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8章 鬼上身
    楚梓月从睡梦中惊醒,汗水浸透了睡衣,脸色茫然又无助。

    窗外阳光照射进来,温暖的像是在晒日光浴,楼下隐约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小孩的嬉笑声,还有旁边嗡嗡的闹铃声。

    真的是噩梦吗?可为什么会有那么真实的噩梦。

    她关掉闹钟,揉了揉有些发肿的眼皮,这双眼睛像是流过泪,或者在噩梦中流过泪?

    楚梓月下床走到窗边,玻璃窗完好无损,甚至也没有被什么东西拍打过的痕迹。

    她低头俯瞰下去,地面上没有一丝积水,也没有一片落叶,整片世界从来没有经历过暴风骤雨。

    可能真的是做梦吧,格外真实的梦境她不是没有经历过,虽然有些难以解释,但平静的阳光很快将心里那一丝丝的怀疑洗刷殆尽。

    她换了身衣服走出卧室,隔壁的房门紧闭,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

    那家伙,还在睡觉吗?可这都几点了今天周末她不用去学院,吴尘也没事可做吗?

    楚梓月抬手看了看腕表,上午十点。

    她走过去敲了敲房门。

    无人应答。

    楚梓月心里一紧,脑海里又开始闪过噩梦中的种种画面。

    她忽然想起梦境中那些恶鬼的目标就是这间卧室,或者是卧室中的那个男人。

    不安的情绪在她心底肆无忌惮的生长,一发不可收拾。

    楚梓月加大了敲门的力度,甚至冲着里面喊了几声。

    可依旧没人回应。

    她本能的去拧门把手,房门竟然没被反锁,门开了。

    耀眼的光线通过晶莹剔透的冰晶折射到她眼中,一瞬间晃得她睁不开眼。

    楚梓月抬起手臂遮挡,以适应强烈的光线。

    渐渐的,她看清了卧室里的情景。

    看似价值不菲的双人床上正坐落着一个巨大的人形冰雕,冰雕雕刻细腻栩栩如生,像是出自某位艺术大师之手。

    吴尘身体蜷缩在冰雕里,像是还活着,又像是已经死了千百万年。

    正在这时,巨大的冰块出现了道道裂痕。

    砰!

    裂痕逐渐加大,然后狠狠爆开。

    细碎的冰晶被炸的满房间纷飞四散,速度极快威势极猛,每一颗都像是出膛的子弹。

    可它们没有落地融化,而是定格在半空中缓慢停住了,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

    吴尘从床上站起来,使劲活动了下四肢,关节发出咔咔声响,浑身沾满的水渍也开始凝聚成冰晶浮向半空,整间卧室绽放出童话城堡般的绚丽色彩。

    “什么情况,你打算把自己做成冰棍吗?”

    吴尘没有回应,他尝试挥手控制这些冰晶,寒风也在他挥手间吹了起来。

    极寒领域,覆盖了整间卧室这么大的区域,区域内吴尘就是凛冬领主,挥手间寒风呼啸,覆手间天寒地冻。

    “这是什么功法,你打算把这间卧室弄成冰窖吗?”

    楚梓月用力敲了敲房门,她感受到了功法的气息,所以才会说出这句话。

    吴尘双手握拳,无数冰晶化作水蒸气消散在天地间。

    “一卷冰属性功法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他走下床,开始漫不经心的收拾杂乱的卧室。

    片刻后又看了看门边,微微一笑。

    “你要帮我收拾吗?”

    楚梓月当然不会帮他干这种杂活,她站在门边犹豫了半晌,像是在考虑要不要开口。

    “昨天夜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楚梓月轻声问,她还是觉得那个梦过于真实。

    吴尘愣了一下,皱了皱眉。

    “没有啊,雨声太大……”他下意识开口,可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对,慌忙改口,“我是说我在修行功法,弄出点噪声很正常吧,今晚保证不会了。”

    “你刚刚说雨声!”楚梓月敏锐捕捉到关键词,目光瞬间冷了下去,右手一动,暗红色的匕首亮了出来。

    吴尘惊了,他想不通楚梓月为什么反应这么大,那模样就好像,楚梓月也经历过那股狂风骤雨。

    “对啊,是有雨声,冰块融化成水滴落地就会形成雨声。”

    吴尘在狡辩,他隐隐有了猜测可却不敢相信,所以只能继续狡辩,可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梓月打断了。

    “狂风骤雨,还有数不尽的恶鬼!”楚梓月冷声说。

    果然,这一刻猜测得到了证实,吴尘的心脏仿佛被狠狠捏了一下,就像是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即将暴露。

    楚梓月竟然进入了异度空间!

