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17章 紧急会议
    忘忧城,城防总部大厦,最高层。

    宽大的会议室里只摆放着一张红木圆桌,圆桌四周,是五张商务座椅。

    会议室里一片漆黑,四面八方不存在任何窗户之类的通风设备,甚至就连房门都不存在。

    这间绝密会议室,是全封闭的。

    隐约的嗡鸣声忽然从房间的四个角落里响起,摄像头旋转调整角度,然后亮起了红光。

    紧接着荧蓝色的光束从头顶射出,它们纵横交错化作一张巨大的网从上到下笔直的扫过整片会议室。

    全息投影正在逐渐成型,圆桌周围的椅子上,分别坐上了不同的五个人,场景昏暗却又威严具足。

    五人相对坐在圆桌四周,神情严肃扫过眼前其他四人,恭敬的目光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宋云泽,你的投影怎么会出现在这间会议室内,你知道这里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物吗?”

    有人忽然站起来高呼,那是一个身穿笔挺黑色西装的青年男子,正伸手指着对面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家伙,目露质疑。

    吕帆,汇阴宗宗主独子,身份地位在宗门内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这忘忧城内也绝对是横着走的角色。

    可得知这一次要代表宗门参加这次会议之后,他还是紧张了一晚上没睡着觉。

    按照常理来讲,这种级别的会议是绝对轮不到他的,宗主不方便还有大长老,大长老不方便其他长老也可以代劳。

    但最近不同,宗主长老全部闭关,参加绝密会议这种事就只能落到了他的头上。

    他知道这里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忘忧城其他四大势力的领头人物,修为高深莫测寿命比乌龟还长,他们年轻血洗战场的时候,吕帆可能还站在奈何桥边等待着轮回。

    在这些人物面前,绝对不能说错一句话,如果不小心得罪了谁,老爹出面都不一定能保下他。

    于是昨天一晚上吕帆都在谨慎思考措辞,比如一开始的自我介绍,比如如何称呼各位长辈,比如怎样不漏痕迹的表现自己的渊博学识或者领导才能。

    谨言慎行的程度,堪比第一次见丈母娘。

    可现实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第一个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他的死对头宋云泽,忘忧城最大的家族势力宋家嫡子。

    “吕大兄弟,快坐下快坐下,你难道看不到其他三个人吗?你的眼里只有我吗?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宋云泽阴阳怪气的指指其他三人。

    吕帆视线环顾四周,紧绷的心悄悄放到地上,他忽然就想明白了,南山城一战胜利之后,整个忘忧城所有的顶尖人物几乎全部进入了闭关状态。

    这次召开绝密会议所来的五大势力代表人物,几乎都是些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他们修为可能不是很高阅历可能不是很足,但却拥有足够的身份代表身后的庞然大物。

    “好了好了别吵了,反正都是第一次,权当打打麻将聊聊天嘛。”

    紫衣长发女孩忽然伸手拍了拍桌子,随手拿出化妆棉补起了妆。

    她是修仙学院院长的女儿,紫鸢。

    “紫鸢姑娘可别这么随意,四周都是摄像头,老家伙们出关之后肯定会回看录像的!”坐在对面的另一个女孩微笑着环顾四周,“这次紧急会议谁是发起方?”

    她是灵剑派掌门人的真传弟子,江灵雪,此人姿态优雅举止端庄,与对面的紫鸢形成了较大的反差。

    “是我。”

    最后隐藏在黑暗中的光影抬起了头,那双深红色的瞳孔没有被莹蓝色的光束所取代,冰封般的脸上挂着隐约的笑,看模样才比子建,貌似潘安。

    这是血宗耗尽几乎所有资源全力培养的对象,景哲。

    忘忧城五大势力的代表人物全部聚齐,不过似乎也没人能指望他们商量出个什么结果,不管是势力全力培养的人才还是地主家的儿子,说到底都是些还拿不上桌的二代。

    “各位,想必大家都对最近忘忧城的情况有所了解,”景哲俨然成了五人中的领头羊,站起身轻声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城内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而且就在昨晚,这种诡异的东西忽然出现了爆发性的增长,为了避免恐慌和消息泄露,我们已经派人掐断了城内局域网和对外互联网。”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看模样就是些冤魂罢了,”紫鸢不知道什么时候吃起了零食,边吃边说,“昨晚我洗澡的时候镜子里出来个猥琐男鬼魂,我一怒之下把整面墙都给卸了!”

