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 037:求投资,求推荐!!!
    张非语跟着刘壮观穿过两旁的房子,来到正中间的祠堂。

    这祠堂有三层,占地有四五百平方,每一层都有不少牌位,香火不断的供奉着。

    张非语上下转了一圈,也没有发觉任何异常,不禁有些疑惑问道:“你们以前请的道士呢?怎么说?”

    刘壮观:“他们也没有任何发现。”

    “哦?”张非语挑眉,好奇问道:“那他们就这么走了?”

    他可不相信他们会让人那么轻易知道这个禁地,而且带他们进来之后就这样让人离开。

    见张非语有些怀疑,刘壮观急道:“只要不是我们这一支的血脉,进入过这禁地,离开之后记忆都会消失的,所以我们才会那么轻易带人进来。”

    “真的?”

    这也太玄幻了吧!张非语有些不信。

    “当然是真的了!我们这一脉守护这里多年,娶的媳妇都是外面的人,这么多年消息不被传出去,就是因为她们一离开这座山,这里的记忆就会消失。”

    “所以我们根本不怕被人发现这里,即使发现了,他们也进不来。”

    听到这个解释,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好像也能够说通。

    没有过多纠结这个,张非语对两人问道:“那你们守护的仙人陵寝在什么位置?带我去看看。”

    “这个...”

    听到要去陵寝,刘壮观有些纠结。

    张非语见状不解:“有什么问题?不是说离开这里记忆就会消失吗,那看看也没什么关系吧!”

    “不是因为这个,哎!那你跟我来...”

    说着刘壮观带着张非语来到祠堂的祭台处,把祭台上的布扯开,露出来一个黝黑的洞口。

    “我们一脉的人根本就下不去这个通道,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带你进去。”

    刘壮观指着那洞口说道,说着还用脚踩了上去。

    说来奇怪。

    看着是一个洞口,但是刘壮观踩在上面,就像平地一样...

    “这是阵法?”张非语不确定的问道。

    刘壮观:“我们也不知道,可能是仙人不愿意被打扰吧!”

    看到这个深邃的洞口,张非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在吸引着他,但是内心却又有一丝恐惧。

    张非语探出一只脚,轻轻落在洞口上。

    脚刚落下,张非语就感觉到了不对,这种感觉好像是踩空了一样,刚想把脚缩回来,洞口就传来了一股吸力,将他拉扯进去。

    强烈的失重感传来,张非语被这突如其来情况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只能不断地向下掉去。

    在失重状态下,时间过得非常漫长,就在张非语要昏过去的时候,黑色的通道出现了一丝亮光,眨眼间就摔在了地上。

    “艹!”

    张非语有些庆幸,还好是分身进来的,如果本体,估计现在都被摔成肉泥了。

    不过凭借金甲尸的肉体,摔在地上,只是让张非语感觉身子有些发麻。

    站起身。

    张非语活动活动身体,认真扫视周围情况。

    抬头看去,洞口已经消失了,他现在处在一个通道之中。

    通道宽约两米,一眼望不到头,两边镶嵌着不知名的石头,发出白色的光,把通道照的通明。

    艹!被老家伙坑了,这是什么鬼地方?该怎么出去...

    张非语看着前面望不到头的通道,内心有些慌。

    咽了咽口水,张非语拔出青玄剑握在手里,武器在手,顿时底气足了不少。

    这条通道出奇的长,张非语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是他知道最少走了有上万米,可还是看不到尽头。

    “麻蛋!这些麻烦大了。”

    张非语现在暗骂。

    长时间被困在压抑的空间,他现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烦躁的心情。

    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

    “我可以请鬼之路啊!”

    张非语眼睛一亮,想到一个好办法。

    咬破中指,在右手掌心画了一道请鬼符,口念法诀向地上按去。

    良久...

    “怎么没反应?”

    张非语皱眉。

    不可能啊!三界之内请鬼,就算有阵法阻隔,多少也会有反应的啊!

    我该不会离开三界外了吧...

    如果这鬼地方不在三界之中,那他就麻烦大了。

    符咒只在三界中才有效,而且他最大的确保障,请祖师附身也没用了!

    符咒的原理是自身法力沟通漫天诸神香火自力才能有效的。

    如果不在三界内,他现在所有的外力都不能用了。

    想到这里,张非语的脸色顿时黑了,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天师府弟子,能请来历代祖师亲临。

    在外界他能无所畏惧,是因为修炼有成的大妖厉鬼,都不敢轻易得罪龙虎山。

    即使惹到了不能忍的还能叫人,大不了赔礼道歉,若非生死之仇活命还是不成问题的。

    毕竟那些妖鬼没后台而他有,就像西游记里一样,有后台的都死不了。

    如果死了,那一定是你后台不够大,镇不住人。

    张非语有些不死心,又拿出两道神行符贴在脚上。

    结果不出所料,根本无效...

    没办法,张非语只能调动法力到双腿,朝着前面跑去。

    越跑张非语越惊,这通道真的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体内法力都快耗尽了还是看不到尽头。

    “草......跑不动了!”

    张非语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打湿了他的道袍。

    这谁顶得住啊!

    他一路上全力奔跑,跑了至少有一两个时辰,还是跑不出去。

    也就是这具分身是金甲尸,有着强大的肉身,换做本体早就累趴下了。

    靠坐在墙上休息了一会,开始打坐恢复法力。

    “嗯?有人进来了?”

    地宫的大殿内,一座石像睁开了眼睛。

    一道虚影慢慢从石像头像飘了出来,单手成爪对着张非语的位置一吸...

    “哎......怎么回事?”

    原本在打坐的张非语感觉到背后墙上传来一股吸力,没有防备身子一个踉跄被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