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从九龙夺嫡开始 > 第十九章 雪花楼
    就这样,本来的破案环节,进入了发大财环节。

    李牧是县太爷,是一把手占据大头;赵弥是县丞,是二把手,又是次之。他们吃肉,下面的小弟喝汤。

    于是,短短两年不到,一千两黄金,十六万白银到手了。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古人还是说的有些轻了。

    当然了,李牧可以拒绝,只是以后,只能活在真空当中了。

    做官当为张居正,莫为海青天。

    “凶手到底是谁?”李牧思索着,隐约有一丝线索。

    次日,李牧离开县衙,离去的时刻,独自一人,没有衙役相随,走在大街上,很是随意。走着走着,到了雪花楼。

    雪花楼,是鄞县的最大青楼。

    在这里诞生诸多出色名妓,还有一些名妓,陆续从良。那里有需求,那里就有生产。

    大约是八九点的时刻,雪花楼还没有开张,里面的姑娘们正在睡觉着,很多青楼的姑娘,都是夜猫子,晚上活动,白天睡觉。只有几个小厮在清理扫地,正在清扫走着。很快,见到了李牧。

    “拜见大老爷!”

    “拜见父母大人!”

    “拜见青天!”

    几个小厮上前打着招呼,诚惶诚恐,身体在发抖。

    没有什么装逼打脸情节,这位大老爷在鄞县已经一年多了,小厮们都是认得,没有装逼的空间可言。

    “妈妈,大老爷来了!”

    一个小厮叫道,快速去叫人了。

    几个小厮招呼着,李牧端坐在椅子上,品着茶水。

    片刻之后,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出现,大约是三十多岁,已经有些年老了,唯有装扮上,才让变她得迷人起来。

    “妾身,拜见青天!!”

    老鸨上前道:“青天需要那位姑娘招待!是牡丹姑娘,还是海棠姑娘,还是荷花姑娘,还是芍药姑娘。青天是探花郎,入我雪花楼,不求分文,只求留下诗篇。这里的姑娘随意挑,可以龙戏双凤,可以三才归一,可四季同归,五龙朝凤,牛牛吉祥,七星高照,八八顺心,还是九九归一,十全十美!”

    很快,本来安静的庭院,顿时喧闹起来,走出了一个个女子,美色怡人,或是端庄,或是文雅,或是风情,或是内魅,各种各样的美女交替错落,尽数出现了,看着李牧眼中闪动着征服的欲望。

    男人,想要征服那些出色的美女,上等的佳人;可美女,也想要征服那些一等一的奇男子。

    这时,一阵香气袭人,一个美女迎面而来,一身白色薄纱褶裙掩饰不住她那饱满诱人的身材,在一条白色绣大红牡丹花的抹胸束缚下更是迷人,嫩在一身白色的映衬下更显白皙迷人。

    这女子刚刚出现,就是鹤立鸡群,站在众美女当中,好似明月在群星当中升起,夺走了众人的眼神。

    李牧看着,微微失神。

    美女上前道:“小女子白牡丹,拜见探花郎!探花郎,若是有闲暇,可到小女子房间当中,叙说一二。”

    说着,巧笑嫣然,白嫩的玉手轻掩樱唇,狐媚妖娆,真是一绝代美佳人。

    这时,又是走出一位绝色佳人,看年纪不过二十三四岁,一身粉红色的绸质薄杉罩在她高挑修长的玉体之上,完美的身材尽在我眼前,挺拔的身躯,还有盈盈一握的腰肢,头插一弯光滑如玉的碧玉凤钗,一走上面下垂的几个银球四下乱转,盘起的秀发衬托出一张粉面桃花,樱唇秀鼻,星眸点点,嫩白的肌肤吹弹可破,精致的五官毫无一丝瑕疵。脚踏着一双粉面绣金菊花的香软鞋飘飘走来,好似九天仙女下凡。

    李牧心神起伏,感觉到身躯一阵燥热。

    绝色佳人道:“小女子海棠,拜见青天。姐姐不够意思,父母大人第一次登门,岂能姐姐独占,不如让小妹,也到姐姐那里去。”

    老鸨上前道:“探花郎可满意!只可惜,芍药姑娘,荷花姑娘,刚刚离去,一个到了宁波,一个到了苏州。不然探花郎,定然能领略四位姑娘的风采。牡丹姑娘,善于音乐;海棠姑娘善于诗词。”

    李牧点点头。

    老鸨道:“两位姑娘,不属于我雪花楼,只是暂居于此。她们皆是处子之身,在江南也有名气,若是才略一般,纵然是知府,侯爷之流,也未必能让两位姑娘见上一面。”

    白牡丹道:“传说,大人为探花郎的时刻,曾经在京城做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此诗,小妹为之倾倒。只是探花郎,莫要因小妹主动送上,就是有轻慢之心!”

    李牧微微皱眉。

    在京城,高中探花的时刻,李牧曾经写过这首诗。

    只是没有想到,传到了江南。

    李牧道:“这个自然!”

    海棠道:“那请大人做诗一首,小妹和姐姐愿意相伴一二!”

    其他女子也是上前起哄着,李牧四周观察着,却是未能找到四姨娘的踪迹。不是说,四姨娘雪花楼出生,后来成为钱举人的小妾。钱家灭门后,四姨娘回到雪花楼吗?为何不在这里。

    李牧道:“牡丹,海棠,荷花……有了……”

    有逼不装,妄为探花郎。

    李牧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昔圣人独爱菊,因其为花中君子。自盛世以来,世人甚爱牡丹,牡丹花之富贵。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说完之后,李牧道:“咳咳咳,这不是诗,可惜了!”

    做做诗,变成写文了。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白牡丹微微笑道:“此文有其魂!”

    海棠道:“此文若是送给荷花姐姐,倒是最好,只可惜,她不在。我们只是陪衬”

    又是交谈了片刻,李牧道:“本官为了钱家案子而来,据说钱家四姨娘,回到了雪花楼。不知道她在何处?”

    顿时,本来喧闹的四方,一片寂静。

    白牡丹道:“她本是可怜人,本来从良,嫁给钱家,生下子嗣,老了算是有依靠。可钱家灭了,只能再次回到青楼。如今,还念着昔日的情分,为钱家老爷守孝,现在不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