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2章 002:早课
    “还有一条路?”

    张非语有些不解的看向师父。

    看着徒弟好奇的目光,张玄霖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说道:“现在的你不用知道那些,知道太多反而动摇道心,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

    “师兄,要快点赶过去了,不然要迟到了。”

    看到张非语慢吞吞走在后面,李子柒不由转头催促道。

    “师兄?想什么呢你?”看到张非语在低头沉思,李子柒又叫了一声。

    “我在想路。”

    思想被打断,回过神来的张非语接口道。

    “路?你又想偷溜下山?”听到张非语的话,李子柒立马停下平静道:“你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被捉回来了。

    师父说了,你要是还偷溜下山,下次就把你的腿打折咯。”

    “你说什么呢!两码事。”看着面前目光平和,看着自己的师弟,张非语有些好气的说道。

    “我是在想以后的道路,我们修道的,若是连今后的道都不知道在哪,我们还怎么修道。

    你说我们每天待在山上,一年只能和师傅师叔下山几次,连山下的世界都看不清,我们又怎么能看清自己的心呢?”

    “师兄的话太过深奥,师弟也不知。

    但是既然师父不让我们下山,自有其中道理,而且我听师叔们说山下很乱,各地都在打仗,全国军阀自立,已经是国将不国,民不聊生了。

    想来师父也是为了保护我们,才不让我们下山的吧!”

    看着面前的小师弟,张非语有些无语,自己这师弟自从被师傅捡了回来。

    从小就小大人模样,除了偶尔显露的恶趣味,其余时间都是一副波澜不惊,处事不变的模样。

    难道师父说的是真的?小师弟是拥有道心的天才?

    张非语问道:“难道你就不好奇吗?不想下山吗?”

    李子柒转过身,一边走一边到:“不想,师父说了,世界上一切的烦恼皆起于心,都是庸人自扰之。”

    张非语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的师弟,他怎么感觉自己师弟像个秃驴一样。

    不会真的看破红尘了吧!这还只是个16岁的小屁孩啊。

    你这个境界让我这个活了两世的人,都望尘莫及啊!

    张非语连忙追上前问道:“你没开玩笑?这真的是你内心想法?”

    李子柒闻言笑道:“当然是我心里想法,虽然我不知道师兄的道在哪,要怎么找。

    但是师父前几天给我加授跟我说,我心猿已经驯服了,所以我的道自然也找到了。”

    “嘶~此子恐怖如斯啊!”

    张非语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小师弟这么变态,实力赶上自己了不说,连心境都比自己高。

    “莫不是某得道高僧转世身,被师父拐到道门了?”

    张非语能到达加授,是因为每次和师父师叔下山做法,吸收妖,鬼,僵尸死后留下的灵气才能提升那么快的。

    自己这小师弟比自己小就能和自己一样,肯定也是个挂逼。

    要知道普通人在这个年纪,能到六品就已经不容易了,何况是五品加授。

    自己那大师兄也是25岁才加授,现在快四十岁还没升授到达三品宗师,就已经不比师叔修为差了。

    “我该不会穿越到某部小说里了吧?这小师弟是这个世界的位面之子,我要不要抱大腿呢?”

    张非语一边走,一边暗戳戳的想着,看小师弟的眼神都冒着光。

    ......

    两人走到广场的时候,山上的师兄弟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身逢乱世,有太多人把自家小孩送上山,以求活命。

    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小孩被遗弃在山门外,身为修道中人当然不能见死不救,所以门内弟子不少。

    虽然这广场的弟子有上百人,但是能修炼处法力,并且能被授箓的弟子不足一成,剩下的在成年后都会被送下山。

    这种弟子只能称呼自己为龙虎山弟子,不能称呼为天师府弟子,这二者是有很大差别的。

    龙虎山身为道家魁首,虽然底蕴深厚,但是能入天师府内的弟子却没多少,大多数都被各地达官显贵请去坐镇一方。

    现在留在山上的,除了天师张玄霖和几位师弟,就是一些老古董。

    作为张玄霖的二弟子,大师兄不在,他就是门内弟子中辈分最高的。

    “二师兄(二师叔)~三师兄(三师叔)早!”

    刚到广场,数十名弟子便齐声向着二人问好。

    张非语一脸黑线,沉着脸走到广场中央,没有理会众多师弟,倒是李子柒一脸微笑的和众人打招呼。

    见张非语沉着脸,众弟子也不以为意,一副本该如此的模样。

    每次听到有人叫自己二师兄,张非语都感觉怪怪的,更何况还是这么多人一起喊,能给他们好脸色就怪了。

    说了几次都不听,叫师兄就好了嘛,非要加个二字,但是龙虎山门规森严,张非语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由着他们去了。

    早上五点多,天还没亮,灰蒙蒙的天下着霜降,此时还是三四月份,山上的风吹过,刺骨的寒冷让众多弟子抖着双腿双齿打颤。

    全部弟子都只穿着薄内衫,和一件灰色道破,那些还没练出法力的弟子,只能用抖腿驱散这寒冷。

    众人受着寒风在广场上站着,不多时便有一位中年道人走了过来。

    中年道人浓眉大眼,长相凶悍,体态健壮,不像一个道士,反而更像一个刽子手。

    “张师叔(张师伯)~”

    看到他,张非语便和众弟子拱手叫道。

    “嗯!”

    看到张非语没有睡懒觉,张玄呈点了点头,便看向众弟子说道:“开始早课。”

    声音不大,却让广场内所有弟子都能听的清晰。

    弟子们早就排好了队列,闻言便在张非语的带领下操练起来。

    一边练,张玄呈一边指导,除了前面两排入门早的弟子不用操心,后面的弟子舞剑的时候都有错误。

    “两位师兄每次都找借口推脱,明知道这么多弟子我一人难以教导,却总是让我一人过来。”

    想到这里就一肚子气,眼光瞥到最前面的张非语,想到这师侄也是这疲懒之人,不由怒道:“张非语,过来。”

    “是!”听到叫声,张非语屁颠颠的跑了过来道:“师叔有何吩咐!”

    “你来指导师弟们练剑,记住!不许偷懒,要是有不尽心之处,今天的水就你一人挑了。”

    说完张玄呈就背着手到一旁休息,看着在张非语在众弟子间穿梭,张玄呈的心情非常好。

    “早就该这样了!

    《三清剑法》做为龙虎山基础护身剑法,每个弟子入门后都要学习。

    龙虎山地址入门都会传授《三清剑法》作为防身,《太上三五都功经箓》为修身。

    不是每一个弟子都是能修练出法力的,那些修炼不出法力的弟子,在二十岁以后都会被赶下山,以后他们只能靠着《三清剑法》在这乱世保命。

    要是因为自己没教好,师弟们刚下山就死了,虽然自己也不会太伤心,但是浪费了二十年的粮食也是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