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19章 019:胡国华
    张承继扭头看向那老头离开的地方,道:“师兄,那家伙有些不对劲!”

    “我知道,身上有淡淡的土腥味,不算重,应该不下墓,只是负责出手的。”

    张非语表现的很无所谓。

    现在各地军阀混起,神州大地狼烟四起,为了生活做些挖坟掘墓的事,在正常不过了。

    只要不危害一方秩序,张非语懒得去管这些。

    两人路过一座酒楼,张非语停下。

    张承继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师兄?”

    “你看,那是什么?”

    张非语伸手指向那酒楼,楼上阳台,有两三个姑娘衣衫不整的看着街上。

    时而掩嘴偷笑,时而窃窃私语。

    张承继见状,撇撇嘴不屑:“不就是一红楼嘛,羊城随便一家都比这大。”

    张非语有些好奇:“你去过?”

    他到这里这么多年了,连这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存在都没进去过,没想到张承继比自己还小就已经见识过了。

    张非语一丝之间有些心痒难耐,想要见见世面。

    张承继见状,扯着他的袖子道:“师兄,我们还是走吧!师父带我去祛过邪,没什么好玩的。”

    说着又看了一眼张非语的脸,接着道:“再说师兄你就这么进去,里面肯定会疯的,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了。”

    语气里带着一丝羡慕。

    “也对,看来今天是去不了了,谁让我长的这么帅呢。哎!

    师弟,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这些人,长成这样,干什么都不会引起人关注。”

    张非语摸着自己的下巴,有些叹气,他的脸已经严重影响他的正常生活了。

    张承继:“......”

    “那就走吧!我们先去吃晚饭,然后就回去。”

    张非语有些失落,走在前面道。

    对于他们这些道士而言,走夜路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吃完饭,天色已经黑了,两人提着几包东西,走在回去的小路上。

    张非语望着天上的月亮,以及漫天的星星,这一幕不管看多少遍都让人心生震撼。

    可惜生活在21世纪的人,已经无缘见到这幕了。

    “师弟,你有没有发觉今晚的月亮,大了许多?”

    张非语望着天空问道。

    张承继无语,自己师兄怎么关注点都奇奇怪怪的。

    “今晚的月色是亮了不少,不过这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张承继看向前面,他此时没看天眼,都能看清前面的路,和四周环境。

    张非语没过多解释,他最近感觉到这世界有了一点点的不同,似乎在悄悄地发生改变。

    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想了想,张非语压下心中的杂念。

    修行之人,最忌讳杂念。

    张非语完全继承了宅男的中心思想,想不明白就不想。

    可惜还没达到传说中的境界,“只要我够沙雕,烦恼就追不上我。”

    走出十多里,路过一个乱葬岗。

    张非语身形一顿,停下脚步,感受着四周。

    张承继见状不解问道:“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

    “我好像感觉到一丝尸气。”

    张非语闭上眼,感受着周围。

    “这一片是乱葬岗,有尸气很正常啊!”

    张承继看着张非语有些好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除此之外,我还感觉道有两个活人,其中一个就是下午碰到的老头。”

    张非语看向乱葬岗,说道:“跟着我,上去看看,不要发出声音。”

    “嗯。”

    张承继也有些好奇了,按理说这乱葬岗的东西,是无法吸引那老头的,他这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人提气,利用身法,在乱葬岗中穿梭。

    速度像是两只兔子,瞬间便悄无声息的进入到深处。

    两人从乱葬岗的南边,来到北边的山坡,就看到一个人在挖着什么。

    此时连张承继都能明显感觉到,那人挖着的地方有尸气泄露。

    但是那人仿佛丝毫不知,继续手上的动作。

    “不要出声,先看看情况。”

    张非语利用传音对着张承继说道。

    张承继点头,他现在才六品道士,还不能隔空传音。

    时间不久,那人就把土坟挖开,刚把棺材盖撬开。

    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起尸的墓主人给抓住了。

    “鬼啊!救命啊!有鬼啊!”

    那人被吓到乱叫,声音响彻整片乱葬岗。

    张非语抓住想要下去救人的张承继,传音道:“先别急,还有个人一直在附近。那老头应该就是特意过来救他的。”

    张承继被抓住手臂,虽然停止了动作,但还是焦急的看着被跳尸抓着的那人。

    他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斩妖除魔,不管是僵尸还是鬼,都属于人的对立面,遇到了就要出手。

    那人被跳尸抓着,全身被吓的四肢无力,眼看就要被吸干精血。

    张非语刚想出手,就看到一名身穿道袍的风水先生,手上一甩,一根黑乎乎的东西堵住了跳尸张开的嘴。

    感受到跳尸不再动,那人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当看清跳尸嘴里的黑驴蹄子,张非语有些好笑。

    没想到是一个没授箓的野道士。

    前面说过,授了箓的道士,一般都用法和符进行战斗。

    而没授箓的野道,学不到高深的法,也画不出符,那么就衍生出很多奇奇怪怪治服僵尸的手段。

    最常用的便是雄鸡血、黑狗血、黑驴蹄子、童子眉(舌尖血)等等......

    如果这些都治服不了,那就只能用火了,没有火烧不死的僵尸,如果有那就用更高级的火。

    下午还是个农村老头,现在又装成风水先生,张非语有点搞不懂他要做什么。

    风水师慢慢走到那人面前。

    那人看到救命恩人,连忙下跪,磕头道:“小人胡国华,多些仙长救命之恩,还望仙长能收我为徒,今后侍奉在师父左右,端茶倒水已报救命之恩。”

    风水师笑容可掬的看向胡国华,道:“我露过此地,算出这里与我有缘,所以我今晚在这蹲守。

    看来你就是这有缘之人,也罢,既然你与我有师徒之缘,那我便收下你。”

    说着又拿出一本书,递给地上的胡国华。

    张非语见状皱眉,搞什么东西?哪有这么草率就收徒的。

    看到那风水先生拿出的书时,张非语瞪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