    “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其中一部分确实是死人的鬼魂,而且他们除了吓人之外无法对人类造成真正伤害,”宋云泽斜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不过还有另外一部分,它们像是神话传说中的妖邪鬼怪,战斗力可是非常惊人啊!”

    “不错,我们曾偶然捕获这样一只奇怪的生物,实验检测后发现它们根本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迹,像是幽灵!”吕帆难得接上宋云泽的话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覆灭之前的南山城……”江灵雪欲言又止。

    “入侵南山城之前我们对这座城市进行过深入调查,可调查结果并不全面,这座城市已经维持在全封闭状态接近一年时间,”吕帆目光扫过众人,“就像我们现在的忘忧城!”

    “而且啊……不少当时的参战成员都说战争中看到过无法解释的东西,幽灵或者恶鬼……”宋云泽幽幽的说。

    “我觉得有必要考虑一下向上级城市汇报,这种东西的存在可能会威胁全人类!”江灵雪语气凝重。

    “你在开玩笑吗?”对面的紫鸢小姐冷哼一声,美眸轻抬,“你是指望世界政府派出军队来支援我们?恐怕他们的军队还在路上我们城市就被夷为平地了好不好!”

    “没错,我们刚刚摧毁了一座城市,在D级城市中还没站稳脚跟,现在暴露出城防缺失这种消息,会死的很惨!”吕帆沉声说。

    “看来啊,我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一个合理且有效的应对策略,不然的话,只能腆着脸去请那些老家伙出山了!”宋云泽手指无意识敲击桌面,轻轻点头。

    在城市出现危机的一刻,两人似乎暂时放下了互相的成见。

    “据我所知,这一次诡异东西大量出没的源头,可是在你们汇阴宗!”江灵雪目光看向吕帆。

    吕帆愣了一下,微微点头。

    “是奈何桥秘境,秘境出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进去的人全都有去无回,宗门也发布了公开悬赏,我正在考虑要不要亲自进去看一看!”

    “现在的秘境处于什么状态?”宋云泽问。

    “从外面看没什么异样,只是偶尔从里面传出很多怪声,像是飘荡的幽魂,像是哭嚎的恶鬼,反正吓人就是了。”

    “如果奈何桥秘境就是诡异东西出现的根源的话,是不是把里面的问题解决这些东西都会消失?”紫鸢也直直的看着吕帆。

    吕帆无奈摇摇头,“这些我怎么知道,不过……总要试试吧!”

    “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去试试吗?”江灵雪撩了撩额前秀发,目光闪动。

    吕帆没有回话,四个人忽然不约而同扭头,看向了黑暗中沉默许久的景哲。

    景哲嘴角带上一丝笑容,再次缓慢站起身。

    “众所周知,奈何桥秘境必须聚灵期的修士才能进入试炼,而我们,无疑是整个忘忧城内聚灵期的顶端人群,里面不管拥有怎样的危机,我们都应首当其冲。”

    “景大哥说得妙诶,那就这么定下了?”紫鸢忽然拍手鼓掌,那模样看起来竟然像个托。

    “定下什么?去送死吗?谁能保证里面是不是吃人的黑洞,”江灵雪美眸闪过一丝冰寒,冷冷地说,“我们应该首当其冲这没错,但也要综合考虑危险系数!”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紫鸢回怼。

    宋云泽忽然敲了敲桌面,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我们当然不能死,我们死了那帮老家伙出来还不得把整个汇阴宗都给拆了?”他冲着吕帆挤挤眼,忽然又看向另一边的景哲。

    “我记得,血宗有一种独门灵丹,名叫血祭回魂丹吧?这种丹药极其诡异,只要保留一丝精血存在,那么即便死亡也能获得重生,只可惜重生一次之后人的身体会产生免疫,再吃下去也无效了。”

    四人互相递了递眼色,不约而同转头,看向了沉默的景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