章落荒而逃
    随即秦授又陷入了沉思。

    神色还很严峻,眉头不断皱起。

    倒不是还在纠结,也不是在考虑选择当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这些年来,老头都把这小丫头藏得严严实实,连我都只是知道她的存在而从来没能见上一面,这一次却带将她回,看样子他的情况不容乐观,看样子我也该行动起来了,死,哪有那么容易。”

    他心中如此想着,嘴角勾起一丝细微的弧度。

    “这小丫头如此美丽,活脱脱一个红颜祸水,留在身边,一定麻烦不断,本少才不允许你给本少留下一个拖油瓶呢。”

    不经意又瞥向秦慕兮,又一次对她惊世美颜震撼。

    “嗯?她真不是妖族派来魅惑我人族的妖孽?

    就算是妖族,也估计没有这么诱人犯罪的美人吧?

    为什么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必须得再检查一遍她身体是不是藏着什么脏东西!”

    他再一次动手,对她做了一次全面检查。

    然而他内心随着她的气息紊乱而导致的身体起伏变得更加躁动。

    “我稳如老狗的心脏竟然会怦怦乱跳,这不科学!

    就算不是妖女,会不会是魔女?”

    他又一次伸出了爪子。之前用的是检测妖族的手法,这一次他换了一套检测魔族的手法。

    他发誓,绝不是故意上下其手占便宜,他只是不放心……

    随后,他又换了检测鬼魅的手法。

    最终,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次非常细致的检查。

    “看样子,她确实没有问题。”

    秦授神色终于放松下来,只是这时候,他才发现她的嘴唇已经青紫,肩膀肿了,衣服遮挡住的某些看不见的地方可能也已经红肿。

    他后知后觉,担心会不会造成什么误会。

    这,好像有点不妙……

    “这小丫头醒来后不得翻天了?要是将这一切告知老爹,我特么一定会被吊打三天三夜吧,得为她祛伤。”

    他拿出雪莲祛瘀膏,抹在她的嘴唇,刚祛除掉她嘴唇的淤青,正准备再次将刚给她穿上的衣裳扒开,却发现她有醒来的迹象。

    “糟了,雪莲祛瘀膏有清神醒脑的作用,我怎么就给忘了呢?”

    秦授差点被自己给蠢哭了。

    他想再将她弄晕,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她已经睁开眼,并且还发现一个男人正欲对她行不轨之事。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当看清秦授的面容后,她惊恐稍减,但随即想到了什么,再次陷入了惊恐中,并且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不对,他可能不是在脱我衣,也或许是在给我穿衣?

    他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嘴有点酸痛,不仅仅是嘴,从头到脚无处不酸痛。

    我难道已经被这秦授哥哥给祸祸了?”

    她眸光委屈的溢出了雾气,哇的一声就哭了。

    秦授慌了,十分惊恐。

    她醒了!

    瞒不住了,即将东窗事发。

    “无论怎么解释,肯定会被老爹打个半死,此地不宜久留,刚好要出门一段时间,不如现在就离家出走吧?只要赶在老爹没有嗝屁之前赶回来,那时气也该消了。”

    行囊都都来不及收拾了,他从床榻上站起来就风驰电掣往外走。

    无声无息的潜出了少城主府,外面的守卫都没有发现风吹草动。

    秦授不敢有任何停留,一路疾风带闪电,来到了西城门。

    他想要出城,肯定是瞒不过城门守卫将领的。

    但他是少城主,不会像其他人那般会被盘查,城门守未虽然觉得他这时候出城有点不妥,但不敢拦,也不敢问。

    很快,秦无殇被秦慕兮嚎哭引来。

    他看到女儿哭唧唧的凄惨样儿,差点当场晕厥。

    少城主府的守卫们甚至后一步赶来,见到这一幕面面相觑。

    “宝贝女儿,你怎么了?”

    “呜呜哇,禽兽哥哥欺负我。”

    “你感觉怎么样?”

    “嘴疼,全身都疼。”

    嘴疼?

    全身都疼?

    秦无殇微愣,随即险些晕厥。

    而那些守卫们,此时则目瞪口呆。

    少城主府侍卫少卿柳白是个机灵人,他知道少城主闯下了弥天大祸,他们无意之中知道了城主府的家丑,恐有杀身之祸。

    他急忙给其他人使眼色,正准备无声无息退去。

    “站住!”

    秦无殇目露杀气,盯着所有侍卫。

    侍卫们差点吓尿。

    秦无殇愣愣的看着他们足足好几秒,才收敛了杀气。

    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秦无殇也无法做到将这些家臣灭口。

    “都特么跑什么,此次本城主带回女儿,就是准备让他与那个孽障完婚,只是在他们完婚之前,我不想听到任何风言风语。”

    众侍卫松了一口气。

    “喏!”

    只是秦无殇的目光扫向女儿,杀气又上来了。

    “给老子将大刀抬出来!”

    “城主大人,息怒啊,少城主恐怕有什么苦衷。”

    柳白等人闻言,大惊失色,急忙劝阻。

    秦无殇黑着脸看着柳白,“哦,他有什么苦衷?”

    众侍卫顿时语塞。

    想到城主大人砍死少城主的可能性不大,就不再担心了。

    柳白不待城主大人说话,立即就对身边的几个侍卫说:“还愣着干什么,与我一起去抬大刀啊!”

    于是,这一天,城中百姓,有许多人都看到城主大人手提四十米的大刀,从少城主府中杀气腾腾追了出去。

    秦授出城之后,并没有落荒而逃,稍微停留了少许,转身,看向了这古朴高阔的城墙,双手快速捏动手诀。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幕幕光墙,足足有十道并不重叠的光墙交错。

    “大阵没什么问题,妖族就算出动十万妖兽也不一定攻破!”

    略微踌躇,“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得再开启十道阵。”

    随着他双手捏诀,城墙那方天空,又升起交错纵横的十道光幕,刹那隐入虚空中,消失于无形中。

    忽然,他仿佛听到城中有动静。

    一道暴怒的嚎声传来“孽子,给老子站住!”

    他面色一变,“窝草,风紧扯呼。”

    当他身影从原地消失的刹那,一柄四十米的大刀,轰隆一声砍在了他原本站立的土地上,风尘四起,大地震颤。

    差点将秦授给吓出屎。

    他哪敢停留,直奔目标莽荒森林而去。

    秦无殇并没有追出去,而是站在城墙上,喘着粗气看向秦授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语,气消了不少,又开始怅然若失,若有所思。

    而此时,城中却留言四起。

    “听说了吗,城主大人带回的亲女儿被少城主给祸害了。”

    “不会吧,少城主下手这么快的吗?”

    “岂止下手快……”

    “看来传闻不假,少城主就是个快男!”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奇怪,城主大人给少城主取那破名就注定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言有理!”

    城中的德哥骨科医馆的主治医师德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遗憾的狠拍大腿,“嗨,真是可惜啊!”

    显然,他是遗憾自己少了一单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