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23章 万年真冰
    (奈何桥跟现实神话中有些不同,切勿认真)

    踏上奈何桥,永无回头路。

    传说奈何桥桥头代表着生,桥尾代表着死,生者喝碗孟婆汤踏上奈何桥,那是由生命走向死亡,桥面上会长满曼珠沙华,它们的叶片凋落枯萎,绽放出鲜红色的彼岸花。

    死者经历轮回后再次踏上奈何桥,那是由死亡走向新生,黄泉河水在桥下翻滚为他祝福,三生石旁牵起因果线,等待着他下一次来喝孟婆汤。

    死亡和新生,本就是一场轮回。

    汇阴宗的秘境当然不是真正的奈何桥,只是由某位大能修士临摹而来,可却真正临摹到了一丝奈何的气息。

    这座拱桥只能由生走向死,无法由死走向生,当然,桥头也没有所谓的孟婆盛汤。

    视线经过短暂的模糊之后,所有人都进入了这座奈何桥秘境。

    他们站在桥头举目眺望,这座巨大的拱桥坐落在深渊之下,黄泉之上,青石桥面刻满斑驳的岁月痕迹,桥边幽暗的魂灯为往生者指明了方向。

    吴尘站在人群中轻轻皱眉,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种进了异度空间的感觉,死亡的气息普天盖地,恶鬼的怒号在耳边萦绕。

    奈何桥下流淌着一条暗紫色的河流,那是奔涌的黄泉,黄泉表面显露出巨大的骨头和建筑残骸,像是被河水掩埋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吴尘了解过奈何桥秘境的相关信息,试炼过程就是从桥头走到桥尾,看似简单却难倒了无数英雄汉,因为越往桥的尽头走,死亡的气息就越浓郁。

    据说能够以活人的身份走到桥尾的人,便能沟通生死。

    “看样子,跟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啊。”大部分人都被这一幕所震撼,吕帆站在人群最前方疑惑的说。

    确实跟想象中差距很大,在外面广场上偶尔还能听到秘境内传出的诡异声响,甚至夜间都能看到百鬼夜行,可进来之后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

    “该不会知道我们进来都躲起来了吧?”

    “接下来我们要干嘛?上桥吗?”

    “当然上桥,我们得知道外面那些鬼魂来自哪里啊,也得找到汇阴宗失踪的那些弟子啊!”

    “可奈何桥上不能回头啊,回头就万劫不复。”

    “脖子长在你肩上,你不想回头还有人硬掰不成?”

    震撼过后,人群的议论声悄然四起。

    楚梓月站在吴尘旁边,观摩前方这座巨大的青石拱桥,像是在欣赏远古遗留下来的名胜古迹。

    “怎么着,有什么发现吗?”她轻声问,感觉自己是来打酱油的。

    “没有,上桥再说!”吴尘低声说着环顾四周,红叶不知去向,这家伙总是那么神出鬼没。

    在五大势力代表人的带领下,三四十人开始踏上这座象征轮回的巨型桥身,斜坡刚起的地方横切一道淡金色光幕,像是隔离两方世界。

    走进这道光幕才算是真正踏上奈何桥,也就是试炼的开始。

    进入之后,淡淡的白色水雾悄悄弥漫,朦胧了视线,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处在桥头气息微弱,却也隐隐杀机逼人。

    与此同时,桥面那些青色石块上缓慢生长出翠绿的植物,一片翠绿将整个桥面彻底覆盖,细叶在阴风阵阵下摇曳,像是一群舞娘在展示她们华丽的舞技。

    这是曼珠沙华,也称彼岸花,传说彼岸花连通着生死,掌握着轮回,三千年花开,开花始落叶,三千年落叶,叶落始开花,花叶永生永世不得相见。

    奈何桥上生长出彼岸花,这在试炼中属于正常现象。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温度正在不知不觉中缓慢下降,层层冰霜从虚无开始凝聚,它们覆盖在桥边护栏上,覆盖在闪烁的魂灯边,更覆盖住了……无数彼岸花的绿叶,化作莹蓝色的冰层。

