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18章 梦里的声音
    他们本以为景哲会立刻发怒,毕竟这种丹药他们都有所耳闻,不管是炼制时间还是消耗材料都花费巨大。

    可景哲的脸上依旧挂着那抹冰封般的笑容,他右手在桌面上一挥,流光萦绕之下一个方形木盒出现在桌面。

    景哲微笑打开木盒,里面摆放着四颗血红色的丹药,丹药表面雕刻着复杂的细纹,似乎还散发着浓郁的药香。

    不过这药香他们闻不到,因为画面来自于全息投影。

    “这是……”吕帆神情严肃。

    “低阶血祭回魂丹。”景哲轻声说,“这种丹药是真正血祭回魂丹的仿制品,只对聚灵期的修士有效果,我用自己的身份权限,悄悄拿了四颗。”

    其他四人都沉默下来,狠狠吞了下口水。

    “早就听说汇阴宗的奈何桥秘境有大机缘,看来这次我们是躲不过了。”宋云泽舔了舔嘴角。

    “还是景大哥出手阔绰,江灵雪你还有什么顾虑吗?”紫鸢再次鼓掌。

    江灵雪脸色平静,没有接话。

    “那好,过几天参与悬赏的其他聚灵期修士也会到来,我们一起进去看个究竟,人多总归安全一些。”吕帆沉默片刻说。

    虽然景哲提供了血祭回魂丹保命,但大家还是有点小私心,重生一次的机会,能留着就不要轻易丢掉。

    忘忧城的五个拥有绝顶威望的年轻人,面对城市危机临危不乱,在这间绝密会议室里完成了他们的第一次会议讨论。

    随着五人的投影缓慢消失,会议彻底结束,宽大的会议室顷刻间再次陷入永无休止的黑暗之中。

    黑暗中一双眼睛悄然睁开,对方像是盘膝坐在圆形会议桌上,目光幽幽望着前方。

    “人类还真是愚蠢呢……”

    ……

    吴尘躺在床上闭眼休息,今天是周末,周末本该是不少人享受难得假期的美好时光。

    可窗外的警车鸣笛声一直持续不断,大量修为不低的警务人员一边四处维稳,告诉居民那些鬼魂只是模样吓人,不过它们对人类毫无“恶意”。

    一边又去对付那些能够伤人的邪物,邪物是很强大,但几个警察联手制服一个也不太难。

    那些鬼魂像是漂亮姑娘一样吸引着吴尘的注意力,一个个都是活生生的属性点。

    但吴尘没有参与这些事,因为他不想太过暴露自己的能力。

    人心有时候比恶鬼还可怕,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就栽在谁手里。

    楚梓月忽然推门而入。

    她走过来躺在床上,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无声叹了口气。

    “没网啊,没网还让人怎么活,早知道我就不来这座城市了,现在好了,城市封锁走也走不掉!”

    吴尘扭头看去,细嫩的皮肤在阳光下微微泛红,修长的睫毛像是飞鸟的翅膀,瑰丽的瞳孔映出璀璨的光。

    还真是人间尤物啊,只可惜有点不知道害臊。

    “姑娘你进门不知道敲门的吗?还有这是男生卧室你进来就躺床上是不是有点不雅观?”

    楚梓月眨眨眼,目光和吴尘对视。

    “这房子是我租的,我去哪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吴尘忽然有点语塞,他在考虑是要跟对方讲道理,还是要跟对方抬杠。

    “听说昨晚忽然多出了好多鬼魂,警察说他们不会攻击人类?”楚梓月忽然问。

    “没错,它们的食物是人的恐惧,无聊的时候只会吓吓人而已,就像那个猫脸老太太一样。”吴尘说。

    “还有一些是会攻击人类的对不对?”楚梓月又问。

    吴尘一愣,从床上坐起身。

    “放心吧,这间房子不会出现那东西的,你当我是吃素的呢?”

    “不,我的意思是,我好像在梦里见过那些东西。”楚梓月望向窗外,目光深邃如星辰。

    “见过就见过呗,谁这辈子还没有点可怕的经历啊!”吴尘轻声说。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楚梓月忽然话锋一转。

    “去那儿?”

