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14章 014:师叔张玄真
    张非语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少年人,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能拜师三年就授箓,也是一位天才。

    二师叔收徒很会挑啊!难怪一直以来都没收过徒。

    想了想,张非语说道:“现在天色已黑,先到县城了住一晚,明天我和一起去,我也好久没见过五师叔了。”

    回到客栈,开了一间房让王乾住下。

    第二天一早,天还蒙蒙亮,王乾便过来敲门了。

    张非语从打坐中醒来,看着门外已经整装待发的王乾。

    王乾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此时已经精神饱满了,看着张非语道:“师兄,我们该出发了,距离羊城还有一百多里,争取下午赶到。”

    张非语闻言皱眉,看一眼窗外道:“此时才卯时一刻,不过凌晨五点出头,这么急着赶路吗?是不是二师叔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们边走边说。”王乾道。

    看到王乾急切的样子,张非语没多少什么,收拾好东西,牵出马两人一马向着羊城赶路。

    为了赶时间,还给马腿贴上了神行符,要不是路不好走,估计不用一个时辰,就能赶到羊城。

    贴了神行符的马,速度太快,估计连斗帝化马都赶不上,张非语一路也没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一路无话,在中午左右,就进了羊城。

    一进城,张非语便跟着王乾,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张非语仿佛回到了现代。

    如此庞大的人流,和热闹的市集,张非语已经十几年没看过了,不愧是数百年前就和世界对接的羊城。

    原本少见的汽车,一路上张非语都看到不少,他在观察着四周,四周的人也在观察他。

    一袭白衣,一头长发,腰间挎剑,再配上无以形容的帅脸,牵着马在这人流中走过,宛如武侠世界走出的侠客。

    令周围的少女少妇激动的满脸通红,不少身穿民国校服的女学生两眼放光。

    见此情景,张非语虽然有了免疫力,但还是浑身一寒加快了脚步。

    站着一次大院门口,两人仿佛经历了一场追杀,颇有些狼狈。

    张非语看着面前的豪华的大门,牌匾上虽然挂着张府,但还是有些不确定道:“你确定这是五师叔的家?”

    五师叔这么厉害的嘛?刚刚自己从拐角处进来,走了四五百米才到这大门。

    这说明什么?这院子宽就占地一里,我的乖乖,做道士还能这么有钱吗?

    “我跟着师父来过两次,应该不会错。”

    王乾说着便上前敲门。

    很快门就开了,一位道童看到王乾,立即施礼道:“王师弟,好久不见。”

    说着又打量了一眼张非语,问道:“这位是?”

    王乾回礼介绍道:“承继师兄,好久不见了,这位是张非语,张师兄。

    张师兄是大师伯的二弟子,路上偶遇救了我一命。”

    又转身对着张非语介绍道:“这位是五师叔的弟子张承继。”

    张承继一惊,丝毫不敢怠慢,施礼道:“见过非语师兄,师父现在正在大堂教导众弟子,我领你们进去。”

    张非语回礼,跟着张承继进了院内道:“我见过你,五年前你和五师叔上山的时候才十岁,那时候你还是个胖嘟嘟的小屁孩,跟现在判若两人,我都认不出你了。”

    张承继闻言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笑了笑。

    张承继是五师叔的大弟子,也是养子,刚下山就捡到了,取名承继,也是想让他继承的道统。

    张承继天赋不错,十岁就授箓了,现在应该也有六品的修为了。

    这院子确实大,道士也不少,一路上不停的有道士路过,穿过几个庭院,到了里院的大堂,看到有一众道士正在盘膝打坐。

    看样子是在做午课,张承继小跑到三清法相前,对着打坐的肥胖的中年道长道:“师父,大师伯弟子和二师伯的弟子来了。”

    肥胖道长闻言睁开眼,笑道:“张非语那小子来了?你把他们带到偏殿,我在那等他们。”

    张承继出了大堂,对着张非语道:“跟我来,师父他在偏殿等你们。”说着带头往偏殿走去。

    跟着到了偏殿,张非语便看知道笑呵呵的五师叔,多年未见,五师叔张玄真又胖了不少,要不是身穿道袍,还以为是弥勒佛转世。

    老话说的没错,耳朵大有福气。

    看着五师叔那肥头大耳的模样,不愧是有福之人,能被派到坐镇羊城。

    上一代天师,一共收养了六名弟子,突破宗师的有四位,分别是继承天师之位的大弟子张玄霖。

    坐镇湘楚的二弟子张玄青。

    坐镇巴蜀的三弟子张玄武。

    坐镇粤省的五弟子张玄真。

    四弟子张玄澈跟随三师公坐镇金陵,还未突破宗师。

    六弟子张玄呈待在山上教导弟子,混的最惨。

    这其中最富裕的就是张玄真了,能坐镇贸易之都的粤省,修为高还不够,还得要圆滑,精通人情世故。

    “弟子张非语(王乾),见过五师叔。”

    两人一同行礼。

    “好小子,上一次见你,你还是个毛头小子,吵闹着要跟我下山。

    几年不见,颇有几分大师兄年轻时气度,怎么样?山下的世界热闹吧!”

    张玄真笑呵呵的让两人落座,对着张非语笑道。

    “当时年少,好奇外面的世界,如今下山入世,世间虽热闹繁华,相比于山上却少了几分自在,多了几分烦恼。”

    张非语叹了口气说道,他一想到因为自己的颜值,走到哪都备受瞩目,就有些头大。

    张玄真闻言,笑着伸手指了指张非语道:“你小子,从小你就古灵精怪的,怎么?刚下山就又呆不住,想要回山了?

    一味在深山进修,是成不了道的,不到世间走一趟,经历酸甜苦辣,如何明己身,悟其道。”

    张非语闻言站起身,行礼拜道:“多谢师叔指点。”

    “你小子别给我来这套,我听说你下山半年多了,都没到我这,你今天和王乾来肯定有事。”说完端起茶,喝了一口接着道:“说吧!这次来是遇到什么事了?”

    张非语看了眼王乾,他也很好奇二师叔遇到什么麻烦了,居然让王乾独自来找张玄真,为了超近路,还翻山越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