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9章 奈何桥
    “汇阴宗?”吴尘重复一遍这个名字。

    据他所知这个强大的宗门也是忘忧城五大势力之一,位于城北群山之中脱离世俗科技,希望以古老的修炼方式培育新的修仙世代。

    相比其他四大势力而言,吴尘对于汇阴宗的了解要更多一些。

    因为他调查过,古苍在这个庞大的宗门内担任大长老的职务。

    “对,汇阴宗出事了!”钱多多说,“据说宗门内的一处试炼秘境出了问题,前段时间不少弟子进去之后都没能再出来过,是死是活杳无音讯!”

    “这处秘境是当年的宗门老祖创立,外部设有结界,只允许聚灵期的修士进入其中,前几天汇阴宗一个聚灵九层巅峰的修士进去之后也没能再出来,不过倒是在最后一刻传出了一条信息。”

    “什么消息?”吴尘不由自主的坐直了。

    “这里有大恐怖,千万不要进来!”

    吴尘一愣,有点哭笑不得,这消息确实够骇人听闻的,细节又不说明,只说太恐怖别进来。

    你这是在勾引别人的好奇心吗?

    “宗门管理层什么反应?”吴尘又问。

    “管理层哪管这档子破事啊,”钱多多忽然义正言辞,“那些老家伙获得了南山城的巨大修炼资源,都闭关冲击瓶颈去了,闭关之前特意交代一切问题自行解决!”

    “这么狠。”吴尘啧啧感叹。

    “可不是嘛,同门弟子倒也不管这些,可九大峰主不能坐视不管啊,那帮老家伙把宗门管理权暂时交给他们,这点破事都解决不了肯定会受牵连的。”

    “那是什么秘境?”吴尘问。

    “就是远近闻名的奈何桥!”钱多多嘿嘿一笑,“传说这座奈何桥按照一比一比例临摹于真正的黄泉奈何桥,桥头是生,桥尾是死,能够踏过这座桥的人可以沟通生死!”

    “真有这么厉害?”吴尘忽然想到了异度空间,空间内代表了死,而现实世界代表了生,他能在两边自由穿梭,是不是也算沟通生死?

    “这谁知道,不过根据记载……”

    钱多多准备继续说,可忽然被打断了。

    楚梓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想来是两人打扰到了她的清梦。

    “根据记载曾经只有一个人成功走到桥尾,”楚梓月斜靠在走廊墙边,“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那人名叫古元,修炼天赋高的吓人,走过奈何桥后修炼速度更是突飞猛进,不过人却变得沉默寡言,直到一年后无故失踪,到现在尸体都没找到。”

    “有人说他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是死人的国度,他在那里大放异彩。也有人说他真的能沟通生死,被冥界的黑白无常给带走了,反正众说纷纭,从那之后奈何桥也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楚梓月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沙发上坐下,视线冷冷扫过钱多多。

    “你谁啊?”

    也不怪楚梓月目光发寒,她上身穿着一件暗灰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搭配上长度不到膝盖的黑色短裙,脚下是一双黑色高筒靴。

    钱多多目光自始至终就没从那双大长腿上移开过,就差流口水了。

    “我靠兄弟你可以啊,金屋藏娇……”钱多多冲着吴尘阴阳怪气,楚梓月脸色一变,看模样钱多多再说一句就要赶人了。

    “别瞎想,她是我合租室友,楚梓月!”吴尘先是冲着钱多多挤挤眼,意思是说这姑娘脾气爆你别惹她。

    然后赶紧对楚梓月说:“他是我朋友,钱多多!”

    “哦,狐朋狗友啊。”楚梓月点点头表示了解。

    钱多多立马不乐意了,心说朋友就是朋友,兄弟就是兄弟,配词干嘛带动物!

