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7章 诡秘之夜
    夜深,窗外滴答滴答下起了小雨,雨势越来越大,闪电从天空笔直的劈了下来,狂风也跟着呼啸。

    楚梓月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一只卡通玩偶,隔着玻璃窗望着外面层层叠叠的雨幕,身体蜷缩像个害怕打雷的孩子。

    她在想是不是应该把这间房子的真实情况告诉吴尘,那家伙看模样是个愣头青,属于那种被骗了还帮别人数钱的蠢货。

    可如果真的告诉了他,对方要么是不会相信,要么肯定会吓得卷着被子逃命吧。

    这个房子不干净,很不干净。

    好几次夜晚起床上厕所,路过走廊的时候,她都从客厅窗户上,看到了一个身穿花袄的老太太。

    对方像是用那空洞的眼神望向窗外,又像是通过窗户反射的那微弱光线,望着她。

    第一次见的时候,楚梓月以为谁在装神弄鬼,手里握着匕首就朝对方冲了过去。

    可紧接着,老太太脸庞扭曲发出野猫般的尖利叫声忽然朝她扑了过来。

    楚梓月头皮发麻冷汗直冒,一眨眼的功夫老太太消失了。

    他冲回卧室躲在被子里哆嗦了一晚上,一夜未眠。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鬼魂吗?难道这间房子死过人,或者……那是一个被自己曾经杀死过的人?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那股寒气却一直萦绕在四周,感觉像是置身在阴曹地府。

    从那以后楚梓月晚上再也没去过厕所,为此她还特意买了一个尿壶。

    可怪事并没有结束,有一次午夜时分卧室门外竟然响起了敲门声,声音不急不缓每隔好几秒才会响一次,像是有和尚在敲木鱼,又像生命流逝的倒计时。

    楚梓月不敢开门,她缩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

    从那之后,楚梓月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了精神病,她去看过心理医生,也询问过房东,甚至请道士来做法。

    可都没有用,从客厅里还会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细弱的敲门声,或者木质摇椅发出的吱吱声。

    恐惧之下,楚梓月只能搬进学院里住,顺便发招租启示免费招合租,希望两个人居住的情况下怪事不会发生。

    今天晚上,也是她这几天第一次搬过来,她心里打鼓,不知道还会不会遇上那些可怕的事。

    “该死的天气预报,没说今晚这鬼天气啊!”

    楚梓月心里恐惧睡不着,拉了拉被子,脑袋往里面缩了缩。

    她看了看腕表,已经凌晨一点,到现在为止一切正常。

    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气温下降了许多,她拿起大衣盖在被子上,深呼吸,希望今晚能平安度过。

    不过已经到了这个点,那鬼魂老太太应该不会来了,或者去祸害其他姑娘也说不定。

    半个小时后,楚梓月蜷缩在被子里,冷的牙齿打颤。

    “这是入冬了吗?怎么这么冷!”

    她忽然有种错觉,这间卧室被悄无声息放进了一个巨大冰柜中?她已经将所有能盖的衣服全部盖到了被子上,甚至压的有点喘不过气。

    可还是冷,深入骨髓的冷。

    这么冷的天气,外面下的不应该是暴雪吗?

    楚梓月本能的望向窗外,这一眼,让她整个人彻底呆了下来,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昏暗的夜幕中,暴雨的笼罩下,一个个怪物般的身影和七窍流血的人脸挤满在窗外,他们用惨白的手掌拍打窗户,像是要进来。

    那是一张张扭曲的恶鬼般的脸,它们有的带着祈求的神色,有的脸上布满愤怒,有的在悄悄哭泣,有的又在嘶声大笑。

    这一刻什么老太太什么诡异经历全被抛在了脑后,因为和这一幕相比,老太太简直太和蔼可亲了。

    楚梓月不知所措,她的大脑像是短时间处理不了这些画面,可本能的身体反应已经做出了相应的举措。

    她从床上一跃而起,身姿矫健站在床边,双手中滚滚灵力开始狂暴,眼泪在那张绝美的脸上划过道道痕迹。

    妈的,管你们是妖魔鬼怪还是魑魅魍魉,全部都去死吧,一个还不够竟然来了一大群,敢这样吓老娘的人还没出生呢。

    恶鬼在窗外咆哮,可楚梓月比它们更想咆哮,压抑在心中长久的恐惧在这一刻转化成了愤怒,滔天的烈焰正在他胸腔里熊熊燃烧。

    两团灵力暴动的光芒笔直向着窗户砸了过去。

    玻璃碎裂,光团淹没在恶鬼中,地狱之门向她洞开,成千上万的恶鬼扑面而来。

    没有用,对方数量太过巨大,她的这点攻击像是螳臂当车。

    就在要被淹没的瞬间,身后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楚梓月意识恢复,猛地回头。

    有人在敲门,是吴尘吗?他也看到这些东西了?

