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29章 029: 张承继斗白猿
    这本道法原本是一位道家高人,为了修复自己缺失的一魄而创造的,但他想不到,在他吸收了第一个魂体之后,就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当被道门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残害了一千多人,发现他已经彻底堕入邪道。

    为了除掉这道门败类,三大道门,天师府、武当山、全真教出动三大真人,追杀了半个月。

    那人本就是道家宗师,再吸收了千道魂体之后,灵魂圆满归一。

    体内法力直逼天师,虽然有损自身功德,不能进行授箓。

    但是直逼天师的修为,还是让三大真人一死两伤,那一战打了一天一夜。

    事后天师府夺得了这法门的处理权,把这邪法封禁。

    当时的天师害怕弟子知道此法,会忍不住修炼,但是烧毁却又舍不得,只能偷偷藏了起来。

    小时候张非语在三清殿,无意中在元始天尊法身后一个暗格发现了这本邪法。

    连他的师父都不知道俢源炼魂决的存在,张封印在看到这本道法是介绍,也不敢告诉师父,偷偷的藏了起来。

    有着上一辈记忆的张非语,根本不认为功法有正邪之分,只是取决修炼的人。

    所以就开始偷偷的修炼这本俢源炼魂决,但是他现在明白了,这道法真的很邪。

    强制压制自己内心想要吸收的想法,定了定心神,把自己的一丝元神分割出来打入光团之内。

    强忍着犹如凌迟的剧痛,张非语脸色苍白,全身被汗水浸湿,终于把一丝元神分割出来。

    当那一丝元神融合了那道魂体,光团刹那间便变换不停。

    最后变成了张非语的模样,只不过只有巴掌大小,一个蜈蚣的灵魂练出来的魂体还是太小了。

    张非语记得原著中这里还有一头白猿,也是喜欢伤人的孽畜,经常袭击一些进山采药之人。

    既然不能杀人练魂那就杀妖的,这也是是为民除害了,不会损伤功德...

    张非语运用心神尝试控制着小元神的动作,发现很顺畅如臂使指。

    看来是成功了。

    接下来就是让小元神炼化内丹了...

    融合了内丹小元神就能够修炼,不至于魂力越来越少。

    嗯...现在的小元神还是太弱了点,想要融合尸王可能还有些不够。

    看着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元神,张非语有些不放心。

    看来先要去把那白猿的魂魄收了,张非语站起身走出了房门。

    他闭关两天,攒馆仿佛变了一个样...

    张非语眼角抽搐,无语的看着攒馆外摆放这各种东西。

    看来罗老歪是个资深的三光者,连地宫的殿门都给搬出来了。

    看他们忙碌的样子,后面恐怕还有不少东西要搬......

    “张道长早上好!”

    正在清点数量的士兵看到张非语出来,纷纷恭敬的行礼打招呼。

    他闭关这两天,他在地宫的事迹被传的神乎其神...

    所有人看到他都仿佛看到神仙一样,张非语一路笑着点头,和大家打着招呼离开了攒馆。

    “哎呦!你看到没,仙长对我笑了。”

    “你滚吧你,就你那衰样,呸!”

    看着张非语离开的背影,士兵们纷纷议论起来。

    “果然是仙风道骨,一看就知道是神仙中人...”

    “那不可是,我可是亲眼看着仙长施展仙法斩杀那六翅蜈蚣的。”

    “我作证,我也看到了,仙长浑身冒着金色的仙光,一拳就把那大蜈蚣打飞出去十多米...”

    ......

    张非语不知道士兵们的议论,即使是知道了也就一笑而过。

    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你只要穿着道袍变两个戏法,老百姓就会把你当成神仙供起来。

    张非语找了一圈,没看到张承继,猜测他应该是跟着陈玉楼他们一起上山探墓去了。

    瓶山上阴气很重,瘴气混杂妖气,滋生出不少毒虫精怪...

    想要在山上找到那白猿,难度不小。

    张非语也不是很急切,感应到有妖气重的就去查探一番。

    一路上除了不少毒虫野兽,但还是没有找到那头白猿。

    瓶山不大,张非语在接近山顶之处,就听到前面有打斗声传来。

    张非语运行身法,在山林间几个跳跃便来到打斗处。

    刚好,之间要找到两波都在,鹧鸪哨、陈玉楼、红姑娘、老洋人和张承继五人正和一群猿猴交手着...

    张非语到时候时候战斗差不多结束了,,这五人个个都生怀绝技,单独一个遇上猿群或是还有些麻烦,但是五个在一起,对猿群就是个灾难。

    猿群首领被张承继一个人拖着,不过几分钟猿群就留下七八具尸体逃走了,剩下白猿被张承继缠着脱不开身。

    众人想上前帮忙。

    “不用,我好久没玩的这么开心了,平时根本找不到这样的对手,让我好好玩玩。”

    张承继满脸兴奋,手中长剑挥舞着和白猿战在一起。

    他实力早就到了六品,实力在同龄人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但始终和师父待在一起,实战经验少的可怜。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势均力敌,虽然只是头白猿,但也是不可多得能磨炼剑法的机会。

    张非语站着树上看着。

    鹧鸪哨他们根本没发现张非语的到来,都在认真看着战斗的一人一猿。

    白猿也不是简单货色,一身腱子肉羡煞多少健身教练,加上猿类本身的机敏,一时间难分伯仲。

    不过它也讨不了好,闪着金光的长剑朝它攻来,以它的防御力根本不够看,完全进不了张承继的身。

    时间一长,白猿身上就被鲜血染红了。

    每一次想要逃,都被张承继迈着玄妙的步伐赶上,在它背上留下一道伤口。

    更何况边上还有四人掠阵,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过。

    一时间白猿便有些绝望,开始了困兽犹斗。

    这白猿虽然算是成了气候,但却还未修出内丹,也没什么本命神通,除了活的长寿之外就剩一把力气。

    但是面对比猴子还滑的张承继,再有力气打不着也没用。

    在树上观战的张非语暗自点头,这小师弟深得张玄真的真传。

    战斗套路和张玄真如出一辙,就是打你的弱点,从来都是以己之长攻其之短。

    攻其弱点恶心死对手,这就是张玄真信奉的法则。

    白猿已经失去了理智,彻底发狂了,一心只想弄死眼前的小道士。

    面对张承继刺来的剑,白猿不躲不避,一拳朝着张承继打去,哪怕就是死也要给这小道士一拳。

    张承继见状,脸上不惊反喜,急忙拉开距离,开始风筝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