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失忆神探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人命官司
    陈达认识老温脸上的表情,那是每一个罪犯在强行抵赖过程中,让人戳穿了所有谎言之后仅剩下的愤怒。这种时候,他们这种人会对任何人发火,不管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也不管正义在何方,那种情绪的宣泄要是不挥发出来,整个人将会彻底陷入完全的低沉里,用什么拉剩下的也只有无法自拔。

    他未婚。

    老陈突然转身看向了那栋房子房山下或蹲或站的一群农家汉,他们此时在陈达眼里已经不是人了,是一个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吃人都不吐骨头。

    “老许。”

    陈达呼唤了一声,许苍生冲着手机里又说了一句:“麻烦你们和梁城市公安局联系一下,调出山坳村所有居民的户籍档案,对这些居民进行汇总,凡是户口上有子嗣登记的、无结婚登记的人口,均上报梁城市公安局,谢谢。”

    许苍生当然明白陈达喊他做什么,这些为了温支书一句话敢阻拦警察的人肯定是其利益相关者,可如今一个村的村支书又能给村民带来多大的利益?除非,这个村支书倒下会毁了整个村子,不然没有人会为了其他人抗法,亲戚也不会舍得这么付出。

    “许队长……”

    温支书还想说话,许苍生却伸手止住了他,另一只手抹了把在大冬天里忙出来的汗,顺手往裤子上一蹭:“刚才给过你机会,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了。”

    老许走向了房根底下的男子,那个蹲在地上看热闹的人刚把烟点着,眼看着有人走到自己身边赶紧站了起来:“叫什么名儿啊?”许苍生问了一句。

    刚才还脸上都是严肃的男人这会陪着笑说道:“李根,土生土长的山坳村人,最远就是去了一趟梁城,一辈子没离开过。”

    “没问你这个。”

    许苍生真是半点好脸色也不给的问道:“结婚没有?”

    “结了……”

    “咳!”

    温支书在那边咔咔咳嗽,这李根赶紧改口:“哦,哦没结。”

    许苍生回身看了老温一眼,扭头瞪向李根:“自己结没结婚不知道?”

    “没结,肯定没结。”

    “几个孩子?”

    “俩,大的上……”

    话才说一半,一辈子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李根立马露馅了,没结婚就有俩孩子了?你说第一个是非婚生子女可以,但是在这个社会,你要是还想找到第二个女人在带着一个非婚生子女的情况下再给你生一个孩子、或者说让同一个女人给你生第二个非婚生子女的孩子,那除非碰上个傻子。

    老许靠近了一点,几乎和李根脑门盯着脑门,俩眼睛瞪的这小子直看脚面子才又问道:“跟我说实话,你媳妇是不是买的?”

    还能是什么?

    李根死咬牙关不肯开口,温支书一看这是真扛不下去了,赶紧过来拉开许苍生说道:“许队长,您有什么话问我,行嘛?”

    “不行!”

    许苍生把手往回一拽:“现在事情的性质变了,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拐卖妇女儿童在咱们国家可是重罪,你以为几句话就能解决么?”

    温支书在情况没到最坏的那一刻赶紧说道:“都散了吧,没事在这聚着干嘛,家里都没活了?赶紧散了!”

    这个节骨眼,许苍生立即把枪拽了出来,随手向陈达所在的方向一扔,老陈伸手接住以后几步走到门口‘哐’一声将大门关严站在了那里,许苍生喊了一句:“这是梁城市刑警队在办案,没让你们走的,都给我少动,我们之前这位伙计枪法可不好,不信可以试试。”

    陈达狠狠瞪了许苍生一眼,这死老许让自己当了一回碎催不算,竟然还埋汰自己,哪怕他不太记得枪法到底怎么样。

    “说话,你媳妇是不是买的,要说不是,你就给我说出道理来,怎么认识的、谁介绍的、什么时候订的婚、什么时候下的聘,一是一二是二说明白了,立马放你走。你要说自己没媳妇也行,跟我去你家,家里有没有女人收拾咱干了这么多年刑警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真是光棍,也放你,可是!你要是什么都不说还让我查出来了,对不起,从严。”

    李根祈求似得看向温支书,老温迫不得已喊道:“我认了,许队,我认了行吧?你让他们走吧。”

    许苍生回头的时刻正看见老温像是彻底放弃了似得喊道:“你问我什么都说,别把山坳村给毁了,算我求你了。”