    不,不对,敲门声从隔壁传来,有人正在敲隔壁的房门。

    难道吴尘那边和自己经历着同样的事情?

    楚梓月后退到墙边角落里,那些恶鬼不是冲着她来的,当玻璃破碎的那一刻它们冲进了卧室,然后用它们那锋利的指甲开始撕扯墙壁,像是要将墙壁里面的那个男人生生撕碎。

    到底怎么回事,这些……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她再次看向窗外,瓢泼大雨被风吹了进来,雨滴进来的一刹那就被冻结成细小的冰晶坠落地面,发出清脆的,珍珠落地般的声音。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凛冽的寒冬随着暴雨从天而降。

    楚梓月退出卧室看向隔壁,身穿花袄的老太太正趴在卧室门上用力捶打,它的脸部扭曲露出满嘴的獠牙,从喉咙里发出野猫嘶吼般的尖利声音。

    楚梓月心脏狂跳,后退到客厅里,她忽然想起了求救。

    对,赶紧报警,就算这些东西跑了也没事,现场的证据足够证明它们曾经出现过。

    可手机还在卧室里,卧室里传出的只有撕心裂肺的怒吼,像是来了数千万的恶鬼正挤在里面哀嚎。

    她不敢去拿,那就对着窗外呼救吧,虽然夜深,虽然外面还下着暴雨,可她体内存有不少灵力,灵力覆盖之下声音能传播很远。

    楚梓月打开窗户,微张的嘴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漆黑的瞳孔里恐惧越来越浓郁。

    这座不夜城,在不知何时陷入了永无休止的沉寂中去,昏暗的城市里找不到一丝光亮,阵阵黑色的烟雾笼罩了整片天空。

    一个大胆甚至恐怖的念头忽然在楚梓月心里萌生。

    整座城市,甚至整片世界的人类都消失了?

    她的目光本能的看向远处,望向遥远的城市尽头。

    倾盆暴雨下站着一个男孩,男孩低着头孤零零站在暴雨的街头,慢慢抬起头来,与楚梓月对视。

    尽管这距离相隔很远,甚至还隔着层层雨幕,可她就是看到了,而且看得清清楚楚,甚至男孩脸上的每一丝表情,每一次眨眼,每一滴落泪都清晰可见。

    面对这个男孩,楚梓月的心里似乎萌生了一丝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就像是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在和对方接触,可从来没见过他的真容。

    男孩的眼皮低垂,目光中涌现惊涛骇浪般的悲伤,他张了张嘴,像是对着她说话。

    没有声音传来,可楚梓月简单看懂了嘴型。

    男孩在说:“救救我。”

    男孩竟然在求救,对着她这个不知道该向谁求救的人求救。

    楚梓月的目光忽然转向男孩身后,一道漆黑的利刃正划过夜空笔直的向着男孩冲刺过去,滔天的黑色火焰冲天而起,烈焰燃烧过的区域天寒地冻,暴雨瞬间变成冰雹笔直的下坠。

    那东西就要刺穿男孩的心脏,可又像是瞄准了自己的眉心,它的冲刺势如破竹万夫莫敌,像是草原上脱缰的野马像是夜空中坠落的繁星,又像是腾飞的火箭发出刺耳的轰鸣。

    楚梓月简直就要疯了,这应该是一场噩梦,绝对是一场噩梦。

    从梦中醒来的唯一方法就是让这些恐怖的恶鬼达成所愿,让他们进入那个房间,去寻找让它们愤怒的根源。

    楚梓月狂风一般冲到吴尘的卧室门前,没有管面目狰狞的老太太,对着卧室门一脚踹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