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32章 032: 身外化身
    恢复了一些,张非语便让承继留下给他们祛除体内阴尸气,他带着尸王回到攒馆。

    现在这尸王被功德业火灭掉了灵智,只剩下一个空壳,现在张非语可以把他练成自己的分身了。

    先把小元神唤出,打入到尸王体内。

    张非语再符咒以十二生肖摆出真火炼神阵,他要用真火把小元神和尸王炼为一体。

    现在的尸王太丑了,一看就不像活人,顺便可以用真火重塑容貌。

    毕竟颜值高还是很重要的。

    真火炼神阵刚布下,地上就冒出一股幽白寒冷的火焰。

    这火与与普通的火有很大的区别,能在淬炼自身元神,却不会对元神有所损伤。

    由于张非语和小元神一魂双体,是自身元神分离出去的,彼此之间精神相通。

    幽白的火焰升起的时候,连同张非语的元神都一起被灼烧,强烈的疼痛让他脸色苍白,一瞬间汗水便打湿衣襟。

    完全没有准备的张非语倒在床上闷哼,剧烈的疼痛让他青筋凸起,恐怖异常。

    不只是他,尸王体内的小元神也是惨叫连连,还好张非语在房间布下阵法隔绝掉声音。不然...

    张非语没办法关注被祭炼的尸王,他现在全力抵抗这股灼烧灵魂的疼痛,完全没有精力再去关注尸王。

    尸王被幽白的火焰包裹着,不只是体内的小元神,连肉体都在火焰的淬炼下慢慢发生改变。

    随着小元神和尸王的契合度越来越高,尸王的体型面孔都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契合小元神。

    小元神本就是张非语分离出去的,相貌也和张非语一模一样,尸王全身骨头啪啪作响,身形在不断扭曲改变...

    距离的疼痛让张非语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一边运转体内功法,一边抵抗着疼痛。

    时间慢慢过去,他的元神对疼痛的抵抗也越来越强,仿佛是对痛感麻木了一般。

    感觉到疼痛消失,张非语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长舒一口气。

    衣服也不知道被汗水打湿了多少次,浑身黏黏的十分难受。

    先内视自身情况,张非语发现丹田内法力虽然没什么变化,但他的元神比之前强大不少,能感应更远的距离。

    原本他能感受方圆十五米的情况,现在他感受了一下,方圆三十米的风吹草动都能感应到。

    不过当他看到面前的尸王之后,张非语一阵无语,因为面前站着的是和他一模一样的身体。

    不过此时这尸王分身还没彻底完成,只是像一块木头一样傻傻站着。

    张非语逼出自身心头精血,融合到尸王分身上。

    大功告成了。

    一瞬间,张非语感觉和面前的分身有一种很玄妙的联系。

    尝试着控制分身活动着,没有丝毫不适,就好像在控制自身一样。

    两个张非语互相打量起来,这种感觉非常奇怪,他还从来没有这样观察过自己。

    探查了分身的状况,张非语发现分身保留了尸王的金甲防御力,原本青僵的修为被炼化了。

    但是原本至阴的僵尸,融合内丹和小元神。

    阴阳调和之后已经不算是僵尸了,更像是化形的妖体。

    张非语控制着分身穿上自己的道袍,打算身份互换一下,以后让分身冒充自己。

    他则带上面具隐藏自己的身份,反正他们现在不管是元神还是气息都同出一辙,分身除了防御力比自己强大之外,原本青僵的修为也变得和本体一样。

    本体能用的法术,分身也能施展,外人根本无法分出他们谁是本体。

    张非语把分身留在房内,修炼上清三洞五雷经箓,他先去洗个澡,再去和陈玉楼告个别。

    他此行的目地都已达到,是时候离开了。

    ......

    “师兄,我们接下来去哪?”张承继又转过头,观察在后面带着面具的张非语有些好奇,“为什么你炼化后的尸王体型完全变了,这应该不是我们龙虎山的炼尸法吧!”

    “我也不知道,走到哪算哪。”分身转过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张非语,嘴角上扬露出一丝满意,“这不是炼尸术,是身外化身之法,因为修炼难度过高,一直被封禁着。”

    “毕竟我以天师弟子游历,一言一行皆代表我天师府,总不能真带着僵尸到处跑吧?”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和二师伯解释呢?他知道你要炼尸,不知道有多失望!”

    分身笑了笑,没有回答。

    “如果不想露宿野外,就赶紧跟上。”分身骑着马朝张承继说道。

    ......

    布达拉宫。

    世上海拔最高寺院,从公元七世纪开始始建,便是所有藏民共同的信仰。

    李子柒一路上都能看到,不少喇嘛三步一拜从各地赶来朝圣,这些都是最纯粹的信仰,源源不断的朝圣者历尽艰辛只为心中那一份信仰得到圆满。

    李子柒一步步朝着上面走去,一路上引得喇嘛纷纷侧目。

    无他,因为李子柒身上的气息与此地格格不入,就仿佛一滴墨水,滴在纯白的雪上...

    刚到大殿外,便有一位年轻喇嘛走了过来,面带好奇施礼问道:“不知施主是来礼佛,还是寻人?”

    “我来找十一世达赖。”李子柒也回了一个道教礼回道,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串天珠递给年轻喇嘛说道:“你把这个交给达赖,他便会见我。”

    “施主请在此稍后,我这便去通传。”

    年轻喇嘛来到达赖们居住的白宫,刚到门口还没敲门,里面变传来一道年轻的声音,“带他过来吧!”

    李子柒看到进去还没两分钟,又出来的年轻喇嘛有些皱眉。

    还没等李子柒开口,年轻喇嘛便示意李子柒跟着他。

    “达赖就在里面,施主自行进去吧!”

    年轻喇嘛说完施了一礼便离开了。

    李子柒推门进去。

    房间不大,除了角落里有几排书架,就只有一张床,即使房间不大也显得有些空旷。

    一位喇嘛正盘腿坐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看着书。

    察觉到来人,喇嘛放下了书,抬头看向李子柒。

    “你来了!”喇嘛微笑着开口,示意李子柒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