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6章 006:不死?
    看着眼前由虚转实的黑影,张非语没什么表情,林谷尘已经是眉头紧锁,眼睛盯着鬼王等待着出手是机会。

    “小子,放心,我不会吞掉你的魂魄的,我要把你剥魂炼骨,供我驱使。嘎嘎~”

    鬼王看着地上的张非语,声音阴森沙哑,可怖异常。

    看着鬼王被自己激怒的放狠话,张非语就想笑,一想到灭掉鬼王后自己能吸收那精纯的阴气,就更想笑了。

    “你找死~”看着张非语漏出的笑容,彻底的激怒了鬼王。

    左手手一挥,一股阴气拔起一颗古树,向着张非语砸来,右手一抓,张非语脚下的泥土,顿时化作了流沙。

    “雕虫小技。”

    在鬼王挥手瞬间,张非语便身形一闪,跳到的一颗树上,右手拿符,左手结印,腰上的法剑亮光一闪,再次出现已然斩向了虚空的鬼王。

    林谷尘也没闲着,八卦镜朝天一抛,单手结印,八卦镜顿时变大,遮住了月亮。

    接着咬破中指,朝着定在空中的八卦镜一甩,一滴精血粘在镜面,霎时间镜面射出一道黄光,照在鬼王脸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一瞬间,两人便合力一击,鬼王被黄光定住,只是一刹那,便被张非语的法剑迎头斩下。

    “啊~可恶,你们该死!”

    一刀斩下,鬼王的实体又变成了黑烟,也趁机挣脱了八卦镜的束缚。

    化为黑烟的鬼王,凝聚出一道纯黑的风刃,斩向林谷尘。

    速度之快根本无法闪避,林谷尘眼神一凝,左手中指在剑身一抹,染血的桃木剑散发着金光,被林谷尘立于身前,准备硬接这一招。

    风刃撞上桃木剑,不到一秒变劈裂开来,林谷尘被余波冲击飞出去四五米,刚准备起身就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在林谷尘飞出去的瞬间,又一道风刃向他刮来,想要在林谷尘反应不过来的瞬间解决掉他。

    “嘭~”

    林谷尘刚舒一口气,便看到挡在身前的张非语,也不顾疼痛,双手立即结印。

    此时张非语也不好受,还好师父送他的法剑不是木剑,还能硬接一道风刃。

    但此刻他也不好受,巨大冲击力让他双手有些打颤,不过输人不输阵,何况他现在也只是热身。

    只是没想到这茅山长老这么水,身位一派长老,居然还没有三品宗师境,只比自己高了一品,看来想要灭掉鬼王,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此时鬼王也在趁机凝聚鬼气,恢复魂力,他被封印太久了,接近四百年的时间,虽然近几十年能绕开封印吸收月光精华恢复自身,但也远没有恢复到巅峰。

    张非语站直身看向鬼王,笑道:“也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鬼王有多大能耐呢!”

    话音刚落,又被撩拨的鬼王刚想出手,突然从四面八方飞出数十道金色的光,把鬼王全身上下都裹了起来。

    张非语见此会心一笑,也急忙咬破中指结印,又是数十道金光亮起,朝着鬼王射去,不过这一次不是困她,而是钻入鬼王身体内。

    “轰~...”

    一声巨响,响彻后山,连在山脚下的陈根生和保安队,都能清楚的听到。

    更别说离鬼王不远的张非语和林谷尘了,两人皆是被爆炸的冲击力轰飞了出去。

    “噗~呕...”

    被砸在树上的张非语,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看向林谷尘,发现他此时已经昏死过去了。

    没去理他,张非语摇晃着把剑捡了起来,又从怀着拿出一枚丹药吞了进去,看向那爆炸之处。

    只见原本封印塔所在之处,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五六米的大坑。

    因为冲击波的原因,周围原本浓郁的阴气、和鬼气都消散一空。

    见此,张非语松了口气,拿出一张符咒,召唤出一个黄巾力士为自己护法。

    走向一旁的林谷尘,把他扶起靠在树上,又拿出一枚护心丹,撬开他的嘴塞了进去,用法力帮他化解药力。

    “好歹你也是师叔,师侄我能做的都做了,能不能活过来,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便站起身走向大坑。

    “该死的,我的破邪咒、缚神咒全部都消耗一空了,怎么没有奖励呢?不会阴气全部都被炸散了吧!

    那这次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妈的,我付出了那么多代价,居然没有任何收获。”

    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大坑,张非语脸色阴沉,他之所以那么积极降妖除魔,就是为了吸取纯阴之气。

    “不对,该死的。”

    张非语脸色大变,看向坑底深处,忽然之间刚刚消散一空的阴气、鬼气有又突然凝聚起来,在坑底形成了一道漆黑龙卷风,随着阴气越聚越多,那龙卷风也越来越黑,越来越大。

    感受这股仿佛让人颤栗的气息,压抑的氛围渐渐升起,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一般。

    此时张非语的心情非常复杂,有激动、又有些不安和恐惧,但是转瞬又恢复平静。

    张非语就静静的看着坑底,看着那越来越大的龙卷风,张非语往后一跳,和大坑拉开了距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阴气、鬼气聚集龙卷风渐渐凝聚出一个人形,气息比之前更强大了,但阴气还不断的在汇聚过来。

    张非语看着这一幕,眼神平静无波,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就只是静静的看着,恢复体内的法力。

    “桀桀...桀”许久一道似男非难,似女非女的笑声响起,打破了刚刚到寂静。

    看着狗急跳墙的鬼王,张非语面带不屑,虽然她比之前更强了,但也废了,强行吸取周围的阴魂之气,凝聚鬼身,此刻的她体内有数百道意识,都是来这被他强行吸入体内的孤魂野鬼。

    这个鬼王已经断绝根基了,即使张非语不杀她,她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弱,百年之后便会消散。

    不过此刻的她,还是那令人可怕的鬼王,不,或许比鬼王更加的可怕。

    望着那逐渐压制其他的意识的鬼王,张非语大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一个区区五品的法师,就敢来找你吗?

    你知道为什么,天下道门都已我天师府为遵吗?

    你知道为什么,我就看着你复活而无动于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