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15章 我的山中忘忧城
    狂风悄悄散去,温度缓慢升高,人群微微骚动,阳光也变得格外刺眼。

    擂台旁的荧屏闪烁了几下,四周无数感应探头跳跃起了红光,强大的智能系统已经判定了胜负就要公之于众。

    可就在这时冰雕忽然出现裂痕,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正在对它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这种打击不是由内而外,而是由外向内。

    冰雕一侧,一层又一层的冰晶开始飞速剥落,像是四处飞散的蒲公英。

    当只剩下最后一层的时候。吴尘的身影忽然消失在原地,漆黑的利刃破空如风,一刀向着这巨大冰块砍了出去。

    刀芒轨迹划过的时候,最后一层冰晶也随之剥落,强大的斩切力量全部灌注到林立的后背,紧接着,整个冰雕轰然破碎。

    林立的身影飞出擂台,身后巨大的伤口溅出鲜红的血滴,他整个人坠落到地面,目眦欲裂,狼狈至极。

    如果说之前胜负已经有了分晓,那么现在的吴尘已经动了杀心,擂台上难免会出现死亡事件,法律上在这一块也没有明文规定。

    他站在擂台边缘望着对方挥了挥手,无数冰晶重新凝聚化作一支锋利的箭矢。

    他握住箭尾隔空虚拉,像是有无形的弓弦紧紧绷起,铺天盖地的灵力开始狂暴,晶莹且锋利的箭头对准了林立。

    吴尘的目光凶狠,就要松开自己的右手,让这支寒冰化作的箭矢洞穿对方的心脏,让那粘稠的鲜血染红这片圣洁的土地。

    可他的手已经松不开了。

    因为一股更强大的力控制住了这支箭矢,让它停顿在半空中不能移动丝毫。

    有人干预了这场比试。

    或者说,有人正在阻止他杀人。

    吴尘不知道是谁,也找不到对方在哪里。

    救援车的嗡鸣声忽然响起,林立就这样被一个个护士抬上了担架。

    不久之后,闪着微弱救援灯光的救护车消失在视线尽头。

    “赢了,赢了!”

    率先呐喊出来的就是楚梓月,她站在擂台边手舞足蹈堪比一整支拉拉队。

    旁边的荧屏上,实际上早已经出现了胜负结果。

    胜利者,散修吴尘。

    慢慢地,零星几道欢呼声也跟着从人群里响起,不过更多的人还是表现出了垂头丧气。

    虽然他们震惊于吴尘打败了林立,甚至看吴尘的目光也多出了一丝崇拜,不过他们压错了注,钱财注定打了水漂。

    对于羡慕或者崇拜来说,钱财还是更加实际一点。

    吴尘对这些高呼和叹息声充耳不闻,他在擂台上转着圈儿的环顾四周,可始终找不到那个阻拦者,对方并没有现身。

    吴尘皱眉,放弃了继续寻找的念头,现在已经和林立结了仇,没把他杀掉确实可惜。

    不过没关系,刚刚那关键的一刀已经砍在了对方身上,他清楚看着淡绿色的信息一闪而过。

    修为属性-11

    根据他的观察,林立的修为已经在顷刻间跌落到了聚灵三层的地步,纵然对方修炼天赋极佳,但想短时间恢复巅峰显然不太可能。

    众人眼看着比试结束,于是在议论纷纷中四散准备回家睡大觉,今天是周六,本就不用上学。

    虽然比试已经落幕,但这消息肯定会在短时间内传遍整个学院,以聚灵六层的修为打败聚灵八层,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可能都不会相信。

    只有擂台上的吴尘脸色凝重,看样子并不开心。

    战斗中,他投机取巧了,在林立以为自己已经战败而放松警惕的时候,他发动了最有效的进攻手段。

    但实际上,林立还有很多底牌没有用,还有很多手段没使出来。

    至于吴尘为什么能躲过林立的风影斩切,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在那短短的0.1秒内,他进入了异度空间。

    战斗虽然胜利,不过浓郁的阴云却一直笼罩着他,那个最后出手的人到底是谁,他是为了保护林立吗?或者还有其他什么目的?

