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吃属性 > 第八十三章 色子有问题
    “这怎么可能?”

    韦笙一手扒开当在前面的手下,往前一步,想看得更分明。

    其它人一样,伸长了脖子。

    然后揉揉眼睛。

    没错,就是两点。

    两个一点的红星朝上。

    但是为什么会是两点,最小也是三点呀。

    原来还有一颗色子裂成了两半,裂痕面朝上,无点。

    110,所以是两点。

    比三点更小。

    “这样也可以!”

    这位刚接手的高手,双腿一软,趴在了赌台上。

    “十八连胜,黄家小郎君十八连胜!”

    “我的天,十八连胜了!”

    “这盘不算,你的色子坏了,重新来!”韦笙此时是输红眼了,哪怕不用他付出任何钱财。

    可是他真的输不起了。

    他受不了了。

    三点都还能赢,太没道理,没天理了。

    “当然不算!”出奇的是黄盟竟然同意了。

    众人一愣,韦笙旋即一笑。

    哈哈哈,黄大盟你个笨蛋,竟然同意我说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黄盟捡起那颗裂开的色子举起来道:

    “大家看清了吗?这色子有问题,里面是空的,藏了铅,只要熟悉这色子特点,加以练习,便能想大想小,想要多少点就有多少点,所以富贵赌坊出千耍诈。

    他们就是靠着这种做过手脚的色子,骗得你们家破人亡,卖儿卖女。”

    轰!

    整个赌坊一下子炸了窝的蚂蚁。

    所有人都震惊了。

    色子做了手脚。

    赌坊一直在出老千。

    难怪只能他们赢,我们输。

    原来色子有问题。

    要不是小郎君用力过重,恰巧震裂了这色子,他们恐怕要被骗一辈子。

    一直在富贵赌坊赌博的赌客们,这下全都愤怒了。

    纷纷大声囊叫:

    “无耻!无耻!大骗子!”

    “还钱!还钱!骗子!”

    “大骗子,还钱,还我们钱!”

    一时之间那些愤怒不过的赌客声音越来越大,越喊越响,喊得人越来越多。

    连程处默等人也跟着喊了起来。

    见到程处默等人也喊话了,其它看热闹的也纷纷助威。

    对面韦笙的脸色以经紫得不能在紫。

    脸面一直在抽。

    而且他也有些慌乱了。

    赌坊作弊这是在正常不过了。

    但是当面被人揭穿,这就难看了。

    此刻他是吃了黄盟的心都有了。

    可是他却不敢回一句话,因为事实摆在这里,容不得他狡辩。

    没人会相信他们。

    “公子先上楼,万一这帮刁民闹起事来,恐怕会伤到你!”

    族内负责保护他的那两个家生子护着他劝道。

    韦笙这才反应回来,连连后退。

    黄盟见韦笙怕了,伸手扯了扯程处默等人,眼神示意一下,。

    在后抬着钱箱默默的退了出来。

    “大盟,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们要出来,只要在给这些人打一打气,助助威,他们肯定敢打死赌坊的人,烧了赌坊都有可能!”程处默不解的问道。

    这才刚上头,正是兴奋的时候。

    黄盟道:“处默,今天到此为止了,如果真的怂恿这些百姓烧了赌坊,那么我们有理也变成无理了,而且并没有任何好处,反而有错的会变成我们。”

    “同时这些百姓闹出了伤亡要是有人丢了性命,那便是我们的不是了,我的目的是整跨赌坊,并不是要牵连别人受伤或是平白折了命在里面。”黄大盟大当然相信,只要他动手跟韦笙打起来。

    这些百姓绝对分蜂拥加入,上演全武行。

    趁机烧房子,抢钱抢值钱的东西都不在话下。

    这样确实是能一口气将赌坊给整没了。

    但是总会有人受伤,有人平白看热闹而丢命。

    这并不是他期望的。

    他跟韦家那是他跟韦家的事。

    将这些百姓牵进来,那就不厚道了。

    而且放火烧房子,性质就恶劣了。

    矛盾直接上到官府层面。

    他反而吃亏。

    万年县令的事,一直在提醒着他。

    有些东西还不是时候。

    今天他目标完成了。

    属性拿到了。

    对赌坊的打击目的也达到了。

    在出手就得不偿失了。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哎!大盟你就是太仗义,太仁慈了!”程处默不免有些惋惜,回头瞧了一里面里还在叫囔的众人,手还痒着。

    李震、秦怀玉等人听完则抱拳赞道:“还是大盟哥高义。这个时候还能克制自己,我们佩服!”

    换了他们,可能就跟程处默说的一样,直接对赌坊下死手了。

    …………

    李泰寝殿!

    此时派出去买蚊香木的手下以经回来了。

    为了向李泰交差,他添油加醋对事情经过进行了高度渲染与加工。

    将黄大盟等人形容得要多可恶有多可恶。

    “王爷,他们打小的到不打紧,可是他们无视王爷,看不起王爷,小的就不能忍了,便与他们打了起来,可是小的学艺不精,双拳能敌他们六人,只好滚回来见王爷了。”

    “可恶,天子脚下,竟然敢不把本王放在眼里。”李泰本就是一个脾气暴躁之人。

    从出身开始就受到李渊跟李世民的极度宠爱。

    从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过得比太子还要风光。

    一听手下不仅没买回蚊香木,还被揍了,怒意升腾。

    重重一拍案几大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本王给了这么多钱又不是巧取豪夺,竟然敢不将本王放在眼里,看本王怎么收拾他。”

    说完,李泰起身,然后带着一票人出了宫去黄家酒楼。

    很快李泰杀气腾腾的到了春风街。

    眼看快到黄家酒楼了。

    这时黄盟等人也推着钱箱返刚刚到店门口。

    李泰那手下看见六人正好回来,便道:“王爷,就是这六个小兔仔子不识好歹!“

    李泰定眼一瞧,愣了愣,然后反手一巴掌甩在这手下的脸上。

    “王爷,你为何打我?”

    手下懵逼不已。

    李泰哼道:“没眼力的家伙,你竟然不知道程处默那个彪子,你知不知道,你骂的那六个人中有五个是我大唐未来的国公!”

    李泰是认识程处默等人的。

    无它,因为他们都要去国子监上学。

    抬头不见低头见。

    程处默等人是武勋子弟,平常在国子监就爱闹腾。

    他作为王爷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李泰这人最讲尊卑。

    虽然看不起程处默等人,但他们毕竟是大唐小国公,岂是一般庶民可以辱骂的。

    所以这一巴掌是教训手下而打。

    李泰这手下傻眼了。

    六个人有五个就是小国公。

    我怎么知道呀?

    “那王爷我们就这样算了!”此人捂着通红的脸小声的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