    “赶紧的。”许苍生一看已经有一个心理防线崩了,当然不急着审李根,就坡下驴走到老温身边,等待着他的答案。

    大概在九十年代初,三十年以前,那是老温第一次当上村支书的时候整个山坳村还很穷,当时全国都在搞市场经济,唯独这山坳村,是村里的农货也运不出去、村外的新鲜玩意儿也进不来,各家各户想要过日子,就得组织壮劳力用肩头将山货、野物、农作物给背出去,往往从秋收背到过年也就能背个两三趟,剩下的,就等开春的时候烂在山里了。

    那时老温是村里绝对的权威,尽管整个村的壮小伙半数都是光棍,可先给谁家扛后给谁家扛农作物的决定权在他手里,谁都知道只要自己家的东西跨越了蒙山就能变成钱,有了钱就可以过个好年,当然会给温支书溜须拍马。巧的是,当时的老温也是单身,有一些出过村的,在外边见过花花世界的人为了让自己家的农产品尽快出山,就和他说实在不行买个媳妇得了,村支书还耍着光棍像什么样子。老温一琢磨也是,好歹也要传宗接代啊,根本没多想,就买了个女人,转年,温有良就出生了。

    为什么不托没人找人介绍个对象?

    快别闹了,整个山坳村也没几家有姑娘的,家家户户都惦记着要个儿子守香火,自己都不够分;至于村外,人家一听是山坳村根本谈都不谈,还介绍什么啊,一个连农产品都出不了山的村子,来了不也是受穷么。

    有了村支书带头,整个村都有了精神了,每家每户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干,来年买个媳妇。温支书也把自己的工作重心调整了一下,凡是没媳妇的,先把农产品运出村,好歹赚点钱去上媳妇再说,有了媳妇的,先忍着,就这么着,率先娶了媳妇的楚雄才只能一直忍着,地里的收成是拦了一批又一批,急的只能自己想办法,可他一个肩膀头能扛了多少农货呢?

    慢慢的,村里的光棍几乎都有媳妇了,可这些人谁也不敢去登记,生怕这媳妇一领出村就跑了,温支书那媳妇不就是么。前两年温支书的媳妇又怀孕了,加上温有良一直没上户口,老温就琢磨着把手续领了。他觉着自己对这个女人挺好的,也没让她住过牛棚,也没动手打过,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紧着她,总不至于跑了吧?结果怎么着?刚领到蒙山里,这女的根本不顾是不是怀着孩子撒腿就跑,老温气的,抬脚就追,那这个女人还能跑的过常年在山里扛大包的老温么?没几步就让老温给追上了,这顿打……

    当时老温气喘吁吁的站在她面前,暴跳如雷:“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家里的肉什么时候不是给你先吃?”

    “你跑什么?”

    “我老温亏待过你么!”

    满脸是血、一身污秽的女人已经不觉着自己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气若游丝的说道:“我在家和的是汽水、吃的是巧克力……”

    “汽水?巧克力!”

    老温一下就疯了,拿起一块地上的石头死命朝这个女人脸上砸:“我让你汽水,我让你巧克力,我让你瞧不起我,我让你白瞎了我的两千块钱!”

    是的,老温买下这个女人一共花了两千块钱,那是九十年代初,这笔钱,能让他在村里盖上一座漂漂亮亮的三间大瓦房,是老温在整个八十年代的积蓄。

    人,就这么给打死了,老温看着尸体反倒有点害怕,伸手去探鼻息的时候,才想起来她还怀着孕!

    坑是老温亲手挖的,人是他亲自埋的,这茫茫大山里,温支书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尸体会露出来,更想不到多年之后的一场大雨会造成山体滑坡。

    咔。

    听到这,许苍生没有半点犹豫,上去就给温支书戴上了手铐,随后不紧不慢的问道:“你继续说。”

    老温突然抬起头看着许苍生:“还说什么啊?你们不就是想知道山里的女人是谁么?我都告诉你们了,不是楚家的姑娘,我们有良没杀人,是我杀的!”

    老许摇摇头:“这个事了了,让你说下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

    许苍生拽了根烟给自己点上,根本就不看老温说道:“人,是谁卖给你的,谁有这么大能耐能保证你们一村的人都娶上媳妇?”

    要是普通的人贩子怎么也安排不了一村光棍,许苍生当然要打蛇随棍上,抓出幕后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