    吴尘想不通。

    楚梓月拉着吴尘去领取了奖励,看架势就要往自己腰包里揣,吴尘也没拦着。

    他不在乎这点东西,因为自己之前所下的赌注,已经翻了整整十倍。

    庄家兴高采烈就把钱转到了吴尘的账户里,因为庄家也赚大了,压林立的赌注全都进了他的腰包。

    楚梓月有了钱要去逛街,吴尘没跟着,男人很少会对逛街这种事感兴趣。

    不过他也没回家,随便打了辆出租车,前往这座城市的东南方向。

    大概半小时后,吴尘来到了目的地。

    烈士陵墓。

    他要去看看这处墓地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也要去看看那块巨大的石碑上到底写了什么字。

    抬眼望去,视线所及之处尽是伫立的墓碑,它们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年的风吹雨打,春秋交替,却依然屹立不倒,像是在这座城市有难的时候,他们还会站在最前方冲锋陷阵。

    吴尘顺着过道走向墓群的中心处,墓碑前偶尔摆放着鲜花,也偶尔摆放着食物。

    只是这些食物大都凌乱不全,想来是流浪汉经常会来这里寻找吃的。

    吴尘继续往前走,脚步轻柔踏过这片土地,虽然他不属于这座城市,但来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就学着庄严肃穆。

    这些都是烈士,都是勇者,他们的身躯长埋这片土地,他们的灵魂将永垂不朽。

    不知不觉中,吴尘已经站在了墓群的最深处,环顾四周,这里只有他独自一人,像是死亡国度里忽然出现了生命那样孤独。

    他抬头观摩这座石碑,脸上渐渐浮现一抹疲惫,像是跋山涉水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石碑和照片中一模一样,看不出材质,像是最普通的石头,表面因常年风吹雨打而变得光滑无比,道道细微的无法抹去的划痕也昭示着它曾经历过的沧桑岁月。

    吴尘深吸一口气,准备进入异度空间,这里是死亡的聚集地,就连他也无法预料异度空间内到底会出现怎样的凶险。

    天空昏暗下去,淡淡的水雾开始弥漫在眼前,朦胧却又布满杀机。

    吴尘本能的双手握拳,可就在这一瞬间巨大的推力在他胸口爆开,修长的身影向着远方猛地飞了出去。

    这股推力将他推到了最外围,吴尘勉强站住,胸口极速起伏消耗着大量氧气,目光警惕盯着四周。

    没有邪物,也没有鬼魂,跟他想像的有一定差距。

    刚刚那股力量似乎是来自远处的石碑,它站在象征死亡的泉眼里,似乎不愿意有生命向它靠近。

    这是死亡的国度,原本,就不欢迎往生之人。

    吴尘抬眼看去,他有心理准备,自问不管看到什么画面都能做到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可目光扫过之后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心脏控制不住加速跳动,冷汗从额角流了下来。

    一个个烈士墓碑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吴尘眼前,一只巨大的生物昂首伫立,它的利爪淹没在无数骨骸和血水中,它的头颅没入云端隐约可见森白的利齿,它的双翼向两边张开遮蔽天日,它的威严和气势仿佛凝聚成实质化作波纹向着八方扫荡。

    可画面是定格的,这头巨大的生物定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旧向天下众生展示它曾经拥有过的辉煌与历史。

    吴尘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尽量平复下来,目光向下方看去。

    怨气夹杂着威压在空中翻滚,血气化作腥风在四周盘旋,一片血红色将整个墓地彻底覆盖,堆成山的尸骨向着吴尘怒吼一般。

    尸山血海的最中心处,伫立着一尊数米高的巨大石碑。

    石碑顶端,三个大字平铺其上,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寂月陵!

    再往下看,隐藏在枯干的鲜血之下,四句二十八字有序排列着,竟是散发出了一股幽怨与不甘……

    “奈何桥前覆真冰,折仙路上踏歌行。”

    “墓碑伫立笙歌起,我的山中忘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