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28章 028:俢源炼魂决
    张非语在掉落的一瞬间,手中的青玄剑插进了井壁内,把自身气息收起,整个身子挂着半空。

    六翅蜈蚣身子重重的砸在丹炉上,身子软绵绵的趴在那一动不动。

    就在张非语想下去看看它是不是摔死了的时候,六翅蜈蚣抬起来了头,全身关节颤动嘴巴大张,一颗金色的内丹从它体内飞出。

    内丹散发着金光,在六翅蜈蚣的透顶不停的旋转着。

    六翅蜈蚣对着内丹吐纳起来,嘴巴一张一合,每一次吐纳,都有一道金光进入他的体内,修复着他的伤势。

    张非语见此情景,嘴角上扬帅脸带着一丝欣喜,单脚对着井壁一蹬,身形朝着下面内丹抓去。

    六翅蜈蚣本就受了伤反应迟钝不少,压根就想不到自己的老巢会突然冒出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内丹就被抢走了。

    “吼~”

    六翅蜈蚣愤怒的张开大嘴嘶吼一声,巨大的口器喷出一股腥臭味,在这狭窄的空间挥散不去。

    让站在一旁棺材上的张非语恶心不已,但六翅蜈蚣根本不在意这些,它只想吞了面前的这人,躲回它那颗内丹。

    妖物的内丹是其一身修为所化,内丹离体不但修为下降,时间一长就连生命都会终结。

    张非语看着手里这颗夜明珠大小的内丹,脸上浮出一个笑容,有了它炼化尸王的概率就更大了。

    他之所以不告诉陈玉楼他们墓穴在山顶,就是为了拿到这款内丹,此时内丹在手,留着这条六翅蜈蚣也没用了。

    就在张非语刚把内丹放进怀里,六翅蜈蚣就扑了上来,但此时它的动作和刚开始相比差了不知一节。

    我都还没动手,你倒是先来找死了。

    张非语施展身法,跳到了蜈蚣背上,法力渡入脚心重重一踏,原本还在挣扎的蜈蚣顿时被一股巨力拍在地上。

    张非语也不废话,没有过多的花里胡哨,举起青玄剑插入六翅蜈蚣头上的伤口处。

    三成青峰全部没入,纵使是大罗神仙相救也活不了。

    张非语有些不放心,抓着青玄剑转了两圈,拔出来的时候险些被墨绿色的脑浆溅到一身。

    练了这么多年剑法,根本就很难对敌施展出来,练剑法也是为了让招式成为本能。

    生死之间完全是没有套路的,全靠临场反应,不管是对阵任老爷,还是此次的六翅蜈蚣,都是用最简单的劈砍穿刺杀敌。

    把青玄剑归鞘,张非语拿出一个小瓶子,咬破中指在瓶底画了个太极图,又在瓶口处涂了一圈。

    “天门开,地门开,世间游魂入瓮来。”

    张非语拿出一张拘魂符,贴在小瓶子上大喊一声:“敕...”

    话音刚落,从蜈蚣头上飘出一个光团,被吸进了小瓶子里。

    除此之外也有一股精纯的至阴之力被张非语吸进体内。

    六翅蜈蚣大部分修为都在内丹里,所以张非语获得的至阴之力很少,一入体内就被炼化了,软如一碗水倒入池塘,溅不起几朵水花就消失了。

    等到张非语做完这一切,陈玉楼他们也找到了那条裂缝走了进来。

    “张道长,你没事吧?”陈玉楼一进来就看到六翅蜈蚣静静的躺在地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张非语问道。

    “我没事,不过条成了气候的蜈蚣罢了。”

    张非语淡淡道。

    平淡的语气让众人感觉他在装逼,但是有没有证据。

    陈玉楼:“......”

    好气哦!原本最会装逼的本来是自己,但是自从张非语来了之后就变了。

    陈玉楼郁闷的想着,又突然抬起头问道:“那内丹呢?道长能不能让我看看,早就听闻内丹玄妙无比,只是一直无缘一见。”

    “没什么神奇的,若不会炼丹之术,这东西就一文不值。”

    张非语把内丹递给陈玉楼,鹧鸪哨等人也好奇的上前查看。

    见他们这副模样,张非语有些不放心,便道:“若是直接吞服这内丹,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那股妖力,一时三刻便会爆体而亡。”

    众人一听吃了会爆体而亡,顿时好奇心大减,观察了一阵就没啥兴趣。

    陈玉楼有些恋恋不舍把内丹还给张非语,他才不相信张非语的鬼话

    他查阅过古籍,知道内丹的妙处,虽然是有些风险,但是吞服之后不但气力大增,全身气血也会通畅。

    不过他也是要面子之人,听出来张非语话里的意思,也就把内丹还给了张非语。

    此间事了,张非语懒得在地宫待着,回到了悬崖上,和张承继一起回了攒馆。

    “师兄,下面是不是真有大墓?有没有遇到僵尸啊?”

    张承继一路上都十分好奇,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张非语:“下面不是墓穴,只是一个地宫,如果你想下去的话,现在下面没有危险了。”

    张非语现在没空搭理张承继,把他打发到地宫,他现在要找个地方祭炼内丹。

    回到攒馆,简单的布了一个阵法,张非语拿出六翅蜈蚣的内丹开始祭炼。

    他要把内丹提纯,祛除杂乱的妖气,这个过程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好在卸岭群盗和罗老歪他们现在忙着铲地宫地皮,没个两三天时间也忙不完。

    内丹被张非语用法力托在半空,湛蓝色的法力不断地压缩着内丹。

    内丹的妖力慢慢变成了张非语精纯的法力,内丹也慢慢在变小,原本如夜明珠的内丹变成了珍珠大小。

    一颗淡蓝色的内丹在半空旋转,经过自己一天一夜的祭炼终于完成,张非语脸色有点苍白,开始打坐恢复法力。

    途中鹧鸪哨过来找张非语,想商量元墓的具体位置,他现在把寻找雮尘珠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元代古墓上了。

    敲了几次门,都没得到回应,鹧鸪哨想推门进去看看,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明白了张非语是在闭关调养,就转身找陈玉楼去了。

    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把精气神恢复到饱满,张非语开始了第二个准备。

    他要把昨天那头蜈蚣的魂魄打入到内丹里面,不过在这之前,同样要先把魂魄练纯。

    他的炼尸不是简单的用法术控制,而是像炼制分身一样一魂控两体。

    张非语先把蜈蚣的三魂七魄全部炼成一体,成了最精纯的魂体,就像喝了孟婆汤的灵魂,还没诞生出意识。

    看到这纯净的灵魂,张非语下意识有些想要吸收掉,这种感觉就像是饿了很久的乞丐看见了烤乳猪一般,让人难以控制。

    难怪正道不允许门下弟子修炼这门《俢源炼魂绝》,他现在都有些忍不住,眼前这小光团他只要吸收了,他的灵魂就能增强不少。

    若是心中不坚的弟子学会了,可能就会走上杀人炼魂的邪路,这种只要杀人就能变强的法门,没几人能顶得住这种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