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1章 001:我叫张非语,是一名道士
    “咯咯~”

    一声雄壮的鸡鸣响起,打破了山上的宁静。

    原本在沉睡中的众人纷纷坐起,有条不紊的收拾自己的床铺。

    “哎!张师兄,醒醒。”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道士收拾好自己的床铺,看了看旁边还在继续睡的身影,过去推了推。

    “知道了,我在眯一会!”

    被子里传出略显烦躁的声音。

    “已经卯时三刻了,要做早课了,你今天再迟到,张师叔可不会饶你。”

    少年人早知自己师兄本性,也不以为意,继续喊道。

    听到张师叔这名字,被子里的青年露出了头,迷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向窗外。

    “我也想早起啊,可是我被这床封印了,师叔要罚就罚吧,反正来来回回也就那几样。”

    青年道士不以为意的道,又要继续捂住头继续睡。

    听到师兄的话,少年有些无奈,自己这师兄什么都好,就是这懒散的性子总是让人火大。

    好在少年对此已经习惯了,早有对策。

    少年道士漏出笑容,把万恶之手伸进了师兄的被窝。

    “我草,李子柒你是不是活腻了。”

    温暖的背被冰凉的小手一碰,张非语打了个冷颤,不由怒道。

    李子柒没有理会师兄的无能狂怒,抓住时机眼疾手快的把被子从师兄身上扯走。

    “该做早课了,昨天张师叔可是特意嘱咐我要叫师兄你起床的,师兄你不怕被罚,我可不想体验被罚的滋味。”

    李子柒依旧笑盈盈看着发怒的师兄。

    “怕了你了,真是的。

    我现在的修为做不做早课有什么区别,与其天天这么无聊的带着山上,还不如批准我下山历练。”

    张非语无奈的穿上道服,满脸都是不忿。

    “非也,非也!俗话说得好,一日之计在于晨,师兄可不要小看了这早课,吾辈修道之人,修的就是这持之以恒的道心。”

    李子柒一脸正色道,对于自己师兄的话显得非常不认同。

    “......”

    看着目前的师弟,张非语有些无语。

    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他的修为已经是二次授箓了,已经是五品法师了,早课对他来说已经完全没用了。

    而且他的本事也不是靠苦修得来的,可惜这些都不能告诉师弟。

    除了师父和几个师叔师伯知道自己体质特殊,同辈都不知道自己的境界。

    无奈只能叹息一声,跟着师弟走出排房。

    ......

    ......

    走着路上张非语不由想起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刚被授箓时师父那段话。

    他原本生活在21世纪,是一个普通的90后也叫张非语,大学毕业和同学到龙虎山游玩,逛了一圈回到酒店睡觉,一觉起来就变成一个三岁小孩。

    还被一个老道士收为了徒弟,赐名张非语,莫名其妙就成了龙虎山第六十二代弟子。

    由于刚穿越过来就在山上,张非语花了好长时间,才无意间听到自己居然穿越到了清末民初。

    毕竟没有哪个三岁小孩,会问你现在是什么年代,谁是皇帝这种问题。

    知道自己活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张非语非常从心的苟在师门内,当然也太小那都不能去,只能专心和师父学习道法,苟活于乱世。

    开始的两三年,他以为自己只是回到了过去,所谓的学道也只是读读道书,练练画符。

    那所谓的道法他是不相信的,直到六岁那年师父带他下山做法,他原本的世界观彻底颠覆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不但有鬼还有妖和僵尸。

    正是那一次灭鬼,让他踏上了修道之路,当冥顽不灵的恶鬼,被师傅用雷法轰死之后,一道灵光钻进了他的身体,成了他的第一道法力。

    原本灭了恶鬼,转头想看看自己徒弟崇拜眼神的张玄霖,却看到那一道灵光进入到自己徒弟的身体内。

    顿时让他一惊,暗道:“不好。”

    连忙闪身过去,拉着张非语上下摸索了一番,发现没什么异常,又用法力检查了丹田。

    顿时惊异出声:“怪哉。”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那一道灵光,让自己徒弟产生了法力踏入修道之路。

    但是没发现其他异常,也只能按耐住心中的疑虑,打定主意回去查看道书中是否有类似记载。

    看着徒弟那惊疑不定的眼神,张玄霖开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感觉到不舒服,有没有浑身阴冷的感觉?”

    听到师父的话,张非语看了看手掌,抬头问道:“师父,那道光是什么?它进入到我身体里面之后,我感觉浑身暖洋洋的,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张玄霖摸了摸胡子,沉吟半晌道:“那道光应该是恶鬼消散后,残留下的至阴之气,至于为什么会钻入你体内,为师也不太清楚。”

    ......

    之后虽然张玄霖没能在道书中找到答案。

    但是看到张非语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体内的法力也没有消散,好像那法力原本就是他修炼出来的一般,也只能归咎于自己徒弟体质特殊。

    观察半个月后,便给张非语第一次授箓。

    三清殿内,六岁的张非语老老实实跪在三清面前。

    张玄霖脸色郑重道:“记住,授箓不仅是正统之分,若无法授箓之人,纵然是法力滔天也终难圆满。

    我道家修为分为五授七品,没有授箓的道士即使有法力,也无法画出符咒,能画符的都是经过授箓的正统道士。

    五授分为初授、升授、加授、加升、晋升。

    分别对应,

    初授,七品、六品道士,

    升授,五品、四品法师,

    加授,三品宗师,

    加升,二品真人,

    晋升,一品天师。

    前两授由师门长辈在道尊法身面前授予,自身法力足够便可授箓。

    但是到了加授,便要以自身法力沟通道尊法身,由天地授予。

    成功与否不仅要看法力,还要有足够的功德之力。

    但是想要获取大功德,难如登天,若以自身修行除恶扬善,除非有惊天伟业之举,否则穷极一生也无法成为一品天师。

    更别说还有传说中的功德圆满,位列仙班了,除了祖师张道陵,我天师府至今再无人能做到。”

    听到着,张非语不由抬头问道:“那我天师府为何那么多天师,代代相承到至今?”

    “咳咳~”

    “我们天师府之所以每代都有天师,除了我们是道门魁首之外,还有另外一条成为天师的路。

    一条即是捷径,也是绝路的路。”

    最后一句只是呢喃,似乎只是在和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