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11章 烈士陵墓
    从这一天开始,吴尘就暗中发誓再也不吃楚梓月做的饭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如果饭菜品相好还可以将就一下,可这模样让人实在没什么食欲。

    关键楚梓月还一直探头探脑问吴尘口味怎么样。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于是呵呵一笑说:“跟你写的字差不多。”

    楚梓月满意点点头,继续品尝满桌的“美味佳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写的字有什么特别之处。

    吃完饭之后楚梓月又去逛街了,虽然自称学霸,可这所作所为完全和学霸沾不上边。

    吴尘回到自己卧室,摸了摸肚子感觉还饿的咕咕叫。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修士需要吃饭吗?吃饭只是为了满足味蕾的快感而已。

    他狠狠伸了个懒腰,活动四肢关节,原地高抬腿,体侧运动外加腹背运动……

    一套广播体操完成之后他满意点了点头,然后右手一挥,漆黑的利刃已经出现在手中,整片世界彻底昏暗下去。

    异度空间,死亡的国度。

    脚下还存有积水,瓢泼大雨灌进了楚梓月的卧室,然后顺着走廊流进了他的卧室。

    吴尘推开支离破碎的房门,木门上留有道道深浅不一,像是猫爪划过的痕迹。

    他走进楚梓月的卧室,原本粉色系的格调荡然无存,两扇玻璃窗已经崩碎,地面上散落着被褥里的鹅绒棉和本该挂在晾衣架上的内衣内裤。

    卧室的角落里,还丢着一部屏幕已经彻底碎裂的手机。

    种种痕迹都表明当晚楚梓月确实进入了异度空间,这很匪夷所思,但却不得不承认。

    靠床的整面墙壁损毁的触目惊心,无数利爪曾在这里流下或深或浅的痕迹,它们不甘心自己的利爪不够锋利,甚至用满嘴的獠牙去啃食墙壁里的钢筋混凝土。

    那可能是多么大的仇恨和愤怒,又或者,是多么大的诱惑。

    吴尘退出楚梓月的卧室。

    他这是在尝试还原楚梓月当晚的遭遇,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那小男孩的线索。

    楚梓月恐惧的面对着恶鬼只能后退,她退出卧室想要去找自己,可发现猫脸老太太竟然堵在了自己房门前。

    于是她只能继续后退,后退到了客厅内。

    这时候她应该想起了呼救,第一念头肯定是打电话,可手机被遗落在卧室里,她不能尝试打电话。

    绝境之下,只能打开窗户对外呼救。

    吴尘站在客厅内,目光转向客厅的玻璃窗。

    果然,窗户处于打开的状态,楚梓月看到了满城的寂静,眼里闪过了绝望……

    吴尘走到窗边,望向这座昏暗的城市,目光四处扫动想要寻找蛛丝马迹。

    楚梓月为什么会被小男孩附身,她一定在某一刻经历过某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可能就是在这里,楚梓月站在窗前隔着层层雨幕,看到了……某些东西。

    吴尘脸色凝重,目光仔细扫过这里能看到的一切事物,可入眼处只有静谧的城市楼房,像是一个个驻扎在此的强大军队。

    吴尘退回到客厅里,手握属性刀忽然转身横劈,刀光一闪而过化作匹练斩切在客厅地板上。

    恐怖属性-13

    客厅中央站着一个小女孩,此刻她的脸部停止了皲裂,苍白的面孔恢复到婴儿般的粉红色,手臂上那些恐怖的缝合口自行抽线痊愈。

    那个让人看一眼就触目惊心的小女孩在短时间内变成了萌萌的小萝莉,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亲吻和拥抱。

    可再下一秒,这个鬼魂小萝莉就要再死一次了,因为刀光笔直从她的胸口劈了过去。

    裂痕在她的胸口出现,黑色火焰熊熊燃烧,萝莉的眼角落泪,泪水蒸发,消散。

    “我在想事情的时候,最好别打扰我。”吴尘冷冷的说完,继续走到窗边俯瞰整座城市,像是对方从来没有出现过。

    楚梓月到底为什么会进入异度空间?原因只能是两个,一是空间出现巨大漏洞,楚梓月不小心进入。

    二是有东西对这个空间有更高的掌控权,它允许楚梓月的进入,或者说主动将她拉了进来。

    那个掌控空间的东西,是那个小男孩吗?小男孩难道就是这座城市内的空间boss?

