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 > 967、死于诅咒的妇女(求订阅,求收藏,求月票)
    被招魂的灵异召唤出来的腐朽的老人叹了口气道。



    但并没有对太平古镇的那些人被厉鬼围殴的情况视若无睹,也不知道是动用了什么灵异的手段,下一刻,泥土变得松软,那些试图袭击太平古镇的那些厉鬼竟然诡异的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坟包。



    危机竟然就这么轻松的解决了!



    但显然,这种压制是暂时的,因为仅仅是一座巨大的坟包还无法压制众多的厉鬼,还能够看到坟土不停的涌动,像是里面有什么在挣扎着,试图脱困。



    这一点,无论是招魂人还是苏远都没有想到的。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对于眼下的这种情况,这位已经逝去的民国七人组中顶尖的驭鬼者做出了判断。



    他没有办法拿下苏远。



    至少以招魂的灵异而言,是没有办法支撑他那么长时间的存在。



    亡魂越是拥有强大的灵异力量就越难长时间维持,这是招魂灵异的弊端所在。



    而身为最为顶尖的那一小撮人,太平古镇的独眼老人能够一次就将其招魂成功,这已经是运气使然了,而且仅仅只是出现了片刻,说这么几句话的功夫,这个腐朽老人的身体也不再清晰了,又开始逐渐模湖起来。



    苏远微微眯起了眼睛,虽然知道对方未必能够奈何的了自己,但是也明显能够从这个被招魂出来的存在的身上感受到威胁。



    但也仅仅只是威胁罢了,除非招魂能够一口气将民国七人组全都招魂出来,那么他肯定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如果仅仅只是一个,那苏远没有害怕的理由。



    正当苏远打算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加你,黄山村鬼域有了被入侵的感觉,那是一道耀眼的红光,伴随着红光的消失,杨间的身形出现在了黄山村鬼域中。



    对此,苏远并不奇怪。



    得益于从鬼眼之主身上的鬼眼,面对绝大多数的鬼域,鬼眼都是能够顺利入侵的,除非是对上了鬼画那种天生克制鬼眼的东西,否则的话,很难有什么是杨间没有办法入侵的鬼域。



    进入了黄山村鬼域,看着和苏远对峙的那些人还有那一巨大的坟包,杨间当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肯定是有矛盾产生了!



    但同样的,面对那个身形模湖的腐朽老人,鬼眼在看过去的时候,竟然有了一种要闭上的感觉了。



    这种情况,也只有在鬼画的世界里才有过!



    这个老人并不简单。



    杨间如是想到,随后看向了苏远:“发生什么事了?外面的情况不对,湖面的高度在下降,那些浸泡在湖水之中的厉鬼开始复苏了。”



    苏远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看到了。”



    鬼湖的灵异被窃取,便导致了水位的降低,这样一来,自然是无法压制曾经那些进入了鬼湖里的鬼,如果继续和太平古镇的这些人纠缠下去,哪怕是有杨间帮忙,要速战速决拿下四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太平古镇的底蕴,也应该不止有坟场主一个。



    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干掉这些人,而是那些已经复苏的厉鬼。



    这是为了大局,所以私人恩怨得暂时搁置,一旦这失控的鬼湖处理不好的话,就算是干掉了这些人又怎么样,城市失守,大量沉入湖水之中的厉鬼复苏,那时候才是毁灭性的。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而且一旦让它们跑出去,外面又是到处都是灵异事件了。



    想到这里,苏远看向了几人:“这次算你们命大,我给老一辈的面子,暂时不杀你们。”



    说罢,黑色的光芒转瞬即逝,等太平古镇的几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已经出现在了外界,看到了星空,看见了郊外的高楼建筑,看见了不远处的中州市。



    而此刻漂浮在鬼湖之中第一层的尸体此刻已经露了出来,并且被冲刷到了附近的荒地之中,有的已经开始了不正常的抽搐,像是正在复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下一刻,却陡然间,那个身穿外套的妇女发出了一声惨烈至极的尖叫,紧接着她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长出尸斑,并且开始腐烂。



    仅仅不过是片刻的功夫,脸部的皮肤开始腐烂,有脓血流出,可见白骨,哀嚎了几声之后,便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没有了动静。



    “这......”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太平古镇的三人顿时脸色大变,以为是苏远出尔反尔,而这个时候,通过媒介招来的腐朽老人却已经因为招魂灵异的限制而散去,毕竟招魂并不能够让已经死去的人长时间的存留在这个世界上。



    瞬间独眼老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太平古镇的底蕴虽然还有,但是他也不可能将其全部都给带过来,更何况这种灵异发生的太过突然,没有丝毫的预兆,也让人猝不及防。



    等几人反应来的时候,那位妇女明显就已经没有救了。



    对此,苏远只平静的看了一眼,嗤笑道:“别看我,那是她自己作死,在她给我穿上那件死人衣的时候,诅咒就已经蔓延过去,潜伏起来了,只是现在才爆发了而已。”



    苏远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萌新驭鬼者,面对这些老东西,哪怕是民国的二代驭鬼者,也同样没有放下丝毫的防备,真当加椰子只是用来摆设的不成。



    在妇女动用灵异的手段袭击自身的时候,咒怨就已经蔓延过去了,只是苏远没想那么快弄死对方而已。



    同样的,他也没有给对方活路的想法,毕竟太平古镇的四个人种,就属那个妇女对他们这些外来人的反感最大了,并且毫不遮掩杀意。



    所以苏远同样也没有放过对方的理由。



    至于剩下的三个人,机会已经给了,要是他们还想动手,那么苏远自然也不会再留手。



    当下也不管他们信还是不信,扭头看向了杨间和曹洋:“曹洋,你盯着这些人,杨间,你和我一起动用鬼域,封锁中州城,更改地貌,先阻止鬼湖的湖水连通其他的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