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 第13章 关羽与刘备
    既然是正式提出雇佣,刘韬也不客气,提出把镔铁那部分作为订金提前支付。理由也很明确,便是这一路凶险,需要提前给士卒打造优质的武器和甲胄来应对。

    张世平和苏双两人商量了一下,最后点头答应了下来,命人把镔铁分出六成,交给刘韬。后者笑了笑,让卢琰接收,然后安排工匠迅速加工。

    少不得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留下四百斤最优质的的镔铁,给你我三人打造武器!”

    卢琰闻言很奇怪,三人的武器,怎么都用不到四百斤才是!

    不过刘韬既然那么说,他自然是点头应允,然后下去安排。就说把这镔铁运回城里,交给铁匠打造,这事情就耽误不得。还不能是普通铁匠,得找郡尉下辖,那种专门负责打造兵器的铁匠才行,否则只是在浪费镔铁而已。

    张世平和苏双也开始安排人员和货物转移的问题,张飞也负责把俘虏送到县城,交给郡尉来处理。尽三千个黄巾贼,郡尉绝对会很高兴,通过这次接触,张飞也算是顺利和郡尉搭上了线,在他离开后,估计能帮忙照顾一下张家。

    “说起来,这位便是提出让商队避入楼桑村的壮士吧?”刘韬留了下来,几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人群之中正打算离开的红脸汉子。

    “正是!”那红脸汉子并没有否认,也没有逃避,直接承认下来。

    “这次多谢壮士,若非你提议,同时杀出一条血路,只怕商队未必能突出重围,进入楼桑村等到我们过来支援……对了,不知道壮士贵姓?”刘韬连忙道谢。

    “免贵姓关,单名羽,表字云长。某前段时间来到幽州,遇到这商队要经过涿县,想着自己也要去,索性受雇为护卫,护送商队南下。如今遇到事情,身为护卫,自当出力。”关羽随口回道,似乎并不打算居功。

    果然是关二爷没错!刘韬微笑的表面下,内心却是非常的激动,心跳都加速起来。

    “关壮士此等身手,给人当护卫屈才了。”刘韬连忙说道,“我民团刚刚组建,正缺如同壮士这般的人才。不知道,壮士是否愿意加入民团,我可以做主,把刀盾兵交给壮士统领!”

    主要是刚刚得到五十匹战马,刘韬打算组建一支50人的骑兵部队。

    后续护送两人到中山郡,又有数百匹战马,考虑到一人双马,以及扩充侦骑的情况,二百骑兵部队完全可以组建起来。

    张飞去统领骑兵,刀盾兵就空了出来,正好由关羽来统御。后续还需要招募一人来统御弓箭手,同时给卢琰找个副手帮忙统御辎重兵,粮官也需要安排一下……

    突然发现,自己这个草台班子,人手的确是非常的不足。

    “你我今天第一次见面,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如此委以重任?”听了刘韬的话,关羽先是一愣,随即戏谑一笑。

    得,这是关二爷要考校自己?刘韬下意识怀疑,要不要装逼,感觉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然而视线范围内,却是突然进入另外一个人的身影,一个熟悉却很不希望在这里看到的身影。没办法,装逼只能留在下一次,得速战速决!

    “首先,关兄作为护卫,在遇到敌袭的时候,还能冷静判断局势,没有抛开商队逃跑,这不仅是为将的潜质,更是义之所在。其次,关中以环首刀杀伤三十多人,给车队创造转移的机会,这便是实力的表现;最后就是关兄这身板,武力或许可以后天培养,但这身板,却是先天优势!”刘韬当即解释起来。

    本来还打算装一下神棍,说大家天命相连,注定要成为异姓兄弟云云。问题考虑有某人在,就不那么做,省得被他挂念。

    关羽一愣,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那么优秀,被说得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嗯……我还需要考虑考虑……”关羽故作镇定回了句,心中其实已经意动。

    “这个可以……对了!”刘韬难得遇到他,自然不会轻易放手,“今晚会有庆功宴,这场仗,关兄也是功臣,过来和我们一起小酌一杯如何?宴席上,可是会有酒仙酿的哦!”

    “咕咚……”关羽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一路过来都听说这酒仙酿多么香醇。奈何起拍价居然十贯,这价格他实在无法接受,如今居然有品尝的机会,实在不愿意放弃。

    只能轻咳一声,说道:“那好,我去便是……”

    到底是没有发迹的关羽,还没有那么高傲和矜持,物欲方面还是比较强烈的。后续名气起来了,估计也是为了照顾到自己的名誉,才不得不高冷一些。

    但给刘韬的感觉,现在的关羽,更有血有肉一些。

    安排了关羽随张飞返回庄子,刘韬知道,有个人该面对还是要面对。明明这一年,就最大限度避开和他接触,没想到,最终还是遇到了。

    “族兄,别来无恙?”刘韬可不打算被动,同时也不想被人说薄情寡义。毕竟族兄都能不理不睬,其他人就更不必说了。这传闻若是传开,对他来说可不妙。

    “果然是族弟,没想到德然一年不见,居然已经组建起了民团!”刘备感慨,后者前面几年一直顽劣,每次见到叔父,少不得要听他抱怨几句,说刘韬多么多么顽劣不懂事。

    一年前更是传闻,刘韬从马背上摔下来,疯疯癫癫了一个月。结果一年下来,看情况,居然和张家的家主搭上了关系不说,把卢琰这个师弟都给拉下水。组建起上千人的民团,而自己依然是那个,织席贩履的刘备……

    倒是混出了点‘孝子’的名头,同时和涿县的那些游侠关系很不错。出什么事,呼朋唤友,也能叫上个二三十人帮衬,只是和刘韬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我是先和义弟,也就是张家家主张飞结义,然后听师弟言太平教作乱,想着贼人可能会北上涿郡,甚至本地也有可能有黄巾贼起来响应,所以经过我们三个商量,便把民团组建起来。”刘韬笑道,“不知道族兄是否有兴趣,不若加入进来,我给你安排个职位?”

    心里却是在说:不要来!不要来!不要来!!!

    换了个人敢那么说,刘备厚着脸皮真的就能进去,唯独刘德然的邀请不行!

    这几年下来,叔父一直在夸他多么优秀,刘韬多么差劲让他失望。若是到头来,自己还要投入这个‘比自己差劲’的族弟麾下,自己的自尊实在接受不了!

    “承蒙族弟关心,备尚有家人需要照顾,实在不好从军……”刘备当即微笑着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