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21章 021:怒晴湘西
    大堂内。

    已经开始了三堂会审,张玄霖坐在首位,手里端着茶,看不出表情。

    张玄青原本坐在左侧,此时已经激动的站起身子,满脸愤怒的训斥张非语。

    坐在右侧的张玄真,幸灾乐祸的看着被训的张非语,端起茶掩饰自己的笑意。

    他对于炼尸,到没什么排斥,这么多年,除了碍于身份外,主要还是没遇到看得上的僵尸。

    王乾和张承继也各种站着师父后,带着同情和敬佩看向自己的师兄。

    “炼尸从来只有歪门邪道才干的事情,我天师府可成有过?身为天师传人,你应该做的是当好榜样,你一言一行,都代表这天师府,你可知道?你...”

    张玄青铁青着脸,对着张非语训斥。

    “好了老二,先听听他怎么说。”

    张玄霖放下茶杯,抬手制止了张玄青下面的话。

    “可是...”

    “先听听他的想法。”

    张玄霖示意张玄青坐下。

    张玄青还有些愤愤不平,甩了甩袖子,转身坐下。

    “说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张玄霖面容严肃。

    张非语被这么多长辈盯着,浑身有些僵硬,抬头看了眼师父,小心翼翼道。

    “那是一具金甲尸,有着上千年的道行,很有可能还是青僵等级的金甲尸,等他苏醒在想治服可就难了。

    还有师父难道没有发现?这世界已经开始有些不同了。

    天地间的灵气比以前浓郁不少,可能今后像鬼童岭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到时候怪物纷纷破封,我们身为正道领袖,若都无法面对,到时候恐怕世间会变成炼狱。

    所以弟子认为若能收服金甲尸,对于实力肯定有大幅度提升,况且收服了以后,僵尸也只是武器,而武器是不分好坏的。

    况且,我们天师府既然有炼尸法门的传承,那就代表有其存在的价值。

    若是因为身上的光芒,而束手束脚,到时灾难降临,我们该如何抵挡?

    杀一恶是为善,那掌控恶行善,就不是善了吗?

    弟子愚钝,还望师父指点。”

    张非语越说越有底气,头也抬了起来看着三人。

    他不认为自己有错,虽然身为天师弟子,炼尸是不太合适。

    但相比因为实力不够而死去,张非语更想活着,而活着就要有资本。

    金甲尸就是资本,能弥补自身攻高防低的弱点。

    张玄霖看着一直装透明的张玄真问道:“老五,你觉得呢?”

    “啊?”

    张玄真突然被点名,连忙放下茶杯,想了想道:“天师弟子炼尸固然不好,可非语也不是杀人炼尸,只是收服一具青僵的金甲尸,我觉得能把金甲尸收服,应该是利大于弊的。”

    “老五你什么意思?”

    张玄青当即把枪口对准张玄真。

    “够了!”

    呵斥住要掐起来的两人,张玄霖对着张非语问道:“你有几成把握?那可是上千年道行的金甲尸,我想要收服都要费一番手脚。”

    “不足三成!但我想试试,若不成,保命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张非语语气坚定。

    “好!你心里有数就行。”

    张玄霖点头,又对着张玄真道:“若是非语失败了,你就组织正道人士去屠了那金甲尸。

    若是非语成功了,你就把天师府继承人偶遇金甲尸出世,勇斗恶尸将其收服的消息散出去。

    与其让他们先议论,不如自己先把舆论定下基调。”

    张玄青听到大师兄的话,顿时焦急:“可是...”

    张玄霖摆摆手:“好了,老二啊!现在世道变了,有些事情不能死守以前了。”

    既然大师兄都这样说,张玄青也没有没有继续坚持。

    既然师父已经同意,张非语也要去湘西找陈玉楼了。

    “非语,等等!”

    正准备出发,就听到五师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张非语转身,不解的看向五师叔问道:“师叔,还有什么事吗?”

    张玄真嘿嘿笑两声,挥挥手让张承继过来,笑道:“我想让承继跟着你,他也已经十五了,一直跟着我,也该出去走走了。

    可是让他一个人出去,我又不太放心,正好让他跟着你锻炼两年。”

    张非语看向张承继,发现他脸色激动,眼神炽热的看着自己,显然十分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张非语笑笑:“当然可以,有个人在身边,做事也方便一些。”

    ......

    “师兄,我们还有多久才到啊?”

    张承继骑着马在张非语身边,无精打采的问道。

    度过了开始的兴奋,张承继发现外面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美好,这几天就一阵在马背上赶路,可把他憋坏了。

    张非语看了看地图,说道:“快了,翻过这座山就到了。”

    张承继一听快到了,立马就精神了不少,驾着马朝前方而去。

    张非语二人刚到城门口,就看到一片难民聚集在城外。

    难怪一路上没看到什么人,原来都跑到这来了!

    张非语记得原著中陈玉楼就是因为经常布施,没钱了才决定下墓的。

    现在一看果然如此,没想到令人闻风丧胆的常胜山的魁首,还是个带善人。

    两人一到城门下,就看到一排稻草搭的棚子,正给难民发馍馍,而不是电视剧中上大白馒头。

    看样子那馍馍应该是用米糠和粗粮做的,张非语看着就卡嗓子。

    但是那些难民却是在争抢绝世珍宝一样,拼命往前面挤,只为多拿一个卡喉咙的馍馍。

    这还是张非语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心里有些难受。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从未短吃少喝,根本想象不到这些人的生活有多么艰难。

    “唉!”

    张非语叹气,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一个修道的能做什么。

    张承继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师兄,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叹气。

    他以前在羊城的时候,也经常到城外布施,见多了这种事情,都习以为常了。

    刘夏一边维持着秩序,一边喊道:“不要挤、不要乱,我们总把头说了,连续布施三天,全都有!大家不要急,先让老人妇女先领。”

    不只是他,附近有十几个卸岭的人都在喊,可是那些难民眼里只有食物,哪会管他们喊的什么,先吃饱再说。

    已经喊了一上午的刘夏,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感觉这活比下墓都要累。

    虽然大家都不太理解,觉得没必要管这些难民死活,但是所有兄弟都十分佩服陈把头。

    都觉得陈把头连难民都这么照顾,肯定不会亏待自家兄弟。

    所以即使陈玉楼年纪轻轻坐上总把头的位置,但在手下的威望已经不低。

    刘夏喝了口水,便准备继续维持秩序,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个道士站着自己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