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23章 023:准备开拔
    “你这叫自不量力。”

    陈老把头瞥了一眼自己儿子,淡淡开口:“老熊岭向来是深埋大藏、不封不树,加上凶险难辨,堪称有去无回。

    我这辈子都没有去那里的心思,你有什么资格?”

    说道最后已是怒急。

    陈玉楼感受到父亲话里的看轻,瞥了眼通风报信的花麻拐。

    有些不服气道:“您前辈完不成的事,我们这些后辈不见得没机会吧!”

    看着倔强的儿子,陈老把头叹气:“你要找死,我不拦着,但是你要把花麻拐一起带去。”

    陈玉楼原本就不喜欢这个父亲派来看着自己的人,此时一听到要带着他,更是有些生气。

    刚想开口拒绝,便又见到父亲开口,想说的话被堵在嘴里。

    “还有,等会我给你介绍两人,有他们陪着你去,也不至于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记住,等会见到了,收起你那性子,就你那点下九流的本事,在人家那根本就上不得台面。”

    陈玉楼听到父亲这样贬低自己,内心好奇又满是不忿。

    他倒要看看,被自己父亲如此推崇的是什么人,是否真的有那么了不起。

    第二天一早。

    花麻拐奉陈老把头之命,带着陈玉楼先来拜访张非语。

    “叩叩~”

    花麻拐敲门问道:“道长,您起了吗?”

    陈玉楼一袭白衣,气满志娇的站在一旁,手里拿个折扇,装模作样的扇着风。

    张非语起身,打开房门,看到后面的陈玉楼,眼睛一亮。

    果然是前世看过的面孔,几乎一模一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传来。

    陈玉楼在看到张非语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十分彻底。

    同样的是一袭白衣,张非语气势温文尔雅,似有一股出尘之意,一看便不是凡人。

    陈玉楼气度上也算能比之一二,担任卸岭魁首,掌管着众多绿林好汉,身上自有一股上位者气度。

    但比之颜值,陈玉楼就一败涂地,比之身份,陈玉楼一败涂地,比之本领,陈玉楼一败涂地。

    陈玉楼跟着进入房间,虽然心中自觉不比任何人差,但毕竟是为人机变之辈面上不显分毫。

    “这位是我们卸岭新一代魁首,陈玉楼,是陈老把头的独子。”

    花麻拐对着张非语笑着介绍道。

    陈玉楼也笑着对张非语施了一礼:“在下陈玉楼见过道长。”

    “这位是龙虎山天师继承人,张道长。”

    花麻拐也把从老把头那听来的的,对着陈玉楼介绍道。

    “叫我张非语便可。”

    张非语也笑着回礼道。

    “听老头子说,道长要和我们一起下墓?不知道是为何?

    还有,似乎道长早就知道我们要去下什么墓啊!”

    陈玉楼眼中带着好奇问道。

    张非语闻言微微一笑:“听闻老熊岭有一元代古墓,墓内有一具元代古尸,此乃我此行的目的。

    至于贫道如何得知陈把头的行程,这就属于我道家六术了。”

    陈玉楼双眉微蹙,没有完全信息张非语的话。

    对方在自己决定下墓之前便以赶来,虽不知是如何做到的,但毕竟是道门之首的继承人,一起同行说不得也是一助力。

    陈玉楼心中思绪翻滚,只一瞬间便恢复平常。

    常人察觉不到的微表情,在张非语眼里却是清清楚楚,不过他也不以为意。

    陈玉楼笑着着拱手:“那此行就有劳张道长了!”

    两人寒暄几句,张非语和张承继便跟着陈玉楼来到演武场。

    演武场此时已经站满了人,高台上也都是曾经看过的面孔。

    众人见陈玉楼,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红姑娘没有和原著中一样,穿着不男不女的衣服,而是穿了一件颇为女性的打扮,还画了淡妆。

    站着比武台上,看到陈玉楼身后的张非语,红姑娘有些好奇,不知道这长的好看之极的道长是谁,为什么会跟着陈玉楼。

    随着张非语越来越靠近比武台,红姑娘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脸上也有了淡淡红意。

    不只是红姑娘,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张非语,不知这宛如侠客走出来的白衣道士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没有理会众人是目光,他早已经习惯作为人群中的焦点了,依旧面色如常站着比武台上,微笑的看着下面众人。

    陈玉楼站在比武台的C位,看着下面的卸岭群盗,心中豪情万丈,恨不得干出一番大事业。

    “诸位!”

    陈玉楼声音响亮,对着下面开口道:“我卸岭一脉,起于赤眉,打祖上起便有把帝王财帛,分于贫苦百姓之举。

    世道轮回,如今民生凋敝,百姓苦不堪言,我卸岭弟兄大多都出身于贫苦,理应为乱世献出绵薄之力...”

    红姑娘站着张非语身旁,一直在偷摸的偷看张非语,张非语转头望向他,又瞬间低下头看着地面,仿佛地上有什么在吸引着她。

    “我这是又被一见钟情了?”

    张非语苦笑,心中虽然有点美滋滋,但是跟多的是无奈。

    陈玉楼不知道他的红姑娘已经在春心荡漾,继续再给手下打鸡血。

    “今有湘西一宝地,内藏金银无数,都是百姓的血汗,我们正好可以效仿赤眉,秉承祖训。

    并且罗大帅合作,取山中宝货,祭乱世苍生。”

    听到自己的名字,罗大帅把目光从张非语身上转移,站起身挥手致意。

    陈玉楼说道最后一手指天,仿佛是要把心中万丈豪情全部宣泄出来。

    “甩了~”

    “甩了~”

    “甩了~”

    台下群盗也是被说的热血沸腾,虽然他们可能听不懂,但是他们知道能下墓可以分到大洋就够了。

    群盗们都心情激动离开了演武场,陈玉楼也把张非语和张承继给大家介绍了一番。

    听到张非语要和他们一起下墓,红姑娘有些惊喜又有些担忧,她知道下墓危险重重,有些担忧的看着张非语。

    罗大帅一听到张非语要和他们一起,顿时急了,他可不想多一人分享宝物。

    刚要开口,张非语就冲他微笑道:“我只要墓主人的尸身,其他东西我一件不拿。”

    “额...”

    嘴里的话被堵了回去,罗大帅本来就看张非语那帅脸有些不爽,此刻更加不爽小声嘟囔:“神经病!几百年了早tm化成灰了。”

    不过既然人家说了不要宝物,他也没什么可反对的了,毕竟是陈玉楼带来的,还要给点面子。

    众人没理会罗老歪的嘀咕,商量了一下,便准备乔装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