    “汇阴宗啊,刚刚钱多多打你电话打不通就给我打来了,听声音他好像快被吓哭了,说是一晚上瘦了至少五斤。”

    “你听他胡扯,”吴尘撇撇嘴,又看向楚梓月,“你请假了?”

    “不用请假,因为那些诡异东西的缘故,昨晚学院已经通知全体学生暂时停止上课。”

    吴尘挑了挑眉,狐疑的看着楚梓月,“放假啊,你会抽出难得的假期时间为了几块仙玉去卖命?”

    “几块仙玉?那可是二十五块好不好,”楚梓月瞪眼,“你还不知道吧,这次大部分的鬼魂都是从汇阴宗跑出来的,为此五大势力联合提高了悬赏,仙玉数量提高到了五十块!”

    吴尘吃了一惊,五十块是个什么概念?价值远超五百万。

    五百万是个什么概念?足够一个聚灵期修士耗费无数天材地宝直接硬砸到凝魄期。

    “你从哪得来的消息?”

    “你那狐朋狗友钱多多说的啊。”

    “可……之前不是说好给你十块吗?”吴尘摸了摸鼻尖,犹豫着说。

    “别想耍赖,说的可是一半!”楚梓月忽然也从床上坐起身,目露凶狠。

    “好吧好吧随便你。”吴尘无奈耸耸肩,反正他也没打算兑现。

    楚梓月紧紧盯着吴尘的眼睛看了许久许久,最后郑重拍了拍对方肩膀。

    “本小姐好心奉劝你一句最好别耍我,不然后果很严重!”

    吴尘点点头,重新躺了回去。

    “明天去吧,今天太累了不想动。”吴尘说。

    真奇怪啊,明明昨晚一觉睡到早上九点,可还是没来由感觉到身心疲惫,像是在梦里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在寻找什么人,或者在寻找呼唤他的什么声音。

    楚梓月没有接话,她慵懒的叹了口气,忽然在床上翻了个身。

    如玉般的手臂搭在吴尘肩膀上,修长的手指顺着肩膀延伸上了面颊,然后继续延伸向另一边的肩头。

    看样子,似乎想要抱住他。

    这是在挑逗吗?哪个男人能经受得住这种诱惑啊,可吴尘的脸色怔住了。

    这种感觉,好像似曾相识?白茫茫的一片空间里有人像是在喊他,那声音是那么急切又那么绝望。

    可吴尘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只感觉一双纤纤玉手凭空出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掠过他的脸颊。

    吴尘猛地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了楚梓月的手臂,漆黑的瞳孔里竟然闪过了一丝惊慌。

    “呀,你这么用力干嘛!”楚梓月本能的挣脱手臂,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干嘛?”吴尘怔怔的问,似乎还没有从某些情绪中缓过神来。

    “神经病!”楚梓月皱眉理了理杂乱的头发,气冲冲的离开了卧室。

    双人床上,吴尘呆呆望着头顶的天花板,鼻尖只留下了某人不散的体香。

    “真是狠心的家伙,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旁边忽然有声音传来。

    吴尘猛地扭头看去,小男孩就躺在楚梓月刚刚躺过的地方,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怎么在这!”吴尘冷冷的问。

    “我就附身在那个女孩身上啊,她走到哪我就跟到哪,”小男孩幽幽的说,“别误会,我来是想提醒你,还记得那首诗吗?”

    “什么诗?”

    “奈何桥前覆真冰!奈何桥秘境就是让主人复活的第一步,你必须赶紧去解决问题。”

    “我凭什么听你的?”吴尘继续冷冷的说,“还有那个梦是不是你搞的鬼,昨天回来之后我就感觉不对劲。”

    “什么梦?”小男孩疑惑的皱眉。

    “有人在梦里喊我!”

    “这很正常啊,我也会经常做这样的梦,我的主人在喊我,歇斯底里的喊我,我冲着他走了过去,”说到这里小男孩脸色忽然变得狰狞起来。

    “然后,我手里握着圣剑刺穿了他的胸膛,鲜血沿着剑刃滴落下去,把我白色的鞋子都染红了。”

    话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微弱。

    当吴尘再次看去的时候,小男孩已经消失在了床边,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