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天道不背锅 > 第十九章 擒王,定胜局!
    手中力道微松,尸身缓缓的顺势滑到了地上。

    脖颈扭曲到一个诡异的弧度,尸首口中溢出的鲜血溅到地上,很快就被旁边绿洲上的几棵疯狂争夺水份的绿洲植物给分割了干净。

    只有点点红渍多存留了几息,衬的离这尸身脑袋不远的几株仙人掌格外绿意盎然、鲜艳欲滴,但血渍也很快被新一轮的风沙掩盖了过去。

    不在意尸身落地时溅起的大片灰尘,陈琼抬眸淡淡的瞥了眼高坡处几人所在的方向。

    隔着几里外的几人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感到一股寒意,身子莫名就是一颤。

    “你说陈将军这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

    “啊哈哈哈,陈将军这视力可真好啊。没事没事,老左,不就是一顿打嘛,挨挨就过去了,哈哈哈……”

    ……

    也就是一瞬,陈琼便收回了视线。

    这边绿洲战场。

    “陈穹你别过来,把刀…刀放下,不…不然我就开枪了啊!”

    听到身旁有道色厉内荏却难掩颤颤巍巍的声音传来,陈琼偏头望过去,看到那壮汉死死握在手中的物件,眉头挑了挑,眸中闪过一道古怪的神色。

    转身嘴角自然的牵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含笑向着那人的方向迈了一步。

    “你!你别过来!”

    那桀族壮汉见陈琼的动作猛地退后了一大步,身子颤的厉害,都开始打起了摆子,手中的枪就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被壮汉攥的愈发的紧。

    如果此时有外人看到这幅场景一定会觉得十分的滑稽,七八个身高八九尺肌肉虬结的魁梧壮汉,手持各色凶悍武器,与一个被他们合围起来看上去随手就能捏死的瘦弱青年对持着。

    说是对持不合适,因为中间瘦弱之人神色淡然面露和善笑意,周围粗壮汉子全都肌肉紧绷、眉头紧锁、神色严肃,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额间隐有虚汗冒出。

    被围在中央的瘦弱青年,向前迈一步,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周围呈包围之势的魁梧壮汉们就豁然四散逃开,试探半天后看青年没有进一步动作才缓缓重新回到了之前围攻防备的位置。

    也许别人看着觉得好笑,可是在场几个壮汉却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

    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步错,前方便是死路,生死间的大恐怖深深的笼罩着他们。

    几位逃出的桀族高级将官们,此时神经都紧绷到了极致。因为他们对峙的人是陈穹,他们知道黄沙中缓缓走来的青年,虽然神色淡然甚至有些漫不经心,但在场没有一位傻到觉得这是陈穹放松了警惕。千百次的交锋以来,他们深知这位的恐怖。

    正因为清楚,面对陈穹,就现在这种距离,他们连逃跑的胆量都提不起来。

    看清楚那物件确实是手枪后,陈琼眸子愈发深邃了几分,那抹古怪的神色淡去后,一直以来淡漠荒凉的黑色瞳眸中少有丝丝缕缕攀附缠绕上名为兴奋地情绪。

    就像神秘羊皮卷里被施了魔法荒废古堡花园,一瓢水下去,百花绽放,枯萎带刺的枝干藤蔓疯狂快速的生长,密密麻麻快速的攀爬布满了古旧斑驳的青石墙面,其间丝丝愉悦和隐隐期待随着藤蔓缓缓摇摆。

    那经历了三年血战,虽然依旧清秀,但也明显瘦削了不少的面庞,此时久违的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随着持枪的汉子愈发紧张,手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扣在扳机处的食指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陈琼嘴角的玩味笑意也越扯越大。

    【宿主你要干什么?你悠着点!】

    “没事,就是有些好奇。”

    【嗯?好奇?好奇什么?】

    【宿主?宿主……】

    忽视了脑海中系统们聒噪的声音,陈琼脸上扯出一个最为和善的标准笑容,漆黑如墨的瞳孔透过弯成月牙的眸子轻轻地锁定着那名持枪汉子的眸子。

    清朗中带着些磁性,沙哑中带着些惑人抓人耳朵的声音缓缓响起,两分引导、三分激怒、五分蛊惑的语调萦绕着在持枪汉子的耳边响起。

    “别害怕,不要紧张~”

    “对,就是这样~冷静下来,手稳好。不要颤抖,冷静,嘘~冷静。”

    “来,看到这了吗?”陈琼一边用修长的食指轻轻点了点自己几缕碎发遮掩下的饱满额头。

    “来~开枪!对着这。‘砰!’的一下,杀了我,你们就解放了~”

    一边似是诱导似是施压般的缓步向持枪汉子的方向走去。

    “吱咯,吱咯~”鞋底踩在沙地上发出沙沙轻响。这声响好似踏在汉子的心脏上,跟着一起“扑通,扑通!”

    陈琼进一步,汉子退一步。

    知道陈穹的可怖,其他几人一时也不敢有其他什么动作,他们根本不敢妄动,怕一步错,便落一个尸首分家的下场。现在僵持着,更多的不是抱着什么对抗的心思,只是为了等一个机会,一个能让他们跑掉的机会。

    同伴的冷漠和按兵不动,让刚刚好不容易提起勇气拔枪对向陈琼的壮汉一时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独自一人面对这尊煞神。汉子的精神承受力像一把弯弓之弦被一步步逐渐拉到了个临界点。

    似是陈琼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不停的逼近刺激到了他,汉子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坐到沙地上,汉子连忙稳住身形,僵硬的脸色都有些绷不住,两个嘴角不受控制的下拉,牙冠打着颤,唇瓣绷紧死死的抿着,额角的肌肉牵起鼻子侧的肌肉,让鼻子瞬间有些被拉扯的酸胀,竟是被恐惧吓的差点出了出来。

    “你,你是个疯子……疯子!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你别逼我,别逼我!我真的开枪了!”

    “你别过来!啊!啊!”

    “砰!”

    子弹从枪口飞出,在空中带起一道音浪,直直的射向陈琼的位置。

    子弹弹出的刹那,陈琼眼中不由闪过一道失望的神色,不只是因为刚刚的蛊惑没有多大作用,汉子依旧手抖射偏了方向,根本打不到她的要害。最主要还是这记手枪子弹的威力可比真正的手枪差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