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26章 026: 地宫
    大殿内卸岭群盗纷纷四处乱窜,吓得跳脚大叫。

    张非语有些苦笑不得,丹田运气说道:“大家不用慌这是灵火,身上没有妖气是不会被烧到的。”

    张非语声音听起来不大,却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响起,让骚乱的大殿慢慢恢复平静。

    陈玉楼想起自己东西的模样,看了看面色从容的鹧鸪哨和张非语,自觉丢了卸岭一脉的面子。

    看着还有些心有余悸的弟兄们,陈玉楼难看,怒道:“都慌什么慌,都是下过多次墓的老人了,不知道乱跑乱动容易触发机关吗?”

    “再说了,有道长给的护身符你们还怕什么?”陈玉楼说完,对着张非语拱手施礼:“多谢道长了,此次若没道长相助,恐怕我卸岭弟兄大半要折在这了。”

    群盗被陈把头训了一顿,都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想起刚刚到场景还是一阵后怕,站着原地不敢乱动。

    张非语笑道:“我们既然一起下墓,那就是队友了,队友之间的互相帮助,陈把头就不必客气了。”

    陈玉楼点点头,又看向了鹧鸪哨,见他也没有看清卸岭一脉的意思,便松了一口气,他自视甚高最怕在人前失了面子。

    让众人调整了一下情绪,就要继续往里面探路。

    这个大殿正好出于中间的位置,往南走就是穿过有许多蜈蚣卵的通道,到达原著中他们用分山掘子甲挖进来的入口,往北进就到达六翅蜈蚣的老巢。

    陈玉楼熟知个个朝代建筑的分布,想了会便决定先把入口处探明之后再往里面走。

    留下一部分人留守大殿,陈玉楼带着张非语鹧鸪哨几人出了大殿来到通道处。

    陈玉楼刚想进去,张非语便伸手阻止道:“先别进去,这通道内阴寒之气弥漫,怕是还藏着不少毒蜈蚣。”

    修道之后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强,只要前世看过的听过的,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陈玉楼走在最前面的脚步顿了顿,他被张非语的话吓了一跳立即缩了回来,等待张非语出手。

    张非语早就做好了全部准备,他让张承继画了不少灵火符。

    灵火符只是最低级的符咒,对于成了气候的妖鬼无用,主要是针对这些毒虫鼠蚁的。

    张非语把最后数十张符拿出,全部激活后扔出,每张黄符都化为一道金光朝通道内飞去。

    “吱吱...”

    符咒在通道内化成火海,把通道映射的火红一片,从里面传出密密麻麻的惨叫,全是蜈蚣被点燃后的凄鸣。

    没了毒蜈蚣的威胁,众人很快把前面大门探明了情况。

    虽然地宫早已被当初元朝将士搬空,但是遗留在柱子上的玉器装饰之物,还是让众人激动非常。

    回到大殿内,陈玉楼当即安排人,让大部队从悬崖下来,地宫大门从里往外打盗洞。

    鹧鸪哨也把老洋人留下,用分山掘子甲协助群盗打盗洞。

    吩咐好一切后,陈玉楼带着张非语鹧鸪哨等人继续往宫殿内深入。

    一路上来到内殿,都没遇到什么机括陷阱,这让众人都有些放松。

    只有陈玉楼和鹧鸪哨皱眉不语,他们都是卸岭搬山一脉的魁首,下过的墓不知凡几,还从来没遇到不设防的墓室。

    难不成真正的墓穴不在这里?

    陈玉楼观察着四周,发现这里的确也不像一个墓穴,更像是古代的炼丹宫殿。

    没有理会众人四处乱逛,张非语站在裂缝旁,静静的感应六翅蜈蚣的位置。

    丹井内虽然妖气很重,但却没有发现六翅蜈蚣的身影,张非语立即转身对着众人喊道:“都回来,这里还藏着一只成了精的大妖。”

    陈玉楼刚想问张非语发现了什么?就听到内殿里传出了惨叫声。

    张非语脚下连点数下,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里殿内。

    陈玉楼和鹧鸪哨也是脸色一变,急忙也跟了上去。

    张非语进入殿内,就看到一条身长五六米的大蜈蚣,盘踞在房梁之上,正死死的盯着他。

    六翅蜈蚣感受到来人身上带给他的威胁,嘶吼一声从房梁冲了下来。

    想要先下手弄死对他威胁最大的。

    “孽畜找死!”

    张非语低喝一声,身行宛如一阵清风对着六翅蜈蚣冲去,手中三尺青锋亮起一道金光,脚下步伐带着阵阵残影。

    “铛铛...”

    青玄剑砍在六翅蜈蚣的头上,发出来金属的撞击声。

    “好硬的外壳,果然是结了金丹的妖物,不枉我特意来一趟。

    原著中他们能弄死这六尺蜈蚣,绝逼是靠着主角光环。”

    一人一蜈蚣身形调换,张非语站着房梁上,看到留在六翅蜈蚣头上的一道白点暗道。

    六翅蜈蚣发现对方奈何不了自己,又猛的对着张非语冲来。

    “铛~铛铛...”

    六翅蜈蚣虽然长着翅膀,但六翅蜈蚣的速度对张非语来说根本不给看,只能被动的挨打。

    刚刚的两次交锋,张非语连续四次击中同一处地方,此刻蜈蚣头上已经流出深绿色的液体。

    感觉到头上带来的疼痛,六翅蜈蚣的嘶吼更加愤怒,但它毕竟结了内丹有少许灵智,一时间也不敢再次冲上来。

    趁着张非语牵制住了这怪物,殿内的众人纷纷逃离,只留下两具剩下半截尸体。

    当鹧鸪哨和陈玉楼赶到时候,看着涌出来的众人,陈玉楼拉住一个手下问道:“怎么回事?里面发生了什么?”

    “里面有蜈蚣精,好大的一只蜈蚣,我们刚进去就有两人被袭击了,心中张道长在和那怪物对峙呢!”

    被拉着的人面色苍白,但是还算平静,看到是自己的把头,连忙回道。

    鹧鸪哨一听就急忙冲进殿内,想要助张非语一臂之力。

    张非语咬破中指,往青玄剑身一抹,剑身发出一声轻鸣,金光更甚几分。

    鹧鸪哨进了就看到正在对峙的一人一妖,掏出手枪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我没事,你小心一点,这蜈蚣吃了宫殿内残留的丹药,日夜用丹气修炼,已经成气候了。”

    张非语手持青玄剑,目光死死盯着六翅蜈蚣回道。

    六翅蜈蚣看到又来了一个人,再感受到青玄剑带来的威胁,身形一展便想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