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20章 020:布阵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我这是遇到鬼吹灯的剧情了?这么说,陈玉楼也在了。

    张非语前世看过网剧《怒晴湘西》,说实话对于山顶上那具元代僵尸挺感兴趣的。

    而且他经历了几次大战,也发现了自己的短板,虽然他现在是修道之人。

    但是被打中一枪头也会没命,身体素质还属于凡人,如果能把那那元代僵尸练成自己的本命尸的话,那自己的实力就会大增。

    任老太爷他看不上,但是上千年的古尸,他确实非常感兴趣。

    想到此处,张非语回过神,拉着张承继离开了乱葬岗。

    他对那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没什么兴趣。

    龙虎山那么多风水学说,他都看不下去,何况是一本残篇。

    两人回到田广洞村,已是深夜,两人都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第二天上午。

    “师兄,我师傅和李师兄都回来了,大师伯要准备布阵了。”

    听到王乾在房门口的声音。

    张非语睁开眼,走出房间。

    张玄霖、张玄青、张玄真,全部都已沐浴更衣、全副武装,表情肃穆坐在大堂内。

    看到张非语出来,张玄霖立即说道:“事不宜迟,稍后我们就去布阵。

    现在先和你们说一下,我打算用两个阵法把整个鬼童岭封住。

    里面先用五行镇魂阵,镇压住石雕,外面再布下北斗七星灭魔阵,即使那东西出来,也能用阵法拖延七天。”

    张玄霖看了一眼众人,接着道:“二师弟,你站东方青龙方位。”

    “五师弟,你站西方白虎方位。”

    “张非语,你站南方朱雀方位。”

    “李子柒,你站北方玄武方位。”

    “我在山顶,居中站麒麟方位。”

    到达鬼童岭,四人站着张玄霖指点的方位,把鬼童岭围在中间。

    张玄霖也不迟疑,脚下一点,人就飘到松树之上。

    刚站稳,张玄霖眉毛一挑,就感觉一股吸力从山上传来。

    “哼!雕虫小技。”

    张玄霖不屑喝道,身上散发出一股气势,一圈淡淡的金光围绕在张玄霖周围。

    身形一动,在树尖上不断跳动,眨眼间便到了山顶之上。

    “准备开始!”

    张玄霖的声音在四人耳边响起。

    张非语闻言,把五枚小五帝钱放在手心,运转法力注入到铜钱之内。

    铜钱发出一声轻鸣,张非语见状,咬破舌尖,一口童子眉喷在铜钱之上。

    顿时铜钱爆发出金光,散发出至刚至阳之气,

    钱经万人手,本就阳气很重,再加上至阳至刚的童子眉,便能起到抑制阴气流动的效果。将里面的阴孽之气由“活符”引入镇魂阵,然后用“真阳涎”(就是人吐出的血涎)”封死鬼童岭的阴脉,怨气在小七关中得不到阴气补充,自然可日益消散。

    张非语把五枚铜钱打入地底,一道金光从地面发出直通天顶。

    同一时间,其余四道金光也冲天而起。

    强烈的阳气把鬼童岭笼罩,那里面的东西似乎察觉到威胁,山上的石碑不停的颤动。

    鬼童岭顿时雾气翻滚、阴气阵阵,企图隔绝掉金光。

    “给我定!”

    山顶的张玄霖察觉到异动,身形一转,上百到由符箓散发的金光四散飞出,落在鬼童岭各处。

    山下四人见此情景,纷纷开始结印,用体内法力融合到金光与符箓之内。

    上百道细小的金光冲天而起,把鬼童岭的阴气冲散,和五道大金光融合在了一起。

    天空上风云突变,金光不断地在融合分离。

    半晌...

    天空形成了一个巨大是阵图,金光闪闪,散发着煌煌天威,五大神兽虚影在阵图上显现出来,镇压住鬼童岭。

    五人见状,知道阵法已成,纷纷施展身法离开。

    众人刚离开阵法区域,以鬼童岭为中心,四周金光四起,把鬼童岭包裹了起来。

    一时之间,站着外围的众人,已经看不见鬼童岭的情况,只能见到一道金光形成的牢笼,把鬼童岭死死包裹其中。

    “呼~”

    张非语长舒一口气,体内的法力已经消耗一空了,旋即盘地而坐,恢复法力。

    其余四人,除了张玄霖看不出异常之外,就连三品宗师的张玄真都是脸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布这一个阵法,抽空了两个三品宗师,两个四品法师的法力。

    见到四人都在盘坐恢复,张玄霖回到村里,拿出一包玉石,递给王乾道。

    “你把这些玉石,按照北斗方位埋在鬼童岭外围,每颗入土七寸七分。”

    有拿出一把符箓,递给张承继道:“你把这些符箓,按照十二星宿摆好。”

    “是~”

    两人接过玉石和符箓,出了房门。

    见两人离开,张玄霖脸上也露出一丝苍白,他的消耗比其余四人都大,也当即开始打坐,恢复法力。

    第二天一早。

    张非语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田广洞村。

    昨天晚上他们把北斗七星灭魔阵布下,现在出来二师伯留下看管此封印外,在留下来已经没用了。

    “师弟,接下来你打算去哪?”

    看着同样收拾好的李子柒,张非语问道。

    “我准备去一趟布达拉宫,哪里有我留下的东西。”

    张非语仿佛从李子柒眼中看到了轮回,那仿佛看穿世间百态的眼神,让张非语有些发毛。

    这家伙不会真的是活佛转世身吧!老头子怎么把他拐进天师府了?

    张非语摩挲这下巴,有些不解,按理说要是转世身被拐走,布达拉宫的喇嘛早就过来闹腾了。

    张非语一时之间有点想不通,李子柒以前还没有这么神秘,自从满了16岁开始,就仿佛变了一个似的。

    不过张非语也没多问,说了句保重,看着李子柒离开。

    拜别了李子柒,张非语来到张玄青的房间,敲了敲门。

    “进来!”

    房里响起张玄青有些虚弱的声音。

    他先是耗光精力,刚恢复一些,又接连布了两个大阵,此时显得十分虚弱。

    “二师叔。”

    进来的张非语行礼。

    张玄青点了点头,问道:“准备要走了吗?”

    张非语点头,道:“嗯,接下来我想到湘西看看,我听说那边有一个叫陈玉楼的,是卸岭魁首,手下有十万响马,不知二师叔认不认识?”

    “你要去下墓?”

    张玄青蹙眉。

    看着师叔那严肃的眼神,张非语点头:“我听说了一个元代古墓,里面有一具千年金甲尸,想邀请卸岭的人同去。”

    张玄青眉头皱的更深了,看向张非语的眼神也凌厉了几分。

    “你想炼尸?大师兄他知不知道?”

    “我还没告诉我师父。”

    听到张非语承认,张玄青立即站了起来,呵斥道:“胡闹!身为龙虎山天师弟子,居然想要炼尸,和邪道何异?咳~咳...你让天下正道任何看我天师府?”

    说道激动处,张玄青苍白的脸上也浮现一抹病态的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