    摇曳的翠绿归于静止,整个桥面绽放出美的绚丽的幽蓝色,搭配上翠绿的叶片,倒也美轮美奂。

    可人群都呆住了,因为描述秘境的文件中并没有提到这股子寒冰天降。

    “发生了什么事,奈何桥这里也有冬天吗?”人群前方,宋云泽目光奇怪看向吕帆。

    “不,不对劲!”吕帆声音很轻,紧接着高声大喊:“大家听好了,不用在意这些异象,继续往前走,记住了,千万别回头,也千万别后退!”

    人群踏上了奈何桥,脚踩在绿叶上,本以为会将这些薄冰踩碎,绿叶踩扁,可谁也没想到这看似脆弱不堪的薄冰竟然支撑起了所有人的身体。

    他们,缓慢行走在植物的尖端之上。

    “这难道是……万年真冰?”楚梓月踏上之后目光里满是震撼,一个名词脱口而出。

    “万年真冰?”钱多多在旁边小声问。

    “对!北界以北,称为极北,南界以南,称为极南,有一头没人知道来历的巨兽常年在极北和极南两地来往,脚下走过的路都会覆盖上一层寒冰,”楚梓月解释,“寒冰能够保持万年不化,如今融化的冰,是巨兽万年前走过的路。”

    “那些寒冰,就是万年真冰。”

    “你确定这些薄冰跟那玩意有关系?”钱多多又问。

    “不确定,不过可能性很大,你们可以尝试用灵力接触薄冰试试,它们的寒冷甚至能冻结灵魂!”

    钱多多浑身一个机灵,没敢去尝试。

    吴尘跟随着人群缓慢往前走,始终沉默不语。

    他是想起了一些事情,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床边躺着年纪不大的小男孩。

    对方说你还记得那首诗吗?

    那首诗的第一句,就是“奈何桥前覆真冰。”

    和眼前的画面一模一样。

    吴尘忽然有种不确定的感觉,自己不知不觉站上了棋盘,棋盘的一边,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在拨弄棋子。

    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郁,像是面对至强者那永恒不断的威压,不少人已经出现了窒息的迹象,在这气息之下你要么跪地俯首,要么爆发极限去对抗。

    而现在,也仅仅是走了这座巨大拱桥的四分之一而已,连桥身的制高点都还没到。

    “不行了,我放弃!”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出声。

    正常情况下,放弃的人会被直接传送出秘境,可现在谁也不知道喊出放弃会发生什么,因为近段时间从来没有人走出过。

    淡淡的黑色雾气萦绕而出,缓慢将那人包裹其中,紧接着那人的身体也化作漆黑的雾气开始消散。

    是在传送吗?

    不,不对,那不是传送的力量,而是毁灭的、死亡般的力量。

    黑雾中的那人忽然笑了,瞳孔中不知为何映出了炽烈的金黄色,像是看到了天堂的大门向他洞开。

    “什么情况?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是出去了还是死了?难道我们现在无法选择放弃,只能继续往前走吗?”

    “开什么玩笑,迄今为止有几个人能走到桥尾?”

    人群短瞬间响起了阵阵惊呼,仿佛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一场平静的试炼,而是为了那高额的悬赏来此卖命。

    “怎么办,我快撑不住了。”吴尘旁边,钱多多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像是刚刚献了过量的鲜血,体内灵气翻滚却无法与那死亡的气息相对抗。

    前路有狼后路有虎,而他们站在斑驳的独木桥上,绝望的看着下方湍急的黄泉河水。

    这是他们中不少人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竟然这么近这么近,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他们会把生命的重要程度挪到金钱的上一位。

    可现在一起切都晚了。

    吴尘站在翠绿的植物上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幕,他能感受到那股死亡气息,却并不反感或者排斥。

    或许真如他曾经猜测过的那样,自己就是那个能够沟通生死的人。