    可吴尘没给他拍案而起的机会。

    “你不也是前段时间刚来这座城市,怎么对汇阴宗这么了解?”吴尘问楚梓月。

    楚梓月挠挠头说:“你不了解我们学霸的世界,知识永远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钱多多不屑地哼哼说:“这年头谁还爬楼梯,我们出门在外都坐电梯。”

    吴尘就赶紧打圆场说:“你俩抬什么杠,有电梯坐电梯,电梯没电还不得走楼梯!”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不知不觉把话题扯得很远,远的拉都拉不回来。

    直到几分钟后吴尘表情严肃敲了敲桌子。

    “那个……别扯了说正事,”吴尘看向钱多多,“你确定秘境里的事情我能解决?”

    “什么秘境?”钱多多一愣,忽然恍然大悟,“我也不是很确定,所以才在电话里问你道行够不够啊,不过嘿嘿我觉得你听完悬赏奖励后肯定愿意去试试。”

    “悬赏奖励是什么?”提问的不是吴尘,而是楚梓月。

    “二十……”钱多多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比了个二的手势。

    “卖命才给二十万?”楚梓月撇嘴。

    钱多多贼兮兮的笑笑说:“不不不,是二十块仙玉!”

    吴尘狠狠咽了口唾沫,先不论仙玉的实际用处,单说价值每块仙玉就能卖出超过十万的价格。

    二十块仙玉的价值,远超二百万。

    “哟,汇阴宗出手挺阔绰嘛,”楚梓月倒没这么惊讶,站起身准备下楼,“不过这些跟我无缘啊,学生党还得上学呢!”

    她忽然又回头看了看吴尘,轻声提醒,“你去可以,别忘了合同里的特殊规定!”

    吴尘尬笑着点头,可正当楚梓月就要踏出房门的时候,吴尘又赶紧喊住了她。

    “等下,”吴尘说:“要不你也跟我们一起去?”

    “你在跟我说话?”楚梓月回头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然呢,跟鬼吗?”吴尘耸耸肩,又看向旁边的钱多多,有心不想带这个拖油瓶,可一想到对方小道消息来的蛮快,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哥你当我是谁啊,无业游民吗?”楚梓月扶额,“我要上学的好不好,无故旷课是要扣学分的。”

    “而且那摆明了就是去送命的啊,汇阴宗十几个弟子进去了都没能出来,你凭什么保证自己能活着出来?”

    吴尘当然没有把握,甚至他都不确定秘境内到底是鬼怪作祟还是人为,不过如果带上楚梓月的话,不管是哪一方面胜率都会大大增加。

    因为只有他知道,楚梓月的体内正寄生着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正因为是寄生关系,所以那东西绝对不会让楚梓月受到伤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另类的保护。

    就像上午吴尘用一缕小火苗试探,火苗还没接触到对方顷刻间就化作熊熊烈焰扑了回来。

    可是,他又不能和楚梓月明说。

    “学院不可以请假的吗?”吴尘犹豫一下,伸出右手五根手指,“如果事成,分你五块仙玉。”

    “你有把握全身而退?”楚梓月富含深意的的笑了笑,眼里闪过一抹狡黠。

    “你还不知道吧,吴尘是个道士,道行深着呢!我可是亲眼见过他斩妖除魔。”钱多多忽然插嘴。

    楚梓月愣了一下,不屑的笑笑。

    “道士?道行够深吗,这间房子……”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吴尘打断。

    “身穿花袄的老太太对不对,从我进入这间房开始,我就知道了!”

    “你……”楚梓月脸色一变,她没有生气,反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原来自己没有得精神病,原来这个房间内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受害者。

    她又看向吴尘,目光里竟然罕见带着祈求,“你能把它赶走?”

    “当然没问题,不过这租房合同都签好了……”吴尘拉长尾音,感觉自己来到了主动方。

    “放心一切按照合同来,里面的特殊规定作废!”楚梓月立马说。

    吴尘一愣,委实没想到这么强势的一女孩在这一刻竟然会这么好说话,可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