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第34章 034: 不想取章节名。
    “老伯你放心,既然我们知道了,就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张承继见了这老头还是磨磨唧唧不肯说,急道:“我们是天师府的弟子,我们师门宗旨就是正邪对立,搏斗终生。”

    “放心,我师兄可是天师亲传弟子,鬼王尸王我师兄都斩过,区区一妖孽邪祟,还不放在眼里。”

    原本在一旁默默看戏的刘壮志,听到对方是天师亲传,瞳孔一缩、心里微微有些吃惊,但又很快转喜。

    原本他就是想让这两小道士牵扯进来,引出龙虎山老一辈的道人。

    现在更好,居然有一个是天师弟子,有天师出手,那东西肯定活不了...

    想到这里,刘壮志给老头示意一个眼神,让他说下去。

    老头活了几十年,也是个人精,一听到是天师高徒,立马换成一脸敬仰的表情。

    恭维了几句,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诸位道长还是到我家边吃边谈。”

    三人一尸跟着老头,来到他们家。

    此时他家客厅已经上好了饭菜,摆了满满一桌。

    张非语有些好奇看着桌上摆着的七八个硬菜,鸡鸭鱼肉都有,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小山村居然伙食这么好。

    而且看两人的样子,好像习以为常一般。

    我靠,这村子这么富的吗?

    要知道现在可是民国,这饭菜的水准一般地主家都难得能吃到的。

    张承继虽然也有些惊奇,但也没有什么表情。

    他自从跟着张玄真之后,也是顿顿荤腥的,而且一村之长能有这伙食,他也不觉得这有多奇怪。

    他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们一到,饭菜就做好了。

    “来,坐。”刘壮观笑呵呵的示意众人落座。

    又给四人到了一碗酒,笑道:“不急,我们先吃饱再说,这是十年的汾酒,我们边喝边聊。”

    “先说事,我们不沾酒,既然我们留下来了,肯定会替你们解决的,不过...”

    张非语越来越觉得这个村子有古怪,有些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刘壮观见分身如此态度,呵呵一笑:“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让你们白出手的,事成之后,你随便提。”

    张非语有些不耐道:“说吧!若有隐瞒...”

    “我懂,我懂。”刘壮实见张非语确实不想客套,也收起了嬉皮笑脸,喝了一口酒介绍道:“我们这个村一共28户人,这个数字从周朝开始便从未变过,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张承继不解问道,手里抓住个鸭腿在啃着。

    这几天一直在赶路,可把他馋坏了。

    “因为我们祖先向天道立下誓言,我们这一脉永世保护一个禁地。”

    “禁地?”

    张非语皱眉。

    他没有发现这附近像是有什么封印和禁地的地方啊!

    他只是觉得这个村子的人有些古怪,刘壮观一个花甲之年的老头子,气血居然比一个年轻人的还旺盛。

    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村长。

    “要是这么容易被发现,我们也不会被世代被困在这小村子了。

    我们这一脉的人,只要离开村子一个月必死无疑。”

    刘壮观的脸色闪过一丝无奈,这么多年他也看淡了,而且生活在乱世,他们还能依附禁地的庇护安居乐业,也没什么不好。

    “这可不是简单的禁地,根据老祖宗传下的说法,我们一脉守护的是仙人的涅槃之地。

    根基族谱记载,等待仙人涅槃重生之时,我们一族也能跟随仙人成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嘛!”

    刘壮观说到这,语气低了几分,看向张非语...

    张非语眉头皱的更紧了,没有搭话,示意刘壮观继续说下去。

    张承继也停止了进食,好奇的看着刘壮观,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他早就问过张玄真,这世间修道之人根本就成不了仙,修为有成的道士,要么在阴间某个人一官半职,要么继续转世投胎。

    就连传说中成仙的武当祖师张三丰,也不过是失踪了。

    因为地府没有张三丰的转世记录,便被人误以为是功德圆满成仙了。

    但是各派掌教都清楚,这时代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成仙,不管是死后封神,还是得到成仙,天道都会有感降下异象...

    见张非语俩人不信,刘壮观咳嗽两声,声音压的更低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还有...若不是仙人陵寝,我们怎么可能背负这个诅咒,而且我们一脉二十八人几千年来,从未有人绝后。”

    “听我爷爷说,他有个长辈受不了子孙后代都被困于此地,便终生不娶,后来你猜怎么着...”

    张继承笑道:“难不成他还能和西游记一样,自己怀孕?”

    听到张承继的调侃,刘壮观也不以为意,接着道:“那倒没有,不过他有一次过年去镇上采买年货,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昏死过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在一个破庙里,不过他也没有在意,以为是好心人把他救了。

    但奇怪的事,他在那破庙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救他的人,而且一回到村子,他就忘了破庙所在之处。

    当晚在酒桌上和大伙一说,大家伙纷纷表示奇怪,村子的人自出生之后都会习武,怎么可能会摔一跤就昏死过去。

    但是由于他忘了破庙在哪,也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大家也就没放在心上。

    但一年之后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他回到家,发现有个婴儿正躺在他家床上,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这是他的孩子。”

    张承继嗤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那晚救了他的是一个女子,很好解释啊!”

    “可那位的年纪比我还大,当时都快七十...”

    “噗...”

    刘壮观还没说完,就被张承继打断了。

    张承继擦擦嘴,有些尴尬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张非语转过头笑吟吟的看着他,“看来师弟你懂的挺多啊!”

    张承继这才想起来,他是一个道士,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道士,不应该懂得这些。

    被众人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张承继挠挠头,尴尬的笑了两声没搭话。

    张非语见他的样子,没在逗他,转过头对着刘壮观说道:“如果是让我们帮你祛除这个诅咒,很抱歉!我们做不到。”

    刘壮观急忙摆手解释道:“不不不...这么多年我们都已经看淡了,不会奢求能摆脱这个诅咒。再说了,不用担心自己绝后也挺好的。”

    “我们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找道士除妖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呢?”

    张非语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