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1章 城市废墟(求收藏推荐)
    夕阳与黄昏,沉寂与凄凉,南山城。

    这里本该是座彻夜狂欢的不夜城,可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和弥漫的硝烟,入眼处再无半点繁华盛世。

    游乐场里的摩天轮还在滋滋冒着电火花,地面上满是鲜血和泥土混合的尸山血海,倾倒的时钟大楼敲出古老而庄严的报时声,那是在送这些亡魂最后一程。

    死寂的街道上每隔几米就摆放着一支蜡烛,烛光在微风下摇曳,从高空俯瞰像是昏黄的星海。

    这座城市伫立千年,曾如一位古代君王骑着铁骑驰骋战场。

    可现在它迎来了末日,从战马上跌落,泰山般沉重,枯叶般轻盈。

    没有救援部队,一座城市的覆灭,对这个世界来说无足轻重。

    幽静的城市废墟里,忽然有声音传来。

    胖子和瘦子跳上一处断裂的墙壁,眺望着夕阳下的城市残骸唏嘘不已,夕阳和烛光映出了他们格外谨慎的脸庞。

    “真想不到啊,一座城市伫立千年,毁灭却只用了三天。”瘦子手里握着高亮手电筒四处扫动,摇头晃脑眼里带光。

    “还不是那些怪事闹的,听说这城市邪乎得紧,”胖子摆摆手,脸上肥肉直抖,“记住了啊就找有亮光的地方,发光的东西准是宝贝!”

    “这些蜡烛也是宝贝?”

    “抬杠是不是?别在那扯皮赶紧办事,运气好今晚能发一笔小财!”

    两人兵分两路四处翻找,收获不小,也全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几个小时后,他们在一处高楼废墟前会合,坐在石块上各自展示自己的“战利品”。

    “不是我说,这些可都是死人东西,拿回去不会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吧……”瘦子胆子格外小,缩着肩膀看四周。

    胖子眉头一皱,脸色阴沉。

    “哎,别自己吓自己,要用现实的眼光辩证问题,这年头修仙才是王道,什么牛鬼蛇神那都是扯淡。”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今晚来捡漏的又不止咱俩,他们的死跟咱有啥关系,咱就图点财,怕什么鬼敲门?”

    “也对,冤有头债有主,要怪也怪不到我们头上。”瘦子小声嘟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鬼魂听。

    两人打算就此打住,尽早撤退。

    哗啦!

    旁边忽然有声音传来,是那种废土石块滑落的声音,在这沉寂的夜里显得有些突兀。

    “谁,谁在那?”

    胖子一个虎跳转过身,手电筒四处扫动,膝盖微弯身体前倾,随时准备防御。

    正如他们所说,城市废墟里捡漏的人不少,趁着夜黑风高坐收渔翁之利的人当然也不少。

    瘦子也狠狠转过身,屏住呼吸凝神四顾,无风的夜里,忽然刮起了阵阵阴风,空气也安静地吓人。

    “哥咱赶紧撤吧,此地不宜久留啊!”他声音里带着哭腔,可双腿发软实在走不动道。

    哗啦!

    又是石块滑落的声音,胖子握着手电筒准确照过去。

    远处的乱石堆上,一支焦黑的手臂猛地探出,像是没有意识一样四处摸索。

    两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背后冷汗直冒。

    这座刚刚被摧毁的城市废墟里,难道还有活人?

    不对,那绝对不是什么活人,手臂焦黑像是只剩下了骨头,没有肌肉的牵引骨头怎么会自己动起来?

    “别装神弄鬼,胖爷我可不是被吓大的!”胖子嘴上这样说,可全无上去把这支手臂拉出来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的念头。

    瘦子胆小,此刻浑身颤抖心脏跳得像是擂鼓,一股寒气顺着脊椎直冲大脑。

    他忽然又想起了三年来从这座城市传出的诡异新闻。

    “震惊!夏日酒店疑似发生灵异事件,摄像头拍摄到红衣女子在楼道里飘荡,官方并未作出解释!”

    “诡异!别墅区刘姓一家一夜暴毙,尸体瞳孔放大疑似惊吓过度。”

    “恐怖!近日城内连降暴雨,不少居民声称在夜间看到有东西在暴雨的街道爬行,甚至有东西拍打过他们家窗户!”

    ……

    越想越恐惧,越想越心颤,瘦子伸手拉了拉胖子,他想要赶紧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诡异之地。

    前面的乱石堆下,肯定埋着什么东西,幽灵一类的东西,魔鬼一类的东西。

    可真该死啊,这一害怕双腿就发软的老毛病怎么都改不掉。

    咣当!

    焦黑的手臂像是终于摸到了什么东西,乱石堆上厚重的铁板被强力推开。

    阴森可怖的气息开始扩散,昏暗的夜被烛光染的血红。

    杂乱的石堆呈现出一个圆,圆的中心位置,魔鬼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个已经干枯变形的身体,模样像是经历过极致的焚烧和撞击,四肢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曲挪动,浑身上下再无一块完好的皮肤,甚至大部分区域都只剩焦黑的骨头。

    这种程度的伤势本该像其他尸体一样躺在地上长埋于这座城市。

    可现在他站了起来,僵硬扭动着布满鲜血的四肢,像是丧尸或者恶鬼,又让人联想到只剩钢铁支架的终结者。

    ……

    吴尘的意识逐渐回归,已经没有了眼皮的眼球布满血丝,浑身丧失任何知觉,能够站起来全凭生物本能。

    两条只有自己能看到的绿色信息正在他的身体上不断刷新和循环。

    生命值+ 1

    精神值+ 1

    生命值+ 1

    精神值+ 1

    ……

    “喂,你俩怎么见死不救啊……”他注意到了旁边的一胖一瘦,忽然扭头看去,下意识问。

    可他的嗓子还没有恢复,声音沙哑的像是勾魂使者,双眼无法闭合直勾勾盯着对方,摇曳的烛光也洗刷不掉那骨子恐怖。

    “跑……快跑……”两人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彻底崩溃,胖子一把拉起瘦子向远处狂奔,像极了刚偷了谁家鸡的黄鼠狼。

    他们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还活着,但潜意识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们,对方很危险,非常危险。

    特别是在这种没有法律规则束缚的城市废墟里,危险程度再次被放大无数倍。

    可无济于事,两人刚跑出去十来米便扑倒下去,一道流光以眨眼般的速度刺穿了他们的心脏,化作一柄黑色的直刃长刀回到吴尘手中。

    “抱歉,我缺钱。”

    吴尘挪动残缺的身体走到两具尸体旁,取下了他们的储物戒指。

    然后踏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向远处走去。

    每走一步,他的身体都在急速恢复,扭曲的骨关节重新复位,强劲的肌腱像是雨后春笋般塑造成型。

    焦黑干枯的血肉重新隆起,身上有黑色碎屑脱落,新生的皮肤泛着健康的粉红。

    他走到一处高点,目光深邃眺望整座城市,漆黑的瞳孔里不存半点悲伤,有的,只是哀叹和惋惜。

    这座城市的覆灭,跟他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