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8章 008:九叔
    在古寨呆了两天,让陈根生补充了一些物资,便一直带在院子里画符。

    期间林谷尘醒了,张非语也过去探望了一下,和前辈交流了一些心得,便带着陈老爷给了两条小黄鱼,和几根老参离开了古寨。

    一路上很平淡,除了几只孤魂野鬼之外,根本没遇上有厉鬼闹事。

    可能这地界茅山弟子不少,庇护一方的道长管理的不错,让张非语一路上显得有些无聊。

    ......

    赶了二十多天的路,看着眼前的小镇,张非语露出了微笑。

    终于到了,也不知道九叔和电影上是不是长的一样,修为有没有自己高,这些念头在脑海跳动着,让张非语不禁兴奋起来。

    “驾!”

    骑着马走进了这个传说中的小镇,任家镇。

    张非语发现也没啥特别的,除了比一些镇子大一点外,也没啥特别的。

    “喂!前面的道士,谁让你骑马的?不知道镇上不能骑马吗?”

    张非语转头,看到一个和记忆中一样的脸。

    “说你呢,发什么呆,还不赶紧下来,看到这是什么了没有。”

    发现对方没有理会自己,反而是看着自己发呆,阿威立马从腰间拔出枪威胁道。

    回过神来的张非语,有些好笑的看着阿威队长,旋即跳下了马道:“抱歉,我是来找人的,不知道镇上的规矩。”

    “找人?你找谁啊!我告诉你,镇子里就没有我阿威不认识的。”

    看到对方的帅脸,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忍住没有找茬。

    “我找林凤娇,他是我的师兄。”

    张非语道。

    说实话,在电影中,除了九叔,最喜欢的就是眼前的大队长阿威了。

    虽然有时候不太靠谱,喜欢抖威风,但是关键时候还是听靠得住的。

    就连被秋生,文才捉弄了,也没用什么报复行为,至于把九叔关进大牢,也是被九叔顶的下不来台。

    蠢是蠢了点,但心性还是不错的,不然后来九叔也不会收他为徒了。

    “林凤娇?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你们知道吗?”

    阿威转头对着队员们问道。

    “没有...”

    队员道。

    看着又要拿起枪抖威风的啊威,张非语接着道:“大家都叫他九叔,你有没有映像?”

    “哦,原来你找九叔,早说嘛!他就在镇子外南边的义庄。”

    阿威一副幡然大悟的模样,又指着一名队员道:“让他带着你去,那地方有些偏,寻常人根本不到那边去。”

    “那就多谢大队长了。”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的符,递给啊威道:“这道护身符,能救你三次,贴身带着。”

    说完便跟着队员向义庄而去。

    看着手里的符,又看了看走远的背影,撇嘴道:“切,装神弄鬼。”

    刚抬手要扔,却发现一道光在符上一闪而过,想了想又放入兜里。

    走在路上的张非语,想起刚刚见到的啊威,笑道:“这世界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到义庄门口,张非语就感觉周围的温度低了几度,难怪没什么外人到这里来,这点改变对修道之人没什么,但是普通人到了这里,肯定会感觉有些压抑的。

    笑着谢过保安队员,张非语正准备上前敲门,就听到院内传来嘈杂的声音。

    张非语眉毛一挑,脚尖一垫,便从大门上跳了过来。

    落地,无声。

    张非语没时间打量四周,施展步法就朝左边停尸房而去。

    刚准备进去,就听到有声音传来:“轻点,师兄,这都是我的客人,让我来就行。”

    张非语脚步一顿,脑中闪过一幕幕片段。

    半晌。

    里面事了,九叔刚准备踏出房门,便被门口的张非语下了一跳。

    回过神来的张非语,看着面前那熟悉又陌生是面孔,一时间有些恍惚。

    在刚刚一瞬间,他已经在脑海里把僵尸先生的剧情过了一遍,再看到面前九叔,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你是谁?”

    看到对方的表情,九叔皱眉问道。

    “我叫张非语,是龙虎山、天师府张玄霖的弟子,奉家师之命,给师兄送信。”

    把一个小竹筒从怀里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九叔接过,打量一番,发现开口处油蜡完好,点了点头道:“有劳师弟辛苦一趟,请,正厅一叙。”

    看着文才在大门外,准备要溜又不敢溜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还不去泡茶。”

    两人刚准备进正厅,就看到四目道长全副武装的出来,九叔奇道:“你刚到,怎么又要走?”

    “再不走,我的客户全要散咯。”四目颇有怨气道。

    又看到了张非语,有些惊奇,这人年纪轻轻,居然道韵天成,一副道家高人模样,不由问道:“这位道友是?”

    “这位是龙虎山、张天师的高徒,张非语。”

    一旁的九叔介绍道。

    他看到张非语,又想到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徒弟,脸上一阵发热。

    同为正一道三山,自己也是茅山嫡系,可看看人家的徒弟,再看看自己的,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啊。

    四目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不过他不算茅山嫡系,虽然也授了箓,但是比不过的人太多,心态反而更好。

    只是有些羡慕的问道:“师兄年纪轻轻,就已经道韵天成,想必很快就要加授了吧。”

    张非语乃是天师真人的嫡系弟子,再加上修为也比四目高,所以他只能以师弟相称。

    看着对方的年纪,又不是同门,也不太好意思在四目面前自称师兄,只能讪笑道:“侥幸踏入四品,距离加授还有段距离。”

    四目:“......”

    他根本没看出来对方的实力,原本以为和自己一样是五品法师,没想到这么进入比自己还要高。

    深受打击的四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师兄,张师兄我先走了,还要赶路呢!等我把客户送完,再回来叙旧。”

    说完也不管两人反应,推开门领着客户一蹦一跳的走了。

    文才端着茶,冲着两人叫道:“师父,师叔,茶泡好了。”

    “走,喝茶。”

    说着领着张非语,进了大厅落座。

    九叔笑道:“师兄在此多年,少有道友相聚,师弟可要多住几天,师兄有不少修炼的问题,希望能从师弟这解惑,咋们好好交流交流。”

    “师兄此言差矣,师弟刚下山,平日里在山上也是闷头苦练,对山下之事,所知甚少。

    临行前,师父交代,让师弟好好跟着师兄学习一番。”

    张非语连忙起身施礼道。

    据他所知,九叔是个十分腹黑,傲娇和好面子之人,这类人最喜欢被拍马屁了。

    虽然可能九叔现在打不过自己,但是也没必要自傲,谦虚是一种美德嘛!

    虽然自己不是一个谦虚的人,要是在其他不认识的道士面前,估计连理都懒的理,但毕竟这是九叔,也是童年中的经典回忆。

    看着九叔那笑成菊花的老脸,张非语知道这马屁拍的他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