    太扯了吧,这才来几天就碰上boss了?下副本打怪难道不应该先从清兵开始吗?小怪都没打完boss出来打什么酱油?

    吴尘的大脑极速思考,站在窗边目光横扫视线180度内的所有事物,生怕遗漏哪一片特殊区域,就像是在玩找茬游戏。

    系统面板在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身体属性中多出了一条智力属性,属性值已经下降到百分之七十。

    这不代表他的智商在下降,代表的是大脑持续高速运转已经产生疲劳,仅有的几十属性点自动开始恢复智力,但显然不太够。

    吴尘闭上眼揉了揉眉心,他准备不想了,只要那个小男孩没有威胁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就暂时没事,它会吞下猫脸老太太,说明还处在成长阶段。

    吴尘扭头看向客厅,准备先找几个弱小的鬼怪练练手,积攒一下属性点。

    如果遇到强大的邪物就立刻离开异度空间,这是他惯用的积攒属性点方法,保险且效果极佳,只是一天不能进入太多次异度空间。

    可就在扭头的瞬间,吴尘的脸色骤然一变,眼角余光瞟到了一个东西。

    吴尘赶紧看向窗外,遥远的东南方向一座又一座的墓碑伫立在那里,微弱的死亡气息悄悄弥漫,像是有无尽的恶鬼就要从地底破土而出。

    那是烈士陵墓,在战场上牺牲的拥有巨大贡献的修士都会被葬在那里,聆听神的祈祷。

    吴尘的目光并没有看向任何墓碑,而是定格在这座陵墓最中央的位置,那里方形高台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灰白石碑。

    他曾在网络上了解过这处烈士陵墓,不过最中央这个大型石碑却没有详细的史料记载,对于这座城市来说,这个巨大的石碑神圣威严,却又同样神秘莫测。

    吴尘看过石碑的照片,上面没有一个字,石碑表面常年经受风雨的洗礼,光滑如同明镜。

    可现在映入吴尘眼中的巨大石碑上,分明有字,而且是血红色的,刻骨铭心的字迹,他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那是什么字,可始终看不清。

    像是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

    吴尘心里隐隐有种感觉,那个男孩绝对和这石碑有关系,可已经没时间留给他思考了。

    从窗口低头看下去,大片大片的黑影像是密集的老鼠奔向奶酪,它们嗅到了活人的气息,不断从四面八方向这栋楼房涌来,密集的如同黑色的洪流。

    这些都是邪物,它们以生命为食在夜幕下咆哮嘶吼,锋利的爪子在这片象征和平的土地上留下暴虐的痕迹。

    吴尘回头看向身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光投射在客厅内,一个个鬼魂像是丧尸一样站在那里,手臂前伸,展露出滔天的恐怖气息。

    数不清,也没有办法去数清,它们有的只剩下头颅,有的没有了四肢,有的更是从中心一劈为二,形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

    它们以恐惧为食,本以为眼前这一幕足够让吴尘颤抖着下跪,美味的恐惧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溢出,为它们贡献最后一丝养分。

    可目光相对的刹那这些东西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本能流露出恐惧来的不是吴尘,竟然是它们自己。

    手中属性刀开始颤抖,像是饥饿的孤狼遇上了羊群,有黑色火苗在刀刃上跳跃着,转瞬间就升腾起了巨大光焰。

    光焰的中心位置,吴尘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

    积水从地面飘向空中,几秒钟时间就冻结成无数细小的冰晶,冰晶眨眼覆盖在门上封住了裂缝,覆盖在窗户上遮住夜幕,覆盖住这个房间一切能够与外界联通的所有缝隙。

    密闭的房间内,寒风幽幽吹了起来。

    谁也别想进来,谁也别想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