    可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吴尘在异度空间内从来没见过其他活人或者活的生物。

    他甚至尝试将活的动物带进异度空间,可完全做不到。

    “你做噩梦了吧?是不是白天见鬼了?”沉默片刻后,吴尘再次露出一抹微笑。

    楚梓月眉头皱的更深,坚定的内心再次出现了动摇,那到底是梦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她不敢确定。

    难道,真的是自己多虑了?

    “对,我做噩梦了!”楚梓月脸色阴沉收起匕首,身上陡然暴增的杀气消散殆尽,她忽然觉得有些累,准备回卧室继续睡一觉。

    在她回头的一刻吴尘嬉笑的脸色瞬间消失,目光陷入极致冰寒,右手一挥之下一团黑色的火苗冲着楚梓月飞去。

    可火苗刚刚进入她的半米范围内就化作熊熊烈焰扑了回来。

    烈焰中,浑身湿漉漉的男孩抬起头,露出了那张冰封般的面孔,男孩像是在奋力挣扎,脸庞一会儿极度扭曲一会儿又恢复平静,最终随着火焰化作漆黑的烟雾消散在卧室内。

    “鬼上身!”吴尘眉头紧皱,语气迟疑,“可又不像是邪物,也不是鬼魂,那个男孩是什么东西?”

    第一次,吴尘也流露出了罕见的迷茫之情。

    简单收拾了一下卧室之后他来到了客厅,路过楚梓月卧室的时候,轻轻敲了敲门。

    “喂,没事吧,楼下的馄饨挺不错要不要给你带一份……跑腿费就免了馄饨钱要单给的!”

    “不用,我很累,天没塌下来的话就别打扰我!”

    “好心当成驴肝肺!”吴尘搪塞一句,心情欢快,抄着口袋就下了楼。

    他确实挺开心,极寒领域的强大远超他的预料,修炼难度更是地狱级别。

    如果不是现在防御属性2倍增益,昨晚的那场极寒他还真不一定能扛下来。

    楚梓月有没有危险他倒一点都不在乎,因为对付那东西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男孩一瞬间展露出来的寒气甚至比南山城里的大boss还要强。

    当然,如果楚梓月肯花钱的话还是可以试一试。

    怜香惜玉?不存在的!有时候吴尘也会自问,自己这样算不算个钢铁直男?

    他在楼下吃了碗馄饨,闲着没事想要继续去商场看看,以现在的战斗力即便没有属性点恢复对付那鬼怪应该也没问题。

    五色丹这玩意对他还是起到了一定的诱惑作用。

    正在这时,钱多多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什么事?”吴尘开门见山。

    “兄弟你道行深不深?有个大单敢不敢接?”

    “大单?你在哪,见面说……”吴尘顿了一下,“你过来找我吧,地址在B级修炼区三号楼一单元801。”

    “好嘞没问题。”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吴尘和钱多多坐在了客厅沙发上,他注意到钱多多一个劲抚摸沙发爱不释手,似乎有点想顺道带走的意思。

    “别打沙发的主意,我还在这住呢!”吴尘挑挑眉。

    “我就看看什么牌子嘛你把兄弟我想成什么人了!”钱多多开口抱怨。

    吴尘心说你是什么人我不知道,我要不拦着你会不会顺走这套沙发我可是一点都不会怀疑。

    “你不是说有什么大单吗?什么大单?”

    “准确的说不是大单,是悬赏!”钱多多一脸得意洋洋,“城北群山中的汇阴宗你应该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