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3章 003:下山
    带领师弟们做完早课,吃了完早饭。

    张非语和李子柒便来到后堂练习画符,道家符文十分晦涩难懂,每种符文看似差不多,却又天差地别。

    而且每种符文画法,落笔收笔都有讲究,更有甚者对于成符时间都有要求。

    普通弟子练的《太上三五都功经箓》张非语六岁就已经熟练了,所以在他有了第一道法力之后,便可以进行授箓。

    现在的他除了《太上三五都经箓》还学会了《太上正一盟威经箓》现在他修炼的是《上清三洞五雷经箓》这也是他真在修炼的法门。

    每本经箓都有九种符咒,很多弟子终其一生都画不好《太上三五都经箓》即使修炼出法力,也授不了箓。

    他现在的画符速度已经很快了,六七品符咒基本都是一笔成符,一些高级符咒都能轻松成符,成功率高达八十,但吃过早饭还是会到后堂练习。

    因为不画符,他实在是不知道干嘛了,在一座山上呆了十五年,已经让他摸透了山上的一草一木了。

    也只有画符的时候能让他心情平静下来。

    半个小时不到,张非语就已经画出一堆符咒,都是成符,有七品的辅助类静心符、破邪符、护心符、安神符、护身符。

    也有攻击类的五雷咒、天雷破、玄冰咒、火云咒、紫幽咒、青冥咒、等符咒。

    “嗯,我果然是个天才,居然没有浪费,全部都成功了,可惜没有用武之地啊。”

    看着这些符咒,张非语觉得要是全部甩出去,估计一群鬼都不够杀的。

    “可惜了,我等俊杰,居然在山上蹉跎岁月,真是世间一大损失啊!”

    就在张非语自我yy的时候,门口进来一个老道,老道仙风道骨,那苍老的面容,那白色的山羊胡无一不透露出得到高人的风范。

    张玄霖走到张非语身前,看着面前的弟子,和张非语手里的符咒,微微的点了点头。

    又看到张非语YY的模样后,皱了皱眉道:“又再想什么呢?整天心不在焉的?”

    “啊!没...没想什么。”被吓了一跳的张非语站了起来,看清来人后笑嘻嘻道:“师父,你找我?是不是又要下山做法事了?”

    “哼!一天天没个正行,就想着下山,跟我来!”说完便转身出了后堂。

    张非语见状也跟了上去,继续道:“师父,我都在成年了,在山上这么久了,是时候下山行走天下,除暴安良了。”

    “还除暴安良?就你啊?”刚准备进入三省堂的张玄霖,脚步一顿,转身看着张非语道:“你真要下山也不是不行,进来。”

    听到师父要放自己下山,张非语笑嘻嘻的跟了进去:“师父,你真的让我下山?”

    “不急,先坐下说。”说完张玄霖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木箱,递给张非语道:“如今世道大变,皇权旁落,天道神器变更,国内山河皆是炮火轰鸣,如此环境滋生出许多妖魔鬼怪。

    以你的修为,想要在这乱世保全自身,不过山上终归太小,能保你一时,却保不了一世,也是时候放你下山了,生死皆要看你造化了。”

    看着面前的弟子,事到如今张玄霖却有些不舍,叹了口气继续道:“临行前,为师也没啥可帮你的,这几件法器,希望能帮你渡过一些难关。”

    一听到是法器,张非语有些激动,自己师父是天师府天师,他老人家送的法器肯定不一般。

    打开木箱,张非语只见一把剑,一条细绳,还有一座小印玺,拿起剑,张非语轻指一弹剑身。

    “嗡~”一道沉闷声响起。

    “真是好剑!”张非语笑道。

    “此剑名为青玄,是为师早年的护身法器,饮了不少妖魔之血,再加上我这么多年祭炼加持,如今也算是极品法器了。”

    看着徒弟手上的剑,张玄霖似乎响起了什么,轻笑道:“除此之外,那绳是捆尸绳,飞尸以下皆可困住,也是我祭炼多年的的法器。”

    “师父...我...”

    望着相处了十几年的师父,张非语突然有些不舍。

    “行了,你不是一直都想下山吗?现在又做儿女姿态。

    此次下山你去任家镇一趟,把这封信交给茅山一位道长。”说着拿出一封信交给张非语,接着道:“他叫林凤娇,是茅山掌门的二徒弟。”

    “任家镇?林凤娇?是九叔吗?难道我穿越到僵尸先生的世界了?”

    原本以为自己只是穿越到民国,但没想到居然是九叔的世界,有点意思啊!

    张非语摸着下巴,想到九叔,不由得有些兴奋。

    ......

    第二天。

    收拾好东西,对着师父磕了头,拜别了师弟们,张非语就下山了。

    此行一路有上千里路程,为此张非语在山下镇上,花了近半积蓄买了一匹马代路。

    九叔所在的任家镇,处于两广交界的广信县,乃是古越国的中心。

    这么远的路程,张非语也不着急,一边赶路一边帮老百姓驱邪灭鬼,银两反而越花越多。

    又到了一个小镇,张非语看着面前大门,匾额上写着个繁体字【古寨】,这是张非语进入广东,路过的第二个镇子。

    看来看天色,觉得今天不在赶路,便进入镇子,找个客栈住下。

    刚到客栈门口,就有一小侍跑了出来问道:“这位道长是打尖,还是住店?”

    “给我来两斤肘子,一只白切鸡,一间上房,还有我这马也给弄点吃的。”说完便把马绳递了过去。

    “好嘞!道长里面请。”说着便把张非语领了进去坐下,接着道:“道长稍等片刻,马上就好。”

    这客栈不大,也就十几桌,人倒是不少,此时大堂已经有十几位客人了。

    张非语刚坐下,准备倒杯茶,就听旁边一桌道:“最近这世道越来越不太平了。”

    “可不是嘛!世道乱了,妖孽便出来为祸人间,江西还好,有龙虎山的道长庇护一方,可我们这全是一些装神弄鬼之辈。”同桌的一位大汉接道。

    旁边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便接口道:“我听说昨天陈家老大,又找了道长进山了,你猜怎么着?

    全死了,一个活着出来的都没有,真是造孽啊!”

    “嘶~那可怎么办啊!你说那东西会不会跑出来啊?万一跑出来没人治的了它,我们这寨子可全完了。”

    说完大汉叹了口气,愁眉不展的拿起杯中酒猛灌一口。

    听大汉这么一说,周围的人也皱着眉叹气道:“你说陈家都是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被